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十年来最大变局正在发生,不幸的是只有7%的人看清真相

政经圈十万+2018-07-11 15:02:15


我们踩在一个周期更替的节点上,踩在重大变化的关键点上,看清方向比什么都重要,它关系着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本文根据作者在智谷趋势与美西投资合作举办的“春天演讲”上的讲话整理而成,内容有增删。点击播放演讲视频:



01

三张图背后的巨变


每年春天我会有一个演讲,就当下的趋势和投资,跟大家做一个交流。今年我想把我们正在面临的一些重大变化,和应该采取的一些策略调整,做一个分享,供参考。


我们正在经历什么?给大家看三张图。


第一张图片,这是刚让同事整理的最新数据,纽约曼哈顿、伦敦、北京、悉尼这些城市和区域的房价走势。




这几个城市的房价,最近几个月都在往下跌。


我们知道这几个城市,都是当之无愧的全球一线城市,是这个世界上最保值、最具有确定性的资产,现在它们的房价出现了一些异动、一些微调,这背后反映的是什么?


这实际上是十年一遇的一个大拐点、经济上的大拐点在房价上的投射。


这个拐点是什么呢?就是零八年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的货币大宽松、货币大放水时代结束,各国央行陆续开始紧缩货币,整个全世界的宏观环境、经济环境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故事讲法,一个全新的运行轨迹。


货币放水时代的结束,美国进入加息周期、进入缩表,各个国家开始陆续跟上,整个全世界的钱越来越少,它势必反映在各类资产上,也将影响全球经济的走势。


这几个大城市的房价走势,实际上是其中的一个微小的反映和征兆。


我们当然不能说这几个城市的房价进入了下跌周期,长远看,这些城市的房价是一直往上走的,但是全世界的钱紧了之后,我们认为一线城市的价格微调是极具代表的一个信号。


第二张图,这是特朗普签署贸易战备忘录时的照片,他背后站着史上最具鹰派色彩的内阁官员。



来源:NBC News,作者Jonathan Ernst


贸易战,不光是商业摩擦,背后是国际格局大变动的前声。


第三张图,新版宪法颁布,中国的政治周期和政治秩序进入到一个新时代。




这三件事,都在近期密集发生,看似彼此独立,实则有内在逻辑。


第一张图是经济,第二张图是国际,第三张图政治,全世界政治经济的基本面正在发生着重要变化,整个底层逻辑在发生着重要变化,社会运行的基本操作系统发生着重大变化。




而这一切交汇在2018年。


02

泡沫盛宴的终结


2018年正好是08年金融危机后第十年。我们可以说前十年的故事基本到了该完结、写上句号的时候了。未来十年的新的篇章,现在正在慢慢开篇、翻页,露出它的画卷。


过去十年,在金融危机后,美国、欧洲、日本也包括中国,各大经济体开足马力开闸放水,印钞加码,流动性空前丰裕。


这是过去十年的一个基本面。在这个基本面下,美股出现了9年牛市。



美股9年大牛市


中国、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全球的楼市经历了一个超级繁荣期。



主要代表性国家和地区2008年-2016年的房价走势


各类资产的泡沫,很大程度都是建立在货币大放水的这个基础之上。


但是,泡沫的盛宴终有结束的时候。


未来十年的故事,它的起点在哪里?起点就是我们一再提及的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一个变化——货币大宽松时代的终结。


03

当中国遭遇双击:紧缩与杠杆


全球从货币超级宽松,到货币大收缩,中国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但是当紧缩这条绳子落在中国身上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点,中国比较尴尬、比较为难,为什么呢?


