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温铁军:乡村振兴战略将牵扯到一系列的重大调整

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2018-10-12 06:49:31

根据温铁军老师发言整理(二)

2018年3月15日 广东韶关

正文图片来自温老师发言PPT


(接上一篇文章)

为什么现在中央讲一二三产融合,要让农民在一二三产融合的绿色生产方式中,真正变成获利的主体呢?因为过去只搞第一产业,中国是万年农业文明。农业是从什么时候变成第一产业的?所有领导干部都会讲农业是第一产业,他们不知道自己讲错了!


- 农业是不是第一产业? -

一万年农业从来不作为第一产业,只是由于西方人推进殖民化,为了让美洲、非洲变成他们的原料产地,而强行只把农业作为第一产业。

过去美国人跟英国人打仗,因为英国人只允许美国人生产棉花,不许搞棉花加工,在一二三次产业中,二三产业产生收益只在英国,美国人只能搞第一产业种棉花,但美国人种棉花收益太低,怎么办呢?从非洲掠夺黑奴,让黑人来种,就是这种宗主国对殖民地严重的不平等导致农业变成第一产业。

美洲作为欧洲的殖民地只许生产小麦、大豆、棉花,农产品贸易被宗主国控制,或者运到欧洲去加工,二三产业收益主要是欧洲人占有的。因此,被当做殖民地的新大陆的欧洲移民就跟老欧洲的旧大陆发生战争,其中就有 18 世纪后期被美国人叫做独立战争的解放殖民地的战争。

以上说明,农业被作为第一产业,是在殖民地条件下形成的,成为宗主国剥夺殖民地的产业。

我们也有类似的矛盾。例如,农民不能发展自第三产业的金融,那是工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领域。因此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会议上明确指出,农村发展的瓶颈是金融。无论如何,就是不让农民搞金融。现在我们合作社法修法,既然中央强调了综合农协,强调了让农民进入了一二三产业,合作社法就得修改成允许农民合作社发展金融。但有关部门仍然不同意。

尽管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讲了,但仍是有其它相关部门不愿意。这些修改合作社法的不是农民,今年有几个农民在人大会上?就算有,也是企业家顶着农民身份的参会的。客观结果是本来应该以农民为主要对象去修改合作社法,制定出符合中央要求的合作社法——那就是农民应该在二三产业发展,合作社应该是在二三产业获利。但,这次修法的结果仍然是不允许。

农业是第一产业的概念,本来是随着殖民地的开发被欧洲人提出的。搞乡村振兴,先要把这些照搬西方的概念重新界定,尽可能纠正过来。但是我们相当多的教师们,还是沿着老教科书保守的路子在教学生,在培训干部,因此,习近平要求的“一懂两爱”人才很难依靠正规教育体制培养,也导致我们大家很难理解现在中央乡村振兴战略到底怎么回事。


- 供给侧改革与农产过剩 -

进入新世纪,中国农业整体转向生态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沿着传统的产业资本发展模式走不下去了。

我们现在面临着什么问题:从中央要求来说,工业供给侧改革是 2014 年提出的,农业供给侧改革是 2016 年提出的。为什么相继提出供给侧改革呢?是因为工业遭遇了全球危机,外需下降,我们进入了工业生产过剩的阶段;接着,农业也进入了生产过剩的阶段。工业产能过剩搞工业供给侧改革,叫“三去一降一补”。“去”是什么意思呢?是去低利润、高污染的过剩产能;那农业供给侧改革一样面对的是农业的产能过剩。当然,现在文件的语言叫做“结构性过剩”,但实际上我们的大类农产品几乎全面过剩。继续追求数量型增长是没有前途的,因为产能过剩了。

我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多一些,因为我在多个国家部委的咨询委员会里工作,对政策掌握的情况就相对要多一点。比如说农业过剩的情况一般人是不掌握的。我们至少知道,全世界发展设施农业的国家主要是中国,中国建起了全世界 80%的大棚。很多人说我们的农业不够现代化,错了,中国设施农业是超过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全世界都没建起这么多大棚。我们已经生产全球大约 70%的蔬菜,很多地方调结构还在大量生产蔬菜,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蔬菜过剩,卖不动。浪费掉一半以上。大量蔬菜在那些集中的大棚产区,生产方已经连摘都不摘了,采也不采了,没有钱支付给劳动力。采下来了也卖不出去,就任由它们烂在这个地方。

