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关于网络直播中低俗语言的一点调查

你的夜校2021-01-11 07:32:32

这是你的夜校

陪伴你的第335个夜晚



作为语言学专业的学生,厨师长在之前和朋友们做了一个小小的项目,是关于网络直播中低俗语言的调查,今天在写调研报告,恰逢今天推文,就想着把一些成果推在夜校供大家分享。


项目内容很长,在此长话短说。


就背景而言,网络直播当中低俗语言的存在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熟悉直播的人应该都会很有所了解。语言低俗化作为一种普遍存在于网络社会的语言现象,在网络直播这一领域找到了新的土壤,而网络直播的即时性、瞬时性、虚拟性、隐蔽性等特点,使得低俗化语言在表现方式上更加直接与暴烈,在信息传播上更加迅速和广泛,影响也更加深远。


就表现方式而言,网络直播平台的语言低俗化反映在诸多方面,比如直接或者间接表现人体性部位、性行为;具有挑逗性、侮辱性的言语信息;恶意谩骂、侮辱诽谤;宣扬暴力、凶杀、色情、违背正确价值观和伦理道德的内容;恶意传播他人隐私;散布色情交易、不正当交友等信息。


就相关管治情况来说,网络直播作为新兴行业,国家层面的规定大多宽泛,具体在语言方面并无明确限制。平台自身在经营管理、法规制定方面尚处探索阶段,直播参与者众多,发言频率高,而相应的管理员数量有限、屏蔽手段不足,缺乏监管和治理使得语言低俗化问题在直播平台中“野蛮生长,大肆扩张”。


为了直观反映网络直播中低俗语言存在的状况,厨师长和小伙伴们在一年的时间里对斗鱼以及映客两家直播平台里的数十位主播进行了语言监测和语料收集,下面以斗鱼直播55开的数据为例大家感受一下。


(1)斗鱼主播white55开,原名卢本伟,前英雄联盟皇族战队成员,退役后成为斗鱼游戏区英雄联盟板块的主播,粉丝超一千万,直播间观看人数日均百万以上,常年占据网络主播各大人气排行榜榜首,人称“斗鱼一哥”。

统计时间

主播语言低俗语言频次

弹幕低俗语言频次

2017.04.01

35次/小时

约153次/小时

2017.04.25

40次/小时

约123次/小时

2017.06.03

13次/小时

约30次/小时

2017.07.14

40次/小时

约152次/小时

2017.08.10

21次/小时

约102次/小时

2017.08.31

15次/小时

约98次/小时

2017.09.10

10次/小时

约100次/小时

2017.10.08

8次/小时

约86次/小时

2017.10.30

8次/小时

约80次/时

2017.11.25

145次/小时

超过1000次/小时

2017.12.08

2次/小时

约253次/小时

2018.01.09

11次/小时

约109次/小时

2018.01.17

直播间被封

直播间被封

卢本伟向来以高超的游戏技术和鲜明的个人性格特点为粉丝所关注,但是也因为直播期间言语粗俗而时常受到观众的批评职责,2017.4.1—2017.07.14之间的这几次统计,基本上反映该主播直播时的常态,无论是主播语言还是弹幕语言的出现频率,都属于其正常水平。该主播的低俗词主要出现在游戏过程中,内容也多与暴力血腥想关,比如“傻逼、干他全家、弄死他、操他妈的、老子、尼玛”等。

2017.06.03的主播语言低俗语词频明显少于前几次,原因在于当天的直播内容并不是打游戏,而是读粉丝的来信和当场回复。所出现的低俗词语大多为主播个人话语习惯所致的“牛逼”等词,没有明显的针对性和侮辱性。

开始出现变化是在2017年的暑假,因为该主播言语粗俗引发了越来越多粉丝的不满,加之粉丝对此态度分化,彼此在弹幕中互相辱骂攻伐,该主播明确表示将会注意自己的言行,改善言语措辞,通过数据可以看到2017.08.10之后,该主播的低俗语言词频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在2017.11.25出现了一个极值,这是因为该日是斗鱼官方活动“斗鱼盛典”的最后一日,各大主播都使出浑身解数来迎合观众,呼吁粉丝刷礼物,从而使自己在整个平台获得较高的名次,该日卢本伟直播间人数超过500万,礼物价值保守估计超千万,当日直播中每当粉丝刷出大额礼物,主播都会高呼“老铁,牛逼”,“兄弟,牛逼”等话语,因此低俗语词频大幅上涨。