中国面临一个非同寻常的问题:杠杆率太高。什么是杠杆率?通俗解释就是负债太多,经济的运转很大程度是靠借钱来支撑来发展。


负债太多的时候,如果你还加息还搞紧缩,那么我还款的成本会变高,可能会使紧绷的资金链发生断裂,这是非常大的风险。


中国现在的杠杆率有多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到2017年年中,中国债务已经达到了GDP的256%,这不仅超过了新兴市场国家190%的整体水平,也超过了美国的250%。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有一个统计,中国每年宏观形式上的利息负担(12万亿人民币左右),已经超过了每年名义GDP的增量(8-9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新创造出来的财富,还利息都不够了。请注意:这里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估算。


去杠杆就是降低负债率,这是当下中国最大的一个宏观事件,也是高层最关心的问题。


中国必须在进入实质性的紧缩之前,把杠杆降下去,否则可能带来系统性的金融风险、经济风险。


现在,虽然市场化的利率包括银行间的中间利率,已经抬升了不少,但是央行对于最基本的存贷款利率一直没动,除了经济增长的一个考虑,很大的原因是尽量给去杠杆留出时间,在债务降低之前尽量晚地使用强紧缩手段。


04

当下最大的宏观事件


这几年发生的很多事情,很多大的冲突、博弈,都是发生在“与紧缩赛跑的去杠杆”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主要有这么几个事。


第1, 金融业的大整顿。


金融业兴起了一股力度非凡的监管风暴,包括各种表外渠道的规范化。


第2, 压低政府债务。


几个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出现了。一是包头叫停了地铁项目,二是铁路计划投资,今年比去年下降8%。这些都是降低政府的负债。


第3, 打破刚性兑付。


中国负债率高有一个深层次的观念支撑——刚性兑付。就是说,很少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实在资不抵债,往往有政府来兜底。在中国,稳定压倒一切,如果违约不还钱,很可能引起社会不稳定,政府总要想办法解决。负债方——担保方——政府,形成了一个隐形担保的链条。


这使得大家不太在乎风险,敢于借钱,负债率恶性膨胀。


造成一个情况,只要敢负债敢借钱,这样的人财富累积的速度就比别人快。


在2014年地产寒冬的时候,当时地产老大万科降杠杆降债务少拿地,但另一方以恒大、碧桂园为代表,反而是加杠杆,反而是疯狂的借债拿地,现在负债率最高的就是这一批企业。


接下来到了16、17年,迎来了楼市的一轮疯涨,最大的收获者就是恒大这批敢于负债扩张的企业,许家印因此坐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


越大胆的人越敢借钱的人,往往是获得额利润最大的人。


对债务的敬畏必须建立,对刚性兑付的理念必须打破,这才能遏制疯狂的债务上涨。预计接下来中国债务违约的情况会增加,大家买理财产品要小心了。


第4, 杀鸡儆猴。


在中国往往要用市场以外的手段,这是中国调控和中国监管的一个特色。


前段时间,一系列负债率高的企业被“敲打”。比如万达,开始大量卖资产,最核心的目的就是降低负债率,还有安邦、海航等。这是高层杀鸡给猴看的一系列动作,来对企业行为进行震慑和调整。


后来财经界称王健林进行了一个教科书式的自救,他确实是非常果断的把自己的核心资产进行抛售,大幅度降低了负债率。他非常清楚整个国家的政策指向是什么。


去杠杆化像一场赛跑。很多企业很多国家倒下,往往就是资金链断裂债务出了问题。这是场生死时速,一场性命攸关的赛跑。要在紧缩周期来之前把杠杆率降下去。


但中国整个情况非常复杂,常规手段可能不够用。


第5, 债务转移。


2015年开始,房地产出来一个去库存,核心就是帮房地企业卖房子去杠杆。


在这过程中,完成了一场精彩绝伦、惊心动魄的债务大转移,由企业、政府部门的负债向居民负债的大转移。


本来是房产商欠银行的债(借钱开发项目),房子卖后,房产商拿到房款还清债务,而买房的居民背上了房贷,这本质是债务转移。


在这场大转移中居民个人杠杆率有了非常明显的上涨,涨速是超过政府和企业。




中国一直是高储蓄国家,老百姓有钱了,一般是存下来。但这两年居民新增的贷款超过新增的存款了。这非常具有指标意义。




房地产从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进行了一个全方位的轮动,其实是把中国各个阶层各个角落都卷进来。


