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遂宁女子在网上“大尺度”直播,丈夫一怒之下将其砍死

大遂宁2020-03-25 15:15:56

(来源:检察日报、在遂宁)


现实生活中,不少夫妻把优渥的物质条件作为幸福家庭的标配,而缺少共患难同担当的意识,造成很多家庭的不和谐,甚至是发生严重矛盾。一对80后夫妻,面对先天聋哑残疾的女儿,表现出不同的态度。妻子为了聋哑女儿的未来,为更好地照顾孩子的生活,走上了网络直播之路,却没想到最终酿成悲剧。


曾经祥和幸福的家


阳平与曹莹的相识,始于四川省遂宁市的“车车灯”节目。2007年农历正月,时年20岁的阳平扮演灯班小花脸角色,邻村的同龄姑娘曹莹担任幺妹。在活动期间,阳平和曹莹产生感情,不久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2008年,阳平与曹莹结婚。婚后,曹莹敬重公婆,料理家务,下地干活,家里家外忙得利利索索,村邻们也不时在阳平父母面前夸赞曹莹。幸福的一家人过着很不错的生活,但可惜这种祥和的生活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当年12月下旬,曹莹足月生产,焦急等待着的阳家爸妈见护士抱出的是个女娃娃,当即撂下了脸子,立即推翻原本帮着带孩子的许诺。为此,阳平也很是生气,几次与父母大吵大闹,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妻子的月子里,阳平没有出去打过工,全身心照料母女俩。眼见着丈夫对自己和孩子呵护有加,曹莹幸福满满,她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望着长着一双乌亮大眼睛的女儿雯雯,阳平夫妻心里也是乐呵呵的。


可惜3个多月后,夫妻俩渐渐觉得孩子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儿。一天,阳平买了一只拨浪小鼓,在雯雯耳边不停地摇,想逗女儿玩,结果女儿竟对于鼓声毫无反应。等到孩子牙牙学语的时候,曹莹尝试着引导雯雯学着叫“妈妈”“爸爸”等简单的发音,雯雯却也总是毫无反应。


曹莹的母亲说,有的孩子说话比较晚,应该没事儿。一家人便没有在意。直到2010年5月,夫妻俩发觉不对劲儿,便抱着已经15个月的雯雯去了趟远在成都的某医院检查,医院诊断表明,雯雯的耳朵结构发育正常,脑干电位异常,结论是先天性聋哑。曹莹焦急万分,阳平百般劝慰,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有办法治疗的。


随后的时间里,夫妻俩尽管四处求医,欠下了不少债务,雯雯的治疗仍不见进展。在家人的劝说下,曹莹再次怀孕,2012年底,生下了小女儿萍萍。这次,阳平夫妇吸取了以前的教训,在萍萍3个月大时,他们就带着萍萍去医院检查,检验报告显示,孩子各项体征指标均正常。确定萍萍是个健康的孩子,夫妻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但自此以后,曹莹发现丈夫对雯雯的态度越来越淡漠。阳平对小女儿萍萍非常疼爱,对大女儿却经常不闻不问。曹莹屡次相劝,让丈夫多关心一些聋哑的雯雯,阳平却总是不耐烦。为了这件事,两人隔三岔五就吵架。有一次,阳平居然还偷偷谈妥了一个人家,打算把雯雯送给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收养,幸亏曹莹及时发现,拼命阻拦了下来。


2015年,雯雯到了应该上小学的年龄,但因为孩子是聋哑儿童,无法进普通的义务教育小学读书。于是,在秋季入学前,曹莹四处奔波,终于落实了距遂宁市数百公里的射洪县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她认为,做水电工的丈夫到哪里都能挣钱,就试着劝导丈夫到射洪县找工作,两人一起去陪孩子读书。阳平坚决不同意,而一直有些重男轻女观念的阳平父亲也不同意在雯雯身上做太多的投入。


要强的曹莹决定一个人陪女儿读书。


费用中断直播挣钱


雯雯如期入学,曹莹在离学校不远处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尽管曹莹生活非常节省,但每个月包括学杂费等开销至少也要两千元。对此,阳平非常心疼,频频催促她带着雯雯回家,两个月后,他就不再给妻子转账汇钱。