我们人口只有全球的 19%,但生产全球近 70%的蔬菜、近 70%的淡水产品,这是不是过剩?当然过剩。尤其是那种工厂化农业生产的高成本的投入,想退都退不下来。我了解到现在各地,无论是南方山区还是东部平原区,那些建起高端大棚的地方,现在很多老板跑路了,银行贷款也拖欠着。地方政府征了农民的土地,现在连地租都给不了,农民只能到政府上访告状。到处发生这种事儿,却没有听到政策部门作出教训分析。所以继续按传统路子走,我劝各位慎重一点。

如果大规模发展畜牧业呢?现在中国生产全球肉类的 50%以上。我们一年出栏七亿头猪,一百多亿羽鸡鸭鹅,人均消费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多,难道是不够吃吗?各地如果说要调结构大规模发展畜牧业,我也劝你慎重点儿,因为它也是严重过剩的。

我对大型的农业企业一再劝他们抓紧转型,跟上中央现在强调的绿色生产方式。请看日本和欧洲,跟我们同样都属于农业资源有限的国家,哪个国家还保留有万头以上规模的大型养殖场?我们这儿动辄要办数十万头猪场、牛场等等,大家去看看日韩,他们都退出了。为什么?因为严重的污染问题。

再看果品。我们生产的苹果和柑橘分别占全球40%。大类的农产品中蔬菜、水产、畜牧、果品产出大大超过人口的比重。中国人口占全球19%,但以上大类农产品的产量相对人口的比重是 2-4 倍。只有粮食一项基本持平。但实际上粮食也过剩。我们是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的结构性矛盾。高进口的原因是财政补贴给农民搞的是低质的早籼稻,可现在连打工二代八零后九零后都不吃早籼稻了,只能长期积压在仓库里边成为陈化粮,只能财政再补贴才能处理掉。所以我们既连续十几年创造高产——高产的却是低质量的;随之就得高库存——库存稻谷也是低质量的,市场适销对路的高质量的稻谷产出供应不够,只能进口。

这就是我们现在强调大规模产业化农业 20 年之后的现状,难道不该改革吗?坚持不改的人,难道不是保守吗?现在这些年轻的新农人们去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一种农业供给侧的创新吗?所以,中央领导恰恰是看到了这些矛盾,才刻意强调乡村振兴!我们再看国内的工业过剩到什么程度。


- 工业过剩 -

我们是全世界工业产品最多的国家,工业总量最大。意味着大规模进口、大规模出口,所以贸易总量也全球最大。GDP 排位第二是另外一回事儿,如果就看总产量——工业总量最大、进出口总量最大,这都是中国经济的客观现实。

其实中国早在 2005 年就已经是世界第一工业经济大国。那接着的问题是,因为进出口总量最大、外汇储备总量就也得世界最大,否则怎么能够大规模进口呢?大规模出口换来的是外汇不断增加,所以中国就变成世界上第一大的外汇储备国,以英镑日元美元欧元为主。

同时中国又成了西方国家国债的第一大买主,成了最大债权国。但是话又说回来,因为国内生产过剩的现状,所以需要把过剩的生产能力转向基本建设,中央要求国有银行投资于国企大量去搞基本建设,这些投资短期收不回来,我们又成了最大综合债务国。

中国在朱镕基时代就遇到了第一次生产过剩,他 1998 年提出大力发展的是高速公路。建设几纵几横的高速公路系统,当年就很清楚后果——那样的全面系统性的基本建设短期收不回来。