居民负债率原来并不高,因此可以成为企业和政府高杠杆的一个缓冲。


05

外部意外


目前中国是在进行走钢丝的艺术,要兼顾经济的增速,也要避免引爆债务的连锁反应,各方面的兼顾对于决策是非常大的考验。


在这个关口,外部也在发生一些幺蛾子事情,整个走钢丝的过程就多了一些变数,最直接的就是中美变局。


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在于,去年中国经济交了一个不错的成绩单(GDP增速6.9%),这个成绩很大一部分因素来源于出口的贡献。如果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美国,跟中国打起了贸易战,那么势必会给中国的出口以及经济带来一系列的压力。


还有一个影响因素是美国的减税,基本上是在和中国争夺资本,争夺产业。


减税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制造业回归美国,资本回归美国。大家可以读一下特朗普今年一月在达沃斯论坛的演讲,很有意思。


我看了两三遍,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感觉在看中国的一个县长市长在工商界会议上慷慨陈词、热情洋溢地面对企业进行招商引资,就是这么一个印象。


特朗普讲话的基调就是我们美国经济形势很好,有各方面的优越条件、优惠政策,欢迎大家来美国投资。这和中国县长市长进行招商引资的腔调几乎一样。


特朗普商人出身,很明白哪些东西可以吸引资本,吸引产业。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总统由过去高喊着民主自由的角色,到现在高喊着资本、产业、招商引资这么一个角色的转变。


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组合拳实际上对中国的压力还是比较大


06

贸易战中的最大变数


贸易战有什么影响?


有一些具有经济学基本知识的朋友来问我,贸易战打起来,决策层会不会重新启动楼市?




他们的逻辑是对的,贸易战整体是负面信号。


不管是美国因减少中国低价商品而通胀加剧,从而加大加息力度,还是贸易战造成中国出口受挫,引发通缩,都对中国经济的增长有挑战。


经济如果真的下滑,中国现在能撬动增长的手段不多,是不是又要走上用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老路?


这不排除。对中国来说,很多问题是用发展、用速度来解决的,包括就业和社会稳定。虽然在淡化GDP指标,但短期不现实。


因此一旦出现下滑,楼市重启不是不可能。


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量,就是我们在开头所说的政治上的变化,政治秩序和政治周期在重建。


这个变化在于,权威大大加强,可以通过强力来撑住一些矛盾和问题。出现危机时,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和干扰会被弱化。


因此,当经济出现一些问题时,现在多了一种选择,不一定走刺激老路,而是用权威把当前的问题撑住,熬过去,追求长效机制,期待用短痛换取长安。


因此对贸易战我们重点关注两个指标:


一是经济基本面是否发生变化?


二是如果有变化,政治上的表现和决策会如何?

在这里我们不是给大家一个简单的结论,而是一个分析的思路。




07

抱着保温杯的中国


综上,为什么说我们站在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经济上在发生十年一遇的拐点变化,




政治上,新的政治周期和新的政治时代出现在中国面前,




国际关系上出现了冷战之后的最大变数,两个最大国家的对抗性因素在增加。




这些巨大变化,我敢肯定,在中国注意到的不超过1亿人,也就是总人口的7%。


但比这些变化更深层次的,是中国发展的自身到了一个变化的关口。


我们有时会开玩笑说,现在的中国到了抱着保温杯的阶段,她进入了成熟期,不再是青春年少,不是一个愣头青往前冲。她实际上已经有一定的体量,肩负着责任,同时也要找到自己的确定发展方向。


08

中国的两个面孔


抱着保温杯的中国,她的发展动力和青春期是不一样的。


原来的几大动力,边际效应在衰减。


比如城市化,现在已经过了50%,农村人口往城市转的速度在下降,人口红利就不要说了,年轻人口下降得很厉害。


比如投资拉动,每单位GDP所需的资本投入,越来越大。


很多国家到了抱着保温杯的这个阶段,都会碰到新动能的问题,所以有一个词叫做中等收入陷阱。


那么现在中国,能不能迈不这道坎?旧有的动力在衰减,还有什么可以依靠呢?


