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秀场姑娘:网络在线直播平台背后的故事

大黄蜂影视2018-08-09 14:14:10

当红主播


蚊子小姐钻进化妆间,再出来时,已经换上一身纱质粉红抹胸连衣裙。「好像显得胸很大。」她满意地低头看了看。根据经验,秀场的游客喜欢谈论女孩的罩杯。培训时,公司的经纪主管曾直截了当地说,谁不够大,「赶紧去垫」—蚊子试过塑胶胸垫,效果实在糟糕,她最近开始试着用衣服版型进行弥补。


这是下午2点,秀场女主播蚊子端坐在5平方米的房间里,调整好电脑摄像头的角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她要进行不间断的网络视频直播:唱歌,聊天,偶尔也跳跳舞。


蚊子所在的秀场是一款在线直播的真人秀平台,根据官方的数据统计,这里目前一共有超过90万个视频主播,男女各半,分布在四五百家会社。会社类似于线上的艺人经纪公司,负责招收培训主播,拉拢财团,聚集人气。主播进行才艺展示,游客则根据喜好送出虚拟礼物。主播所得的虚拟礼物的总价值由秀场作为平台提供方抽走五成,剩下的由主播本人和签约会社按合约比例分成。蚊子签约的华科公司在华南地区吸金能力最旺,而她本人是线下签约主播中最红的,入行不到半年,月收入已达到3万,这意味着她每月至少获得总价值为9万的虚拟礼物。


蚊子前年从一所「你肯定没听说过」的大学毕业,和诸多容貌姣好的姑娘一样,自小梦想着万众瞩目。她曾用真名「王奕雯」参加过某女子偶像团体的选拔,因为训练很累,22岁「年纪也大了」,在团队里根本就是小角色,中途退出了。相比之下,秀场主播的门槛要低多了,只要一台电脑,一只摄像头,「想直播就播,不想播就不播」。她在2014年夏天通过朋友介绍加入这家在线直播平台,签约前,华科公司告诉她:轻松!高收入!你就是大明星!

蚊子入行不到半年,月收入已达到3万


每个签约华科公司的主播都要经历一个月的试用期。公司的艺人主管会开小号偷偷溜达进直播间「巡房」,观察新人表现、人气和礼物榜单。一个月后,不合格的女孩被「劝回家」。衡量标准简单直接,月收入「起码能把电费赚回来」。一般情况下,女主播3个月的粉丝量可达到二三百人,想要赚得更多就得各展其能,努力提高人气,尤其要抓住有钱的游客,俗称「土豪」,大多土豪喜欢在人气超过一万的直播间扎堆。


入行后,蚊子经历的第一道坎是把喜欢的歌换成公司给的歌单。她喜欢梁静茹、莫文蔚,公司告诉她,这不行:High歌和广场舞曲子才是秀场上最能调动气氛的,比如《菊花爆漫山》、《你是我的妞》。蚊子被经纪主管劝了许久才答应试试。更换歌单后第一次直播,在线人数从几十一下子蹿到几百,「游客就喜欢那样的东西」。慢慢地,她觉得有些网络歌曲还挺好听。


华科公司签约的30多个女主播里,蚊子公认歌艺出众,是冷艳的「女神」范儿。然而,更多在视频里巧言顾盼的女孩并不是真的漂亮—圆脸,皮肤差,没关系,秀场软件自带修容功能。唱歌不够好,后期系统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修音。于是,想出类拔萃得靠巧实力,尤其得学会跟游客处理关系。


公司常教导蚊子,成功的主播跟客人之间是「家人」般的关系,去加那些刷钱最多、最频繁的游客为好友,关心他们、在乎他们。


「主播,我想睡你的床!」


「头发挡住了,看不到胸了!胸部小的蚊子……」


这天的直播间里,穿上粉色低胸装的蚊子引起游客的刷屏。她娇嗔地应付着,一面熟练地换了