那现在呢,我们新世纪第二个 10 年遭遇这次危机叫第二轮生产过剩。同理,我们仍然靠投资拉动增长,这次发展的是高速铁路系统,五纵七横。高速铁路更是大规模占压资金,短期内收不回来,因此我们变成更高债务国家。那都是谁在负债呢?还是国有部门。为什么国有部门负债呢?大规模基本建设私营企业无法去完成的。所以,现在社会上议论纷纷的这些说法,其实大都似是而非。大家能一直遵循市场原则做事吗?当然,坚持这种观点能发表文章,但是不符合中国应对危机的做法。


- 金融市场的风风雨雨 -

举个例子,本来全面推进市场化是西方人八十年代以来就帮我们搞顶层设计,但是一旦开始实施,会发现巨大的挑战接踵而至。首先就是全球过剩的金融资本的根本性挑战,看中这个大肥羊要来宰。如果放开外资自由进入国内金融市场,那滚滚而来的就是投机资本,先炒高再卖空,然后趁低抄底。

我们2015年确实放开过金融市场,大量流资进入演化为股灾。海外资本在香港憋了好久了,好不容易才进来了,大陆开了个沪港通、深港通,外资进来。同期还有各种奇葩的洗钱渠道,导致国内股市陡然上升,然后陡然下跌。一跌就是20%的时候人就有恐慌心理了,再不抛就完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国资入市了!为什么西方这么气愤,一定说我们是非市场国家,恐怕也是因为在金融资本这个战场上我们打了一场硬仗。

谁干的呢?国有资本。国有大企业一声令下全部入市,一开市就把自己的头寸砸进股市,砸出一个深度V型反弹,一下套住了那些外国投机资本,很多私人投机资本也套进去了。因为本来做空的时候就要抄底,对吧?那这时候国企进来了,一下子深V反弹,还没来得及抄底的这些炒家全被套在这儿了。由于中国股市套牢了一大批投机资本,国内国外都有,引起了极为强烈的批评,所以就在这一阶段,骂中国的各种各样的话都出来了。如果干部跟着西方走,这不是很糊涂吗?

所以,就在这个阶段上,中国特别强调要由党来抓金融安全。

当然国资进入市场的后果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大量资金砸进去也拿不出来,逾期贷款也都转化成债务。但是,中国的债务叫建设性负债,因为我们大量投资于基本建设。特朗普的想法类似我们的做法,但遭到了国会的障碍。他要增加一万亿美元的负债搞基本建设,国会就是不批。美国的负债基本上是破坏性负债。因为他得支付各种各样的开支,不产生基本建设带来的外部性收益。


- 五通进村与新农人下乡 -

而我们现在农村为什么能搞这个,比如说韶关为什么现在联系年轻人到这儿来做社会农业,“绿手指”的邹子龙八年前为什么到不了韶关,是因为基本建设没到位。我们现在已经五通进村:通路、通电、通电话、通水、通宽带,全部进村了。所以这些年轻人可以下乡、进村,在村里边照样创业。他们通过网络,可以分享外部世界。

我这样当老师的已经足够属于城市中产阶级了。如果在北京有两套房子那就是千万元户以上。典型中产阶级。那到我这个岁数还要在北京继续享受雾霾吗?肯定不愿意了。那上哪儿去呢?卖了我北京的一套房子,就够在不同农村地区租不同地方,往北上黑龙江,往南去广西——海南岛太挤了,可以到广西去——或者到韶关去,对不对?不要买,租一套农民的房子足够了,把它改造成一个院儿,顶多几十万。所以很多中产阶级,特别是有能力的,纷纷告别城市的喧嚣,要上山下乡。今天为什么被称为新上山下乡运动?中央现在的这个决策恰恰满足的是社会的这股潮流。为什么中央强调鼓励市民下乡和农民联合创业呢?刚才说到办民宿,请注意,这些小清新们下乡办的民宿,就能一晚上收费1000。如果在农村,单纯农民办的叫做农家乐,一晚上一百块钱就算不错的了,两百块就算高的了。为什么市民来做民宿收一千你们农民的农家乐才收一百?在于市民办民宿和农民最大的不同在于品味。民宿是满足城里边那些小确幸、小清新们的。我们这儿农家乐满足的是市民或干部下去打个牌,各自满足的消费群体不一样。