学者刘煜辉曾分享一个观点,实际上现在的中国有两个面孔:


你要是看统计局的数据,你看到的就是一张老年人的心电图,起伏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变成一条平行线。




但是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全部了吗?如果你把中国经济分拆,你就会发现别有洞天。




上图红色的线,代表电子产品、计算机、通讯产品,这些产业,有15%的增长速度。这是一颗青年小伙子的心脏。但是蓝色的线,代表重化工、矿业,这些是负增长。把新旧产业结合在一起,就是增长6%的老年轻的心电图。


再看中国的消费,中国的消费,合起来只有10%的平行线,看起来也是没有生机。但是你要是把线上线下区分来看。线上(互联网)的消费,增长在35%。线下只有5-6%的增速。




这些新旧经济的交汇处,往往是两幅面孔,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我们从这些角度能看到中国新旧之间的分野和变化,能知道生机的所在。


09

国家成功的最大秘密


我很赞成巴菲特所说的一句话,他说美国最大的秘密就是在于有一套释放人才潜能的体系,他说美国只有四百万人口的时候,中国有六千万人口,当时美国为什么能迅速超过中国,就是因为能够把人的潜能释放开来。


巴菲特多年一直押美国的国运,坚守美国,持美国的最优质资产,获得巨大回报。


他对美国最厉害的秘密武器的解读是正确的。能够把人的潜能焕发出来,这是一个国家真正的生机所在。


西方是按照它那套自由市场理论来释放人的潜能,而中国在自己特有的模式下能不能释放出人的潜能,这是一个大的考验,也是在走没有人走过的路。


10

天堂还是地狱


面对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个人怎么办?


我的一位朋友谭翊飞在一篇文章中提的问题非常好:


我们可以依赖过去十年对房地产的逻辑去预测2018年房地产的走势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稳增长的逻辑来预测明年下半年增速下行后的政策变化吗?


我们还可以用PPI-CPI的传导逻辑来解释今年物价的变化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对央行的理解来预测“双支柱”下的货币政策走向以及资管新规的落地力度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一年白马的逻辑来预测明年是白马继续一马当先或者是中小创有更大的机会吗?


我们可以用“去产能”的政策来分析明年大宗商品市场的走势吗?


是的,万物皆变,万理皆变。


我觉得接下来大概率会出现的几个变化:


第一,中国未来一段时间会呈现控制型经济的基本面貌,强监管、紧资金。中国经济在全球紧缩周期和国内高杠杆的夹击下,有诸多不确定性,再加之打破刚性兑付的趋势,中国已经过了可以闭着眼睛买房,可以随便对一个标的all in 的阶段。你all in到一个违约产品上,可能一生的积蓄全没了。


第二,不要all in,自然要有更多的配置意识和分散意识。


很多策略其实是可以去规避和对冲风险。比如说日本,都知道日本有迷失的30年,但是它能够保持比较高的生活质量,比较富裕的状态,一个原因是确实老底比较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日本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投资非常成熟的国家,它本身经济不增长,但是它参与到中国,欧洲,美国,去收获其他国家的红利。


以软银为代表,很多中美的新兴巨头,都有日本资本的影子。


如果你看日本GDP,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它实际上是不行的;但是看GNP,就是国民生产总值,只要是日本人获得的收益都算,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个数据是很好的。


这就是视野放到更广阔的地方,所带来的改变。


第三,对新趋势要有认知。


很多朋友说现在很迷茫,不知道投资什么东西,楼市现在肯定是没有机会,想买也买不了,股市一月份好不容易起来一点点,二月初马上就被打下去了,分歧很大。


那投资什么呢?这个就需要认知层面上的升级,不是过去那样躺着就可以挣钱。


对趋势要有前瞻,更新自己的认知。


比如,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城市化”升级为“深度城市化”,不是以城市为单位来看待发展,而是按照城市群来构思规划。这是全世界发达地区的规律。现在大力提粤港澳湾区,杭州湾区,就是这个思维。过去我们按城市来投资置业,未来肯定以城市群为背景进行考虑。


