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最近刷爆外汇圈的“取消限制5万美元购汇”,是十足假消息,但正证明人们关于钱的一些猜想

海外做房东2019-07-01 20:51:01

海外房东,筑梦幸福

智谷趋势(ID:  |  风口的朱


最近各大金融圈被一条消息刷屏,声称我国的资本管制将出现巨大松动。


新闻里称,冰封已久的QDII2计划有望重启,这意味着,个人外汇管理将突破自2007年开始实施的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汇兑限额,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再次上路。


所谓的QDII2,就是允许个人投资者直接投资海外金融资产,无需银行或者基金公司来管理,并且投资范围也扩大为境外金融类投资、实业投资和不动产投资三大类。这对想要在海外购置房产的人来说无非是重大利好。



联想下当前的国际环境,贸易战激战正酣,中国在美方的压力下贸易顺差正在缩小,外汇储备减少的可能性加大;美联储加息,美债收益率上涨,中美市场利差将进一步缩小。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若开放QDII2,就等于默认更多资本会外流,人民币要贬值了。


可惜,经查实,这则2015年就开始传的QDII 2,直到目前也从未落地。而近日又被几个海外理财公司翻出来说国家要取消5万美元外汇限制,也毫无征兆可言。实在不知其是真的无知还是在故意传播谣言。


不过,任何流传已广的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哪怕是谣言。以上的变动正映证着一些我们对钱和这个时代的猜想。


1资本管制小幅松动


经过了2017一年的严管制,最新迹象表明,资本管制确实在一些方面放松。


自去年底上海、深圳两地启动了新一轮的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和QDIE(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后,4月19日,中国外汇局宣布,根据上海和深圳试点需求和外汇形势,拟增加这两个地方的总额度。下一步会根据试点和国际收支状况来稳步支持金融市场开放。


这里提到的QDLP,简单说来,就是国家可以允许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在中国境内设立全资子公司,然后向国内的一些高净值人群筹集人民币,并把这些钱拿去投资国外的资产,主要是海外基金产品。


而QDIE也是一种境外机构面向国内投资者募集资金的形式。不过比起前面的QDLP,范围更大。


增加两者的总额度,即意味着外国机构可以发行更高额度的基金产品,越来越多的中国资金可以通过QDLP和QDIE投资境外。


外汇局正透露着两点信号:

一、上海和深圳的资本对外程度只会越来越开放;

二、中国的资本管制正出现放松的迹象。


一个同样呼应的现象是,QDII的额度也在扩大。与上面两个如出一辙,只不过中资以及在中国落地的境外资产管理公司募集海外基金的主要工具。


据外汇局官网公告,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推进QDII改革,这意味着停批了36个月的QDII额度或将再度放开。放开额度后,中国资本也将加速外流。


至于网传热烈的QDII2,则是QDII 的打怪升级版了。QDII2启动后,国内投资人不再限于机构,个人即可直接购买海外保险、股票、债券和房地产,中国公民轻松实现全球化配置资产将不再成了梦。


可惜,官方的语态里,关于ODII2的话题,可是一句没提。


不过,央行行长易纲曾表态,中国要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QDII2正在研究,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考虑放得更开。


还是很可惜,他说这句话的时间,是在2015年。


2资本管制的起起伏伏


QDII2能否在未来不久后实现尚所不知,但从一则“谣言”激起的巨大的波澜来看,中国人渴望能全球化配置资产的呼声实在太高了。


早在2013年的亚洲金融论坛上,时任证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就提出要改善投资环境,适时推动QDII2。当时确定的首批试点城市共有六个,分别为上海、天津、重庆、武汉、深圳和温州。


只是,随着2016年人民币外汇储备的大跌以及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下,国家意识到,为保汇率只可对内实行强资本管制,ODII2计划也因此被无限期搁置了。


外汇储备在2016年跌入谷底


风向变了,中国企业出海“买买买”的黄金时代不复存在,“卖卖卖”则成为了部分大佬们2017年的无奈之选。


同时,去年8月,在银监会要求银行核查国内几家大型企业境外投资之后,2017年8月18日,中央政府出台了《境外投资指导意见》,限制境内企业投资境外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和体育俱乐部。