他们在网上可以对全国甚至世界发布信息,他们大部分是玩儿网络的。我们农民自己办的农家乐就没有这本事。当然农民也上网,但他们不会用城里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去推广他的农家乐。而实际上如果“五通”进了村,周边的资源环境条件就可以演化为资产,这些小清新们办的民宿卖的是什么?“哥卖的不是床位,哥卖的是景观”。他们往往会搞那些有山有水有坡降比的地方去办他们的民宿经济。使得人们推开窗就能看到的是一片“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景致。因此很多从欧洲到日本在农村搞的这些第三产业其实不是靠卖床板儿,我们在城里边建封闭式酒店,开个窗户都不可能,这才是卖床板,而农村的民宿主要卖景观。

就像欧洲农业,一定是景观农业,绝对不允许搞成规模种植,因为这破坏景观。要一年四季都有景,必须每个农户插花种植。所以欧洲就变成了典型的市民农业。

欧洲的这套演化,我们这些年不断地在说,慢慢变成了现在的领导同志接受的概念。农业政策也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2006年开始强调农业的多功能性,经济功能只是其中之一,中央的一号文件强调农业六大功能,其他五个功能都不是经济。除了经济功能之外,农业还有资源环境保护,还有休闲旅游功能,是第三产业了。还有文化教育功能,因为要休闲旅游嘛,当然必须得把农村中的传统文化发扬起来。再接着是历史传承功能,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是现在习思想的内涵。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结晶,靠哪儿才能传承?靠城市吗?城市是千城一面:水泥的森林、柏油的沙漠。只能靠乡土社会来传承上下五千年的中华农业文明。所以乡村振兴乃是中国二十一世纪最具潜力的发展领域。

中央这个分析错了吗?我们跟不上说明我们缺乏两学一做,缺乏看齐意识。


- 遭遇危机,发展转型 -

事实上走原来传统的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道路走到头了。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了,我们一个国家的工业总产出按 PPP 法核算是美国的两倍,是八个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总和,包括德国日本在内。

转型为生态文明是这一代领导集体和上一代领导集体共同提出的。因为生态文明作为发展指导思想,是胡时代 2007 年提出的。2006 年多功能农业就已经提出了,2004 年两型经济就已经提出了,2003 年科学发展观就提出了。到 2008 年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时候,明确要求农业转型为两型农业: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作为农业发展的目标。把这个道理一梳理,大家就听明白了,其实我们是一直在推,只不过当时确实没条件。怎么没条件呢?2003年提的时候中国经济正在高增长,所有的利益部门都在获利,这时候转型为不追求 GDP 的科学发展观,难上加难。

什么情况下才能转呢?遭遇危机。大家都不能获利了,这才能转型。

2012 年习近平接班,正好赶上经济大幅下滑,李克强刚当总理还跟大家说我们现在叫做“新常态”。接着很快就变了,2014 年讲的是经济下行期。2015 年遭遇了重大波折,承认了 L 型下滑。诚然,推出供给侧改革就是因为进入经济危机了。很多地方不得不接受改造,原因是因为企业没有收益,还污染。在这种情况之下,蓝天计划、环保风暴等等这些能出台是因为经济 L 型下滑,如果继续高增长,谁调得动?就算习近平高举反腐大旗,各地也都在拼命大干快上的时候,我们调不动啊。而现在调得动的原因是遭遇到了生产过剩,经济金融L 型下滑,L 型下滑意味着悬崖啊。短短三年时间,一步一步地改,改了说法才有今天大调整的可能。


- 战略调整中的国际挑战 -

中国开始做这个战略大调整的时候,又面对着重大的国际挑战。

什么呢?美国人不再讲太平洋如何容得下两个大国。而是现在公开宣布,中国是排在第一位的主要敌人,甚至指称中国的威胁比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威胁还要大、比邪恶国家还要大——邪恶国家是指伊朗、北朝鲜这些国家——中国的威胁远胜于它们,已经是第一大威胁!再想说不想挑战霸权,承认美国是老大,我们可以跟着走。再说他不信。俄国人出动军队能把乌克兰的奥德赛拿下来能把克里米亚半岛拿下来,俄罗斯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北约扩张,俄能使用军队在叙利亚与美国交战,这是军事上已经直接发生冲突的国家,美国人都不再把它当成第一威胁,而把中国当成第一威胁。我们再说什么,再解释什么没有用了。