比如,一个重要的趋势是,制造业正在由中国向东南亚、南亚迁移,这意味着全球产业链格局的重组,利益的重组,发展机会的重组。东南亚进而获得了双重对冲的优势(中国经济好,东南亚享受红利;中国经济不好,东南亚承接更多转移出来的产业)。


这些认知,能给你带来更广阔投资的空间。


第四,押注永恒不变的东西。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说过一段话,很多人去问十年后什么会变,却很少有人去问十年后什么还不会变。亚马逊恰恰就是去找不变的东西。比如人们对于低价、高质量、快速送达、品类丰富……这些东西的追求永远不会变的,那么我们尽量去满足,企业就会很有价值。


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启发的一个思维,去找不变的东西,找确定的东西。现在政治上、经济上进入一个新的周期,这些会有很大不确定性,但是也有很多不变的东西。所以说不要去打政治牌。


比如我们看好一个房产,其实抛开各种各样的上层建筑的因素,最根本的就是人口因素,有没有人口持续看流入。有时候最简单的往往是最有力量的。


最后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看我们怎么去观察那些简单而有力量的东西。


世联行董事长陈劲松说,从宏观经济指标来看,深圳比珠海和惠州差远了,但是为什么在珠海和惠州投资不行,而深圳可以。


后来有人展示了一个民间指数,叫作“电线杆指数”,就是看城市的电线杆到底干不干净?如果特别干净,那个地方不能去,如果上面贴着老中医、看性病、招聘……相关部门怎么清理也清不干净的地方可以去。说明这个地方有活力,有资源,人口源源不断地流动。从这个指标来看,深圳就远远领先了珠海和惠州。


最后两句话:我们踩在一个周期更替的节点上,踩在重大变化的关键点上,看清方向比什么都重要,它关系着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内容来源:智谷趋势

*版权声明:若图片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侵删。



别再赌博了,你永远赢不了“凯利公式”


作者:李韵阁

来源:量子学派(ID:quantumschool)


没有谁能说服一个堕落的赌徒,因为这是人格的缺陷。但如果你还是一个具有理性精神的人,别再迷恋所谓的运气。赌徒能够依靠的是祖宗保佑,而赌场后面的大佬是高斯、凯利、伯努利这样的大神。你怎么可能赢得了庄家?


赌徒迷信的是运气

赌场相信的是数学


赌王何鸿燊接手葡京赌场时,业务蒸蒸日上,但理性的赌王仍然忐忑,请教“赌神”叶汉:“如果这些赌客总是输,长此以往,他们不来了怎么办?”叶汉笑道:“一次赌徒,一世赌徒,他们担心的是赌场不在怎么办。”


叶汉说的只是心理层面,现代赌场程序方面的设计,比叶汉当年要缜密得多,赌场集中了概率、级数、极限方面的数学经验。一个普通赌徒,只要长久赌下去,最终一定会血本无归,所谓的各种致胜绝技,除了电影里的周星星,现实里的周星驰都不信。


赌徒永远不明白,与自己对赌的不是运气,也不是庄家,他们是在与狄利克雷、伯努利、高斯、纳什、凯利这样的大师对决数学,赢的胜率能有多大?


看得到的是概率

看不见的是陷阱


我们先说一个最简单的赌博游戏:赌运气猜硬币。


规则是这样的,掷硬币,正面赢反面输,赢了可以拿走一倍的钱,输了会赔掉本金,你玩不玩?你可能觉得,唉,这游戏不错,公平!恰好运气也不错,第一把赢了100元!你高兴坏了,这时候庄家跟你说,你看你也赢了这么多,我呢,辛辛苦苦搭个场子,最后什么都没捞着,要不这样,你赢了,就给我留下2%,就算是救济救济老哥,给捧捧场!你一听,2%,才这么点,拿去吧,不差钱!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然而你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就是这小小的2%,最后却让你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这小小的2个点的赢的概率貌似不起眼,但配上“大数法则”,就成为了赌场赚钱的利器!“大数法则”是数学家伯努利提出来的,说的是假设n(a)是n次独立重复实验中发生a的次数,p是每次实验发生a的概率,当n足够大的时候,对任意正数ε,有lim{[|(n(a)/n)| p]<ε}=1,公式这么复杂,99%的赌徒都看不懂,看不懂没关系,我们只看结果,最终庄家赢到的钱=0.02*a。


庄家赚的钱最终只跟玩家下注大小有关!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流水”,只要玩家不停地玩,庄家就会不停地赚!而不管玩家是输是赢,庄家始终是赢的!为什么赌场有“最小投注额”,因为扩大“流水”才能将利润最大化!


