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浙江47岁女子直播大尺度,粉丝疯狂打赏!可走进她房间,一股臭气...

浙江好精彩2020-04-11 12:26:23

来源:都市快报

两年多前,丽水市庆元县松源镇郊区会溪村来了一个黑黑瘦瘦的女人。

这是个偏僻的小山村,距离县城3公里,是去巾子峰森林公园的必经之路。

她在靠近山脚的地方找了一幢闲置农村小洋楼,租了其中一间房间。她几乎不出门。只有村里两家小店的老板娘见过她,她们帮她代收快递,每次她去拿快递时,会和老板娘简单寒暄几句。

在村里人看来,这是个神秘的女人。他们也不知道,她与最近陕西警方破获的一桩公安部部督毒品案件有关,她的贩毒网络覆盖大半个中国,遍布18个省市。

偏僻的农村超市

为什么一个月收到二三十个包裹?

去年8月5日,庆元县禁毒大队民警接到来自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厅的一条线索:庆元县境内可能有人从事网络贩毒活动。但庆元县就这么大,吸毒人员情况,庆元县禁毒大队都掌握在册,并没发现本地人贩毒。

这个毒贩是谁?

一称重,有30多克。

她的另一个身份

女主播

女人被警察带走时,超市老板娘和村民都惊呆了。他们当然也不知道,这个黑黑瘦瘦、其貌不扬的女人还是网上直播平台的当红女主播

直播时用暗语试探


“本地吸毒的瘾君子都不知道这个人。”办案民警说,因为“妖妖”从来不和本地人联系。她手上有的是“买家”,这些买家都是她的忠实粉

她在网上直播时,粉丝看得兴奋,就送她游艇、花……但有一点,很多粉丝都是有经验的,在他们这个圈子,吸毒不吸毒一看就知道了。

粉丝还给她寄冰毒

她有两张假身份证作“掩护”,注册了10个QQ号,6个微信号,9个支付宝账号,一来二去,她的QQ好友都快加满了,她就组建QQ群,在直播时报出群号,“假如对方不发视频,是绝对进不了群的。”办案民警说,如果进了群,是潜水的,也会被踢出群……

这些群为毒品广告发布和寻找买家提供了平台,“妖妖”作为群主经常与“毒友们”进行“经验交流”,还约大家一起视频直播吸食过程,嗨了,还进行一对一或一对多的淫秽直播表演…… 

每次,货来货去都是通过寄快递的方式,“伪装得很好,快递小哥也很难发现”,她寄快递时,会拆掉音响、电吹风等东西,把毒品塞进去,有谁会想到好端端的一只电吹风里面竟然有冰毒?

从查获情况看,在她到庆元的短短2年里,她先后买卖冰毒有5公斤之多。“通过邮寄的方式实现远程贩卖,或者让上家直接给买家寄货”,办案民警说,她组成的这张贩毒网络,毒品交易全程人钱、人货分离,隐蔽性极强。

她的直播一直比较大胆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又为什么要选择庆元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

其实,她算是半个庆元人。

在直播平台,她看起来妩媚年轻,但其实她不年轻了,已经47岁了。20岁时,她从江西老家嫁到了庆元,丈夫是当地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婚后不久生了儿子。但农村的日子,她不习惯,她也不甘心一辈子就呆在农村过平淡日子,她想出去看看世界。

生下孩子不久,她到上海寻求机会。四处打工,但工作辛苦薪水不高,她有点想放弃了。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份薪水高的活:去娱乐场所

在那,她学会了吸毒,被上海警方抓到过几次,算是上海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常客”了。

年纪大了,她有点年老色衰,再做娱乐行业不适合了,她想着回去,但丈夫已经和她离婚了,儿子这么多年她也没管,感情淡漠。她回到庆元没有地方住,租了间房子,曾一度打算开始新生活。

那会,网络直播刚起步,她跃跃欲试,在化妆和镜头滤镜的作用下,她像是30岁左右的少妇,而她的直播一直比较大胆,很快在直播平台蹿红,来找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她又开始复吸了。

就这样,她又走上不归路,开始吸毒贩毒。

全国特大贩毒网络

虽然贩毒网络已经遍布大半个中国,但她并不是这起公安部部督毒品大案中幕后最大的毒枭。她只是一名代理商。

庆元警方把“妖妖”移交给陕西警方后,警方顺藤摸瓜,发现整个贩毒网络共有7个层级,从查获情况看,“妖妖”位于第五层级,最大的毒枭藏匿于四川。今年4月,警方开始收网,涉及全国各个省市拥有严密结构、层层代理的一个特大网络贩毒团伙被一网打尽。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一些你眼中的“网红美女”

真实面目却如此不堪

可依然有不少人盲目沉迷直播打赏

还是那句话:

到底是骗子太高明

还是他们太糊涂?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