其实,曹莹心里也舍不得跟小女儿萍萍分开,但是她寻思着,萍萍毕竟有公婆和丈夫照顾着,不用自己多操心。雯雯虽先天聋哑,却也是心灵手巧,剪纸画画都做得像模像样。


她之所以舍近求远,带着孩子来到射洪县,正是因为这所学校在培养残疾孩子的才艺方面是颇具特色的。若是雯雯能够学会一门技艺,将来她也就不愁生计。因此,她对丈夫以不支付费用相逼的行为,十分反感。曹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让雯雯坚持上学。


曹莹在遂宁时,曾经跟别人学过修脚手艺。因此,她很快在射洪县的一家洗脚城找到了工作,生活上总算有了着落。每天一早,她把雯雯送到学校后,就忙着买菜、烧好一天的饭菜。下午去上班,直到很晚才回来。雯雯非常乖巧懂事,放学回家后,独自做手工,做作业,吃晚饭。还热好饭菜,等妈妈一进家门,饭菜已经端上了桌子。这一切让曹莹觉得自己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上班一个多月后,曹莹就跟一起干活的同事王芳处得非常好。王芳比曹莹大3岁,曹莹觉得王芳很有见识,常同她聊天。聊天中,王芳觉得曹莹长相不错,便提议曹莹去做网络直播。她说,“聊聊天唱唱歌,轻松得很,挣钱又快又多”。曹莹不相信有这么轻松赚钱的工作,王芳就带她到自己的好闺密那里去“学习”。


在曹莹的想象中,上直播视频的都是些高不可攀、才艺了得的俊男靓女,工作场所也一定非常高大上。可是,那天晚上,王芳却把她带到了一处非常普通的民宅内。两人一进入这所租房,就看到室内竟是乱糟糟的,一个女子正在电脑前袒胸露背,搔首弄姿。直播的女子一脸的浓妆,稍稍偏了偏头,嗲声嗲气向她们打了个招呼。王芳凑着曹莹的耳朵说:“她化名小影,卸妆后,长得可是不咋样。”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小影停止了直播,随口向她俩抱怨说,“还自称富二代呢,出手这么小气!”三人于是聊了起来,小影首先向她俩介绍了做网络直播的入门条件及一般收入。


“直播设备主要有摄像头、声卡、麦克风和一台电脑或手机,在平台上开通个直播间就行了,能不能挣钱主要看个人的本事啦。”至于是什么样的本事,小影没有细说。


小影细细打量了一下曹莹后,似乎有所警觉,特别关照她说:“你可不要上我直播的平台哦,我介绍另外一个美女直播给你吧。”离开时,小影加重语气提醒曹莹:“脑壳保守肯定是赚不到钱的!”


曹莹当然明白小影的意思,再三思量,自己毕竟是俩孩子的妈,如果像小影这样直播,与出卖色相是没什么区别的。这事一旦传了出去,父母的面子怎么办,更重要的是,两个孩子将来怎么做人,丈夫若是知道了,不打死她才怪呢。于是,曹莹打消了做主播的念头。


2016年2月,曹莹带着雯雯回遂宁过春节。这次相聚,曹莹与丈夫的感情重新升温,关系缓和了很多。阳平还劝曹莹:“我现在给家装公司做水电工,收入不错。你也不要那么辛苦了,只要把雯雯照顾好就行了。”


2月底,雯雯开学,阳平陪母女俩到射洪县去了一趟,曹莹也辞掉了洗脚城的工作。本以为从此后一切顺遂和睦。岂料想,阳平回遂宁不久,在工作中切割瓷砖时,一不小心把手弄伤了,只能在家休息,于是,他天天打电话让雯雯不要上学了,免得糟蹋钱。


曹莹不答应,阳平有些生气,声称以后不会再给她们母女一分钱。曹莹听后,彻底心凉了,想到雯雯上学、生活都要用钱,更想着要为女儿的将来打算,需要积累一些经济基础,于是下定决心,购买了直播设备,把租住的房子好好收拾了一下,2016年4月初,她向小影推荐的美女直播网络平台申请开通聊天室,做了直播间的主人。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3月29日,遂宁市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鉴于此案系因家庭婚姻纠纷引发,阳平犯罪后自动投案,法院一审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宣判后,他以妻子有重大过错,自己处在气愤状态下犯罪为由,上诉至四川省高级法院,2017年11月8日,二审判决驳回其上诉。(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热文回顾   

楼房的注意动车新规数人斗殴
孩子严重受伤货车车祸事业招聘

孕妇被吓昏厥证件升值一秒入夏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