所以别以为自己有多聪明,你要庆幸自己玩得不够久而已,十赌九输正源于此。



只要进了赌场

你就是一个穷鬼


我们再进一步,就算双方的概率均等,你仍然是一个输家,这里涉及到“无限财富”和“赌徒输光定律”,这个定理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应用,如“姓氏消亡”“线粒体夏娃假说”,在概率均等的情况下,谁的资本大,谁的赢率高。


你和我对赌,你我各有5块钱,输光为止。那么你赢的概率是50%,输的概率也是50%。


你和我对赌,你有5块钱,我有10块钱,输光为止,那么你赢的概率就只有33.3%,而输的概率有66.7%(这里涉及到高斯的概率论和泰勒的级数论),后面隐藏的就是赌场大BOSS凯利公式,后面小节里将详加表述。


对于小散户,赌场一般可以认为财富是无限多的,你赢不垮它,它却能吃了你。在赌场老板的眼里,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现在是穷鬼,一种未来是穷鬼。


“无限财富定律”也解释了赌场设置最大投注额原因。不是老板好心保护赌徒免遭破产,只是老板为了保护自己设置的安全屏障,想象下万一哪天比尔盖茨去赌场找乐子,一次性砸个几百亿进去,那赌场老板真的要哭了,虽然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但也不能不防,所以赌场根据自己的财富能力设计最高投注额,也就是为了抵抗“无限财富定理”!



赌场大BOSS凯利公式:

先告诉你怎么下注


凯利公式在高级赌徒的世界里大名鼎鼎,那什么是凯利公式,我们先看一个例子:


有一个简单2赔1的赌局,扔硬币下注,硬币为正面则得2元,如果为反面则输掉1元,你的总资产为100元,每一次的押注都可投入任意金额。


你会怎么赌呢?


如果你是冒险主义者,你可能会想,要玩就玩票大的,一次性把100元全压上,幸运的话,一次正面就可以获得200元,又是一段值得炫耀的赌史;可是,如果输了得把100元资产拱手献给对方,你就一无所有,好不容易来趟拉斯维加斯,这肯定不是明策。


如果你是保守主义者,你可以会想,谨慎点,百分之一慢慢来。你每次只下注1元,正面赢2元,反面输1元。玩了20把突然觉得,对方下注10元一次就赢得20元,自己一次才赢2元、10次才能赢得20元,后悔已经错过几个亿!


100太多1块太少,该投入多少比例下注?普通赌徒看似无解,但凯利公式告诉你答案是25%!


让我们来看看凯利公式的庐山真面目:



在公式中,各参数意义为:


f* = 应投注的资本比值

p = 获胜的概率

q = 失败的概率

b = 赔率


公式上面的分子bp-q代表“赢面”,数学中叫“期望值”。


什么才是不多不少的合适赌注呢?凯利告诉我们要通过选择最佳投注比例,才能长期获得最高盈利。回到前面提到的例子中,硬币抛出正反面的概率都是50%,所以p、q获胜失败的概率都为0.5,而赔率=期望盈利÷可能亏损=2元盈利÷1元亏损,赔率就是2,我们要求的答案是f,也就是(bp - q) ÷ b = (2 * 50% - 50%) ÷ 2 = 25%。


拿出资金的25%来进行下注,才能使赌局收益最大化。


赌场操盘者的每一次下注的时候,都会谨记数学原则,而作为普通赌徒,除了心中默念“菩萨保佑”外,哪里知道这后面的数理知识。


所以,就算你赢得了财神爷的支持,但你也永远赢不了“凯利公式”。



其实公式的作者,凯利,并不是一个资深赌徒,而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他发明这个公式的时候正是著名贝尔实验室 中的一名研究科学家,研究方向是当时还算新兴前沿的电视信号传输协议。



