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猜猜,“10万+”爆文,在水军眼里值多少钱?

首席营销观2019-06-24 23:19:17

我告诉团队不要再给我买水军了。”


这是歌手尚雯婕近日在其微博中宣称的内容。她坦诚经纪团队存在通过购买“网络水军”来提升流量的行为。


从早年间的论坛到如今的微博、微信,“网络水军”这个队伍一直紧跟时代节奏,在不断壮大的同时,技术也在不断攀升,涉及的范围也愈加广泛。甚至,AI“水军”已经上岗


只有下限没有上限

一篇10万+只需3000元


每个平台都有百万级的‘网络水军’,加起来可能是在千万级以上。他们覆盖了微博、微信公众号、豆瓣、知乎、百度贴吧、各大论坛、新闻网站、直播平台,还有这几年比较火的今日头条、小红书、快手、抖音等。”资深网络安全工程师李翔告诉央广网记者。


在网上搜索“水军”这一关键词,排名前几位的搜索结果都是声称可以帮刷流量的“水军公司”,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这些公司和“网络水军”一样给自己穿上了马甲,叫“网络营销公司”


央广网记者以“买水军”的名义,与一家“网络营销公司”取得联系。该公司的谢经理介绍,他们已经“干了三年多”,目前业务范围很广,只要能想到的平台他们都可以“刷”。以微信公众号刷流量为例,他向记者报价,“微信公众号刷阅读量,我们一般按‘万’来算的,现在差不多是300元刷1万的阅读量,比如你原来阅读量是1万,现在给你刷1万,变成2万。”


也就是说,一篇“10万+”爆款文,在“网络水军”的黑色产业链中,差不多3000元就能搞定


另外,微信公众号刷评论1元1条。颇有意思的是,当记者询问微信公众号刷粉丝数的价格时,谢经理回复:“需要查查,因为这个价格和菜价一样每天都有波动,人工刷的话现在是5毛钱1个机器刷的话价格暂时没法确定,因为机器刷用的账号可能会被系统后台屏蔽,所以存在不确定性。但是机器刷总体要比人工刷便宜很多。”


对此,李翔解释,目前成熟的“网络水军”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机器人账号,一种是真人账号。机器人账号一般是在各大网络社区建立初期,由网络黑产从业人员通过邮箱和手机号注册,一些平台上甚至已经出现了AI“水军”,这无疑将更加考验后台的反作弊和风控系统。而另一类真人账号则大多由一些网络兼职人员在背后进行操作,数量十分庞大。正是依托于这种所谓的人数优势,谢经理曾向记者强调:“多大的量都可以刷,只有下限,没有上限。比如微信公众号刷1万的真人粉丝,我们一个下午就能完成。”



谁在雇佣网络水军?


2018年1月3日,王思聪的30岁生日还曾被操作登上微博热搜榜,王思聪发布微博称:“三十生日,居然被人买热搜拿来挡子弹。”



据法制日报报道,根据此前媒体的调查,这样的产业链大致如下:先是由公关公司或广告代理商策划好内容和话题,在启动预热后,拉拢一些微博大V助推,形成热门话题。一旦形成热门话题,就相当于在微博这个“广场”进行了话题设置,在网民的围观下,话题迅速得以发酵,直到登上热搜榜。由此看来,作为管理主体的微博平台,并不是热搜产业链的主导者



在网上,花钱购买热搜已经成为炒作的常用手段。两名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明星、影视等娱乐话题比较容易上热搜,但商业话题操作难度比较大,一般需要大V先发布话题,然后用一堆小号去炒,炒到热搜榜,这样成功率会比较高。大V与小号的打包费用一般为2万元


小布(化名)是一名所谓的时尚博主。用“所谓”二字,是因为他这个看似粉丝数量不少的名博主在初期都是买来的。他向记者透露,很多博主的关注、营销都是买来的


我经常发现有疑似“水军”的时尚微博账号,内容既有发布位置,也有原创内容,但点击进去,发现半真半假。

在微博时代,“水军”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各司其职,各享利润。


曾经在互联网公司从事运营工作的李海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起初,微博只需邮箱就可注册,而在网上可购买到批量注册的邮箱,100元可以买1万个邮箱。“水军”用邮箱批量注册微博号,然后用这些号同时关注一个账号,以此达到刷粉目的。不过,这种方式效率太慢,耗费人工,很快就被更快捷而有效的软件取代。软件可批量注册微博号,一个号售价两角。此外,也可直接刷粉,200元可刷1万个粉丝。


后来,微博进化到需要手机号注册时,网友发现可以通过同一个手机号不停地绑定、解绑,注册3到5个微博号。随着业务量的需要,就出现了基于漏洞的注册软件,得从网店批量购买账号。此时价格已暴涨,一个账号从两角涨价到两三元,达人号5元,加V号15元


如何管制“网络水军”?


据新华网2月报道,2017年5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打击“网络水军”全国集群战役,已破获“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查获并关停涉嫌非法炒作的网络账号5000余个,关闭违法违规网站上万个,涉及网上恶意炒作信息数千万条。


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网络水军”在网络空间中制造的声响越来越大,已经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网络秩序


现在我们的网络秩序更多时候是靠信用、靠口碑来维护的,但是好多‘水军’把正常用户的声音都覆盖和淹没掉了,“水军”的危害不言而喻。


实际上,“网络水军”早已不是第一次进入大众视线,但经过多次曝光后为何依然屡禁不绝?



朱巍认为,从整治“网络水军”的角度来看,国家在法律层面已经面面俱到了,只不过落实的力度还不够。整治“网络水军”关键在于进一步落实《网络安全法》中提出的网络实名制


如果网络实名制能够得到彻底落实,如果某个账号被确认为“水军”,就会被封禁,那么账号所有者之后也可能无法继续“水军”的行为了。


李翔对此持不同看法,他指出,真人的“水军”账号本质是用户账号,依然可以通过申诉来进行恢复,“网络水军”现象之所以无法得到根治,是因为“网络水军”在一定程度上为平台“贡献”了流量,平台也需要流量,所以也表现了一定的默许。不过,在目前的环境下,整治“网络水军”可以从不断提高反制技术入手,循序渐进做到对“网络水军”的可感、可知和可控。


第一个层次就是可感,也就是有没有“水军”,必须先做一个判断;第二个层次是可知,需要通过一定的技术或者数据去知道“水军”的数量有多少,他们平时的行为是怎样,然后总结出一定的规律;最后是可控,当知道“水军”一定的行为和规律后,再从技术层面加强管控。


|  via: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

· END ·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