2017.12.08主播语言中低俗词达到了本年度统计的最低值,其原因在于本次直播之前,有人举报该主播在游戏中开挂,而该主播在其后的粉丝见面会上怂恿粉丝辱骂举报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主播在该日的直播中进行公开道歉,言辞缓和,态度良好,基本没有出现低俗语,但该日直播间弹幕语言的低俗词语像较平日却大幅上涨,原因是在主播道歉的同时,许多狂热偏激的粉丝在弹幕中继续疯狂辱骂举报者,并且粉丝之间由于对此事看法不同也产生了对骂现象。

2018年1月17日,因粉丝见面会辱骂事件影响恶劣,斗鱼平台对卢本伟罚款100万并暂停其直播间。2018年2月12月,卢本伟被《焦点访谈》点名,并实施跨平台封禁,一同被封的还有知名直播天佑。


(2)斗鱼串哥,粉丝数有878936,在美食直播板块人气排名前第一,以真实实诚为标榜,直播内容类似电视台的生活伦理讨论节目,贴近生活,代入感极强。2018年1月8日,串哥涉嫌违规,直播间被封。

统计时间

主播语言低俗语言频次

弹幕低俗语言频次

2017.04.11

10次/小时

5次/小时

2017.05.17

14次/小时

8次/小时

2017.06.12

7次/小时

22次/小时

2017.07.18

20次/小时

43次/小时

2017.08.13

18次/小时

35次/小时

2017.09.08

11次/小时

20次/小时

2017.10.21

13次/小时

17次/小时

2017.11.24

11次/小时

23次/小时

2017.12.14

35次/小时

50次/小时

2018.01.07

5次/小时

10次/小时

2018.01.08——今

直播间被封

直播间被封

在2017年11月24日20点场时,在两个小时的直播中,话语语音中出现了11次低俗词语,弹幕中的低俗词语出现了23次,其中高频次的低俗词有“他妈的”、“卧槽”,多是受方言和个人话语习惯影响,没有明显针对性和侮辱性。

话语语音中的低俗词语——

1.他妈的:5

2.卧槽:3

3.你妹:2

4.作死:1

弹幕中的低俗词语——

1.牛逼:15

2.尼玛:6

3.卧槽:2

在2017年12月14日22点场时,在三十分钟的直播中,话语语音中出现了35次低俗词语,弹幕中的低俗词语出现了50次,其中高频次的低俗词有“他妈的”、“卧槽”、“傻逼”、“婊子”,此次直播内容为串哥与女友慧慧发生矛盾,动手打人,所使用的低俗词语都带有明显的侮辱性、针对性。

话语语音中的低俗词语——

1.他妈的:17

2.卧槽你大爷:13

3.老子:13

4.婊子:5

5.他奶奶的:2

弹幕中的低俗词语——

1.怂逼:18

2.刀狗/刀蛆:12

3.逼逼:8

4.滚他妈:7

5.臭傻逼:5

在2018年1月7日21点场时,在三分钟的直播中,话语语音中出现了5次低俗词语,弹幕中的低俗词语出现了10次,其中高频次的低俗词有“他妈的”、“卧槽”、“逼逼”,此次直播主要是指责超管“黑幕”,所使用的低俗词语都带有明显的侮辱性、针对性。

话语语音中的低俗词语——

1.他妈的:2

2.卧槽你大爷:1

3.逼逼:1

弹幕中的低俗词语——

1.智障:4

2.傻逼:3

3.狗逼:2

4.干:1


实际上的语料数据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通过数据分析对比,目前的结论大致有:


1.网络直播中低俗语言现象的分布特点以及影响因素。

我们针对低俗语言设定了两个指标,一个是直播期间低俗语言的频次,另一个是这些低俗语的类别。在实际统计和分析中,我们发现影响这两个指标的因素很多,并且这些因素相互渗透,任何一个因素都无法单独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目前确定的影响因素有以下方面:

网络直播的类别(游戏类直播中游戏的价格);网络直播的时段;主播的性别;主播的话语习惯(素质);观众素质(包括网络水军的刷弹幕行为);国家相关部门以及网络直播平台的监管整治。

以下就每个因素做具体分析:

按直播类别划分,低俗语出现频次最高的是游戏类和颜值才艺类直播,其他类别次之。

其中,游戏类直播低俗语出现频次与游戏类型紧密相关,竞技类游戏,含凶杀、暴力、血腥等元素较多的游戏(如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低俗语出现频次高,且低俗语主要表现为恶意谩骂、侮辱诽谤、宣扬暴力凶杀等方面。偏向可爱、小清新、文艺等风格的游戏(如阴阳师、炉石传说、部落冲突等),低俗语出现频次较低,且低俗语主要是受主播个人话语习惯所致。

此外,游戏类直播还有一个现象是,主机类游戏不管是凶杀暴力或者是小清新,总体上的低俗语频次都远低于其他游戏,我们认为这和游戏的门槛有关系,主机类游戏购置游戏设备费用一般从几千到几万不等,相比于其他免费类的游戏,这类游戏的人群经济能力较高,玩家数量少,素质也相对较高。据此在不考虑其他变量的情况下,可以推测出游戏价格与直播间低俗语频次成反比的关系。

颜值才艺类直播低俗语出现频次普遍较高,且低俗语主要表现为挑逗性、侮辱性、宣扬色情、性暗示、触犯隐私等方面。

主播性别与低俗语出现频次并无太大关系,主要影响在于低俗语的类别,男性主播直播间的低俗语主要表现为谩骂侮辱,女性主播直播间的低俗语主要表现为色情挑逗。

主播素质与低俗语的出现频次密切相关,同样是重度竞技类游戏,英雄联盟主播卢本伟的低俗语言频次要远远高于王者荣耀主播嗨氏以及张大仙,同样是美食类主播,“串哥”的低俗语言频次要高于“威海大叔”很多。

直播时段与低俗语的出现频次也有很大关系,虽然各个主播的直播时间各不相同,但对整个直播行业来说,以天为单位,每天晚上的21点至次日凌晨为观众人数的高峰期,中午12点至下午2点为次高峰,早上8点至10点再次之,其余时段人数正常。以周为单位,周六周日的观众活跃度明显高于工作日;以月为单位,月活跃高峰出现在月中前后。在高峰期,由于观众人数众多,主播与观众之间互动频繁,主播的话语量和弹幕的数量都会有明显增长,随着话语总量基数的增加,低俗语言的频次自然也会上升。

国家相关部门对于网络直播的整治和平台自身的约束也是影响低俗语的重要因素,整体而言,根据所统计的各个主播在直播时低俗语的频次,2017年下半年要少于上半年,2018年则进一步减少,在“斗鱼一哥”卢本伟遭到封杀之后斗鱼平台游戏类主播直播期间的话语量和低俗语频次明显减少,颜值才艺类的几位平时惯用色情挑逗类低俗语的人气女主播甚至选择停播来“避避风头”,可见一旦相关的监管惩治措施变得强硬,低俗语现象会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是由于许多主播长久以来的话语习惯难以改变,国家的政策施压也是时紧时松,这导致了网络直播行业的低俗语现象总是处在“严厉打压—避避风头”,“风头过去—死灰复燃”的循环状态。


2.国家相关部门治理和平台自身监管的现状

网络直播终究只是整个互联网世界当中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兴起较晚又发展迅猛,因此国家相关部门出台的规定和相应的监管措施都着眼于大领域宽范围而并没有对具体领域做出精细的规定,各种条文相对笼统宽泛,缺乏明确的标准与门槛。

网络直播平台自身本就有对平台内部主播进行约束管理的责任,但就目前行业内的情况而言,大部分平台似乎仍将直播看作是一种通过短时刺激来赚快钱的项目,主播需要更快地刺激观众,引起观众的兴趣,从而通过刷礼物等途径为自己和平台获利,而低俗语言可以算是许多主播用来刺激观众的重要媒介或是刺激手段的衍生品。在这样的利益驱使下,不管是平台还是主播,如果没有外在的力量施压,是很难真正去改变自身,做到不使用低俗语言。许多平台虽然有详尽的条例,但可能更多的意义在于标榜平台自身的管理,以及应对来自上一级的压力。



调研报告还没写完,厨师长要继续去码字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后台联系交流哦。



旧文新推


有一个心理咨询师妈妈是什么样的体验

哪些空虚的娱乐方式你总也忍不住? | 每周话题

那些看不太懂但画面超美的动画片

投稿邮箱

nideyexiao@163.com

【你的夜校 长按关注】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