除了100%赢

任何时候都不应下注


所有的赌场游戏,几乎都是对赌徒不公平的游戏。


但这种不公平并非是庄家出老千,现代赌场光明正大地依靠数学规则赚取利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赌场是最透明公开的场所,如果不是这样,进出赌场不知有多少狂命之徒,何鸿燊早怕九条命都不够。


凯利公式不是凭空设想出来的,这个数学模型已经在华尔街得到验证,除了在赌场被奉为正神,也被称为“资金管理神器”,是比尔格罗斯等投资大佬的心头之爱,巴菲特依靠这个公式也赚了不少银子。


1955年6月,美国出现了一个极其有名的电视节目,叫做64000 dollar question。答题者通过不断答对题来累积奖金,一时风靡全美,黄金时段收视率达到85%,各路山寨节目不断。这样一个问答秀迅速吸引了场外下注来赌赢家的赌盘。这档节目的录制是在纽约,东海岸现场直播,而西海岸则有延时。当时的新闻爆出一些丑闻,有关西海岸的赌徒通过电话提前得知结果,赶在了西海岸直播前下注。


凯利看了新闻之后,他想到这个如何使具备一定内幕消息但是同时有一部分杂音的赌徒最大化长期获益的问题,可以使用他们实验室关于咨询学和噪音传递研究的公式来解决。于是,他以一个赛马的模型,推出了凯利公式的雏形。


凯利的理论是这样的,对于有一定内幕消息的赛马人来说,第一个自然的想法当然是放入全部的资金,但是这样就会造成万一输掉血本无归的惨境。而在凯利想要解决的这个问题中,在任何一个时刻输掉全部资金显然是不符合最大化累积收益的需求的。


真正应该关心的是长期累积的收入,对于累积的收益来说,最后的结果只和输赢的局数有关,而和输赢的顺序无关。所以他推出了一个最佳的投入仓位比,来最大化长期的累积收益:


bet = edge / odds = 预期获益/获益回报

edge=bp-q


这里的edge 在赌博中可以理解为 获胜的概率*赔率 - 失败的概率,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赢面。当edge的数字为正的时候,这就是值得下注的比赛,而edge为0或者负数的情况说明赌徒不具备edge, 不应该下注。


而odds则是赔率,我们更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公众对概率的估计,是公开的消息。


我们可以用凯利模拟这样一种情况:小明现在有100元的起始资金,他现在将要投硬币4次,每一次他投出硬币为正面的时候,将获得6倍资金回报(1陪5),当他投出硬币为反面,陪光。请问小明要如何分配每次下注资金,才能最大化他4次投币之后的收益呢?


根据凯利公式计算,我们可以建立起这样一个正反面的概率各为50%,edge = 0.5*5-0.5 = 2, odds为5,最佳仓位为40%,可以看到最终在16个可能出现的结果中(4次投掷),12.96和8100出现1次,64.8和1620出现4次,324出现6次,16次结果的收益为324。凯利公式的目的正是最大化这些结果的收益。


由于凯利公式着眼于长期回报率和风险的控制,所以天然就吸引投资人想要把它应用在投资当中。比如著名的传奇数学家Edward Thorp读了凯利的论文之后,先是自学Fortran用IBM大型机开发了一套专门用于21点的算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下电影21,电影里的card counting的方法正是获得edge的来源),带上凯利的导师在拉斯维加斯大把吸金。


结语


赢得胜利的唯一法则:不赌


没有谁能说服一个堕落的赌徒,因为这是人格的缺陷。

但如果你还是一个具有理性精神的人,别再迷恋所谓的运气。

赌徒能够依靠的是祖宗保佑,而赌场后面的大佬是高斯、凯利、伯努利这样的大神。


你怎么可能赢得了庄家?


论理性,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更理性。

论数学,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请的专家更精通数学。

论赌本,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的本钱更多。


如果你想真正赢得这场赌局,法则只有一个:不赌。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