我们看杨洁篪和刘鹤先后访美,仍然找不回过去的说法。至少是没有能够缓和的了现在美国坚决与中国为敌的这个态势。这叫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先问问各位,我们现在的思想理论体系是不是基本是从美国搬过来的,能不能改?我们的教科书体系基本是从美国搬过来的,能不能改?我们的法律体系从美国搬过来的,能不能改?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矛盾,改得了吗?用这套意识形态教育我们的干部,请问我们的干部队伍改得了吗?这个挑战是如此的深刻。


- 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调整 -

为什么说 21 世纪内涵最丰富的发展战略就是乡村振兴?因为它牵扯到一系列重大调整。首先是农业方向的调整,是在农业过剩、再搞产业化搞不下去的情况下才调。但是有关部门仍然还在强调农业产业化,很多大型龙头企业实际上已经严重亏损了,继续拿财政补贴维持。所以这次改成农业农村部。

三农问题是一个整体,不能按教科书来。所以我们在研究上发展得很快,我带出来的学生现在已经在乡村振兴各个领域崭露头角,像刚才介绍的石嫣博士已经是国际知名人士了。新农人中有几个能这样在国际社会替我们争光。

我们无外乎就是调整了对农业的认识,形成了新的业态。现在我们团队到韶关来是因为咱们市委书记的思想符合现在中央生态文明的要求,他知道我们不能再按传统的大规模产业化的方法发展农业了。那能不能在这儿形成一个 CSA 基地或形成一个中心?如果这个中心能够带动生态化,那会有效提升我们这儿农产品的品牌,形成我们韶关这一地区农业的品牌扩散效应。


- 我们的乡土实践 -

生态文明加乡村振兴是二十一世纪重大战略调整,这个调整的具体做法大家可以看我们在村里面的试验。

中间这张图片,是习总书记当年去河南兰考——焦裕禄在那儿工作过,我的一个博士后在河南兰考挂职当副县长。县里面都分配的是招商引资,她干不了。对县里说我下乡。于是,她就在乡下搞了一个村,带动这个村的班子搞农村中的生态建筑,不用钢筋水泥,不产生建筑垃圾,搞藕蟹混养、稻蟹混养,就是立体循环农业。养快乐猪,就不是大规模养殖,还给猪放音乐,讲猪道,然后帮助农民搞文化活动。所以这个村子就比较有活气儿了,人心和精神面貌也比较正。

所以习总书记来,要下乡到村的时候,就安排这个村让习主席看一看。本来是安排十多分钟,抱抱孩子,跟村干部座谈就走了,但是他一说话,发现有点儿新意了。因为老百姓说我这儿是生态建筑,不用钢筋水泥,这个别处没有。还有说我这儿养的是快乐猪,市民直接订购,这个别处也没有。我这儿是稻蟹混养立体循环农业,这个别处也没有。外地都没有啊!他就不走了,问这是怎么回事儿?给我介绍介绍。

省地县三级书记介绍不了,都不是他们搞的,他们都在搞招商引资,只好赶快把我这个博士后当时挂职的副县长找来。让她给习主席介绍,就是照片上矮个穿红衣服这个女生。习总书记一看村里面挂着我们这些人的照片,在那儿包村里的地,让村民给我们种有机水稻——黄河滩嘛,出好大米。我们先出钱作为生产费,农民就不用想着去用化肥农药了,因为所有损失我来担,哪怕虫子都给你吃光了,剩下多少都不用着急。所以我们这些人的照片就挂在田间地头,挂在村里边的村部墙上。他一看知道了说:哦!是你们这些人搞的。我们过去一直干这些工作嘛,他都知道。所以这些村的做法都是早期形成的影响。