这些行业的共同点很明显—全是非实体经济,反而是泡沫易堆积的金融、文化产业。


这正暗示了中国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追求的局面--鼓励实体、去杠杆,鼓励资本流入但不流出。


尽管不似特朗普政府减税后企业“主动回国”效应,在海外的大量资金毕竟还是在稳步回流中国。与此同时,自2017年年初起,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连续12个月上升,后来这一趋势在今年2月被打破。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但在这过程中导致的必然结果—人民币升值,现在正成为了中国经济的一大阻碍。这也就是为什么官方正在尝试放宽管制,允许少部分资产外流。


在美国政府减税后,按理说在吸引大部分海外美企回流美国后,美元应升值。令人大跌眼镜是,2017年全年,人民币兑美元不仅没有贬值,反而强势升值超过6%。


当今年3月贸易战开始以来,人民币更易受到美元走弱的影响,呈现愈发走强趋势。截至2018年3月30日,2018年第一季度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中间价汇率分别升值3.9%、升值0.8%、贬值0.5%和贬值2%。


在贸易战的关键时期,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中国的出口将进一步受阻。关税增多了,本国商品还在因为货币升值而变贵,中国出口商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


所有的异动正转换成行动。东京三菱UFJ分析师Jackit Wong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在有限但显而易见的步骤中,中国当局正在调整资本管制的旋钮以允许更多外流。”


这种微妙的转变可能意味着,今年迄今为止,人民币汇率的增长步伐越来越令人不安。


不过,在这里要说的是,鼓励实体、抑制金融泡沫仍会是2018年的金融圈主旋律。深谙这一点,对理解今后的资产管制政策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3QDII2计划指日可待?


资本管制在略微宽松,作为升级版的QDII2,是否能早日提上日程呢?


一个重大的利好是,倘若中国公民真的能凭借QDII2自由配置海外资产了,这是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重大步调。


要知道,即使中国目前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但在金融市场上,无论是对外贸易的计价结算,还是金融交易,或者储备货币,都和中国的经济地位不相称。


一个数据更能直观看出中国经济的短板。截至2017年年底,美元市场份额39.9%排第一,欧元市场份额35.7%排第二。紧接着就是英镑、日元,分别占据7.1%和2.9%的份额,人民币的市场份额占1.6%仅排在第五。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认为,随着人口红利、改革红利,甚至创新人才等红利在一段时间后的逐渐消退,人民币国际化红利最值得期待。所以,未来10年是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时刻。


中国贸易出口量全球第一,可是人民币市场份额只占1.6%,这里面不止于贸易结算的问题,人民币对外流通也很重要。做大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吸引海外资本固然是重要的手段,但是只有保持对外资本流通的对等性,才会有更多海外资金持续流入。


有来有往,才是国际市场的运行规则。从这就可以看出,QDII2要实施的重要性。


不过,重要性不等于一定会实现。毕竟,国家经济受多方力量束缚,不是这个东西有益,就要向这个方向走。


在中美贸易战面前,特朗普的终极武器不是中兴、华为,也并非半导体行业,而是对中国发起货币战、金融战。在市场份额占全球近40%的美元面前,和美国政府打货币战就是中国男篮对战美国男篮的距离。


在这种国际大环境下,保持汇率的稳定还是当务之急。倘若真是QDII2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最伤的还是中国自身。


再加上,去杠杠化已成国内大势,QDII2带来的除了企业对外投资的过高杠杆外,还会拉动国内货币环境大宽松。这样一来,中央辛辛苦苦努力几年的去杠杆白费了不说,房价又涨涨涨,中国实体制造业就真的没有明天了。


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aria SA夏乐认为,“中国未来资本账户的巨大变化可能性较小,预计只会出现一些小幅放松。政策制定者已经将去杠杆化置于优先考虑的位置,因此更有理由谨慎对待跨境流动。”


保货币还是保房价,这次中国站货币。为的,依然是中国实体经济。


*本文转载自 智谷趋势(ID: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