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扎克伯格的绝地演出 --- 虽然尴尬,但是成功

狐狸猎手2018-10-08 14:38:14

 

看过马扎两场国会听证会就会明白,《社交网络》那部电影,说的是一个大卫·芬奇想象的马克·扎克伯格,而不是这个真实世界里的马克·扎克伯格。

 

电影里的马扎,是个孤独且自闭的人。Facebook的创立,根本动因在于马扎个人在现实世界里的“不流行”--- 他只能在网络世界里去找那种人与人的“连接”。



电影结束时,马扎趴在桌上,无聊地一遍遍刷屏,希望自已心仪的女子来与自已发生一次“连接”。


马扎的行头


虚拟故事之后发生的事全世界都知道 --- 这个标准的理工男Nerd成就了“连接世界”的巨大的社交帝国,马扎的灰T恤牛仔裤人字拖也成为硅谷英雄的标配行头。


这行头其实无声地说:“建制?我不鸟你!”

 

但昨天来到国会山的马扎,再也不敢再不鸟建制。他成为我们完全不认识的人,西服笔挺,面容僵硬。走廊里的记者对他大喊:“This is not you!”,他只是低着头匆匆走进电梯。

 


在TechLash的大潮中,Facebook已经因为数据安全与政治因素的关联性,成为第一个被调查和打击的对象。巨大的法律风险已经山雨欲来,Facebook的未来实际上相当程度上取决于这两场国会对扎克伯格的质询。

 

明白美国的立法逻辑和程序就知道,国会议员会通过听证会对Facebook数据泄露问题进行初步的调查,实际上每个立法者内心都会形成一个总体的定性,这将决定之后对其进行立法惩戒和限制的力度。

 

而现场直播的形式,又让听证会的所有问答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众,直接影响公众对“Facebook Issue”的看法,反过来又影响国会的立法和Facebook的股市表现和商业前景。

 

所以这两场听证会,对马扎来说,就是命悬一线的绝地。他面对几十个议员质询时说出的每一个字,甚至他的每一个表情和身体语言,都会直接影响这家他一手创建的超级公司的未来。



这样的“绝地”里,谁又敢肆意妄为,“保持自我”?

 

试想这位互联网英雄如果还是穿着他惯常的行头来赴会,可能还没开始说话,他对面的六十多个白发苍苍、西服革履的老年议员,早就会视他的态度为“不敬”,直接将他pass掉了。

 

(BTW,美国目前参议员的平均年龄是61岁多,众议员是52岁左右)

 

马扎仔细剪了头,不再那么乱乱的一蓬,穿上笔挺的西服,表情严肃而紧张地走进听证会,他在特定的场合以合适的方式present了自已,否定了自已与质询者之间的鸿沟,表达了对国会的尊敬。他实际上做了对的事。

 

马扎的策略


估计是按律师和专业团队制定的策略,一脸严肃的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中说了一段正式的Statement性质的话:



现在很清楚我们没有采取措施,防止这些工具被用来造成危害,比如假新闻、外国对选举的干预,以及开发者及数据隐私。我们没有用一个足够宽广的视角看待我们的责任,这是一个大错误,这是我的错误,我很抱歉。我创立了Facebook,我运营它,我对发生的事负有责任。



这段话就是扎克伯格的核心策略 --- 承认错误,担当责任,但将问题限定在一定范围之内。说白了就两点:最大程度获取议员和公众的原谅,最大程度限定Facebook的不当行为边界。

 

按我的理解,他五个小时的听证会,几乎是完美地执行了这两个策略。

 


首先在西方的文化和语境里,说“I made a mistake”, “I’m sorry.”并不是奇耻大辱的一件事。承认错误的话,也可以淡定从容地说出来,不一定要像CCXV里认罪的那些人一样非要痛哭流涕悔过自新。扎克伯格的认错和担当,反而为他争取到了道义上的正确性,也某种程度上获得议员和公众的宽恕。

 

但认错不能没边儿。策略上扎格伯格一直在守他的底线 --- 我们从来没有“出售”数据,只是那些不良第三方(比如Cambridge Analytica)使用我们的数据去做不对的事,你们应该调查他们。马扎没有直说,但还是有些“Facebook不该代人受过”的暗示的。

 

至于那些尖锐的tough questions, 扎克伯格总是守口如瓶,多次运用一招应对:“我的团队会跟进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有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不做自已扮演别人,而且能演得不错。


马扎的“尬”


尽管是个“绝地”,但听证会上那些议员摔过来的,也不都是尖锐的问题。许多人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还是有些好感,尽管他们多数人,其实并不知道Facebook到底是如何work的。

 

于是有些老爷爷对小扎就有点循循善诱、恨铁不成钢的“长辈”口吻。比如这段:

 


议员:小扎啊,你能告诉我你昨晚住什么饭店吗?


扎:(迟疑+尬笑)哦,在这样的公共场合,我不能透露。


(众人哄笑)


议员:那你能告诉我你昨天给哪些人发了讯息吗?


扎:(还是尬)…… 不能。


议员:(摘下眼镜)对啊,这就是问题所在。你的个人信息,你个人信息的边界,你多大程度上能透露你的个人信息 ...... 


扎:(保持尬)诶诶,您说的是。




这哪里是质询,分明就是大人说孩子嘛。

 

还有那个“你对这个问题应该是回答‘是哇’”梗就不详说了,分明就是一副慈爱心肠嘛。

 

当然议员们在问题里透露出不可想象的无知,可以说“滑天下之大稽”:



议员: 你说,如果用户不付费使用你的服务,你如何保持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


扎:(懵逼)……


议员:(一本正经地再重复一遍问题)


扎:(困难地)议员先生,我们卖广告 ……



议员先生们的善意和无知,大大冲淡了听证会的刀光血影,不仅让小扎涉险过关,更给全世界人民发挥一把搞笑天才。Twitter有一个挖苦某位议员的笑话:



“我前几天收到一本杂志,里面有张CD-ROM,说是可以给我在什么American Online上面一些免费小时。”



面对这种混杂的场面,马扎心头不知是如何跑马的。但他一直表现出一种“尬” --- 既是身处绝地的紧张不安,也有那种无可奈何有口莫辩的无力感。

 

到最后我们发现:扎克伯格的“尬”,真正挽救了他,让他赢回了很多用户和投资者。这不,听证会之后,Facebook股价上涨5%。



最后我们不能不叹服,在一场前所未有的带着滑稽色彩的交锋中,扎克伯格可能再次挽救了他的公司。他可能根本就不是《社交网络》里那个没有女友的理工男,或者他这些年,真的是已经长大了?

 

无论如何只能说,只要是聪明人,总能适应这个世界。

 



【狐狸猎手时评商评】精选文章列表

(请在公众号发送相应的数字编号自取阅读)

 

209: 马斯克的根

207: 马斯克的话语场

208:【CES 2018随笔四】CES 2018上的十个显著和非显著趋势

203:【CES 2018随笔二】中国企业“占领”CES了吗?

202:【CES 2018随笔一】汽车的未来:终极不驾驶乐趣

194:马云和《功守道》相当于特朗普和《飞黄腾达》,你信吗?

181:为什么玩具反斗城会倒闭,而乐高不会?

180:科技本来的样貌

195:从N到0,从0到无限

172:为什么白嘉轩一定是注定失败的CEO?

171:《人民的名义》:坏人为什么总是有“戏”?

170:时评:空气、宽容和永无止境的斗争哲学

169:假如美帝是一名楞头青

168:美联航事件:如果品牌是一个银行户口,里面存的都是非理性的货币

167:对着这碗深夜食堂的老坛酸菜,我真真看到了希望

150:凤姐事件解读 | 凡喧嚣之外,必当狐疑

149:王石这个人,万科这件事

141:川普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二)

137:川普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一)

127:中西之异(一)| 这是张艺谋不能理解的审美

124:世界太复杂,请用脚趾头思考问题!

123:旅英笔记 | 也许,400年太久,国脉已断

122:回忆风华正茂的王石

121:被“跪舔”的90后,真的很有未来吗?(二)

120:被“跪舔”的90后,真的很有未来吗?(一)

117:百度事件解读:混浊的地气与企业的自清

105:From Great to Good --- 写在雾霾深重的一天

42: 从中小企业的困境到乐高玩具

40: 纸牌屋不是纸牌搭的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