我们还在各地组织村干部签食品安全保证书,组织在城里的超市销售农民的有机产品,组织亲子教育。我们组织各种活动,包括有机农夫市集,都无外乎是提高有机农业的知名度和透明度。在农村各地搞的村级的活动带动了大量青年人返乡。

现在值得你们学习的是湖北省,湖北现在搞“三乡运动”:贤能返乡、市民下乡、产业兴乡,搞得风生水起。习主席的秘书到武汉当市委书记,搞的是“黄金二十条”,就是鼓励市民下乡给二十条优惠政策。

大家知道市民下乡搞民宿,那改造的方式恐怕不能通过我们建筑部门的审批,也不用你们建筑部门批准合规的建筑公司,他自己组织施工队就把活干了。办的民宿也不符合卫生局的要求。组织的亲子教育,肯定跟教育局那套制式教育不一样。各个部门要是约束的话,那什么也搞不成。所以武汉市专门出台二十条优惠政策,部门不要现在就去管,还是让市民去发挥他们的创造性。所以才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就是市民下乡与农民联合创业、联合创新,引领突破。

打个比方,当年我们在中央政策机构搞大包干的时候,都知道大包干犯的违反什么法。

如果当时没有胡耀邦赵紫阳这些总书记支持,我们这帮插队回来以后搞农村政策的人,那不都得是严重错误。

据此看今天我们乡村振兴战略需要的创业创新,对现行部门各自立的那些法律和规章,显然是要突破的。打个比方,我最近在农村里住的房子是一个刚被改造的二层小楼,草土墙的。那建筑部门可能认为这是危房,但把它改造过来以后,因为是草土墙,冬暖夏凉,完全可以不用空调。

你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市民会纷纷地向山区拥过去,也会有大量的青年人下乡。政府有多大程度上能够通过制度创新来给他们提供服务?现在珠江三角洲大量使用机器人,过去我们这儿老百姓都跑出去了,现在可能会跑回来。因为机器人比用人便宜多了。

过去空心村,现在有些人已经回来了,这些人要在本村就业,就是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新农夫。我们做CSA,参与务农的很多都是大学生。我们已经动员了成千上万的大学生下乡,被人家叫作新上山下乡运动。

要做立体化的农业就需要养殖业,这个图介绍发酵床养猪,就是完全没有臭味、没有粪污的养殖业。发酵床有微生物,把粪便就化解掉了,所以这些猪是可以跟市民亲近的。可以亲子教育,让孩子们看,猪是怎么哼哼的,猪是怎么长的。你不能“光吃猪肉不知道猪哼哼”。

所以亲子教育在这儿为什么搞得起来,就是因为这儿是有畜农业,养各种各样的动物,能形成立体循环农业。所以消费者就能带着孩子来,然后进一步我们就可以搞华德福教育,也就是自然教育。所有这些,都是对现行的这个落后的保守的教育体制的革命。这些图介绍的是六位一体的循环农业,是我们 2003 年开始搞的,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央政策强调的绿色生产方式。

我们早期搞的农村生态建筑,这个例子还不是太典型,因为,这个草土墙体建筑在村里面一开始大家不接受,我们把它外边刷一层水泥,按说它就应该是草土墙,露着土的,才能吸引市民,外墙搞成水泥抹的就不行了。

这是我来之前住的房子,在山里边,就是土墙的。左边这个是书院,原来旧的房子是两百年的古民居,现在改造成一个书院。市民下乡可以在这里办婚礼。很难想象这就是农村中大量文化活动举办的场所,这就是农业农村具有的教育文化功能。

最终我们要实现的是中国经济社会的双稳态结构。其他细节,我就不再介绍了,说错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批评,谢谢。



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

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是由著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温铁军教授于2010年发起,并于2017年正式注册的社团法人,是国内民间成立最早、参与者最广泛的生态生产者、消费者公益联盟。

联盟致力于将全国各地认同并愿意支持CSA模式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主要工作内容包括研究相关课题、举办年度CSA大会、推动建立参与式认证体系和组织培训学习等。

联系方式:

电话:136-8129-1083
邮箱:csalianmeng@163.com
微信: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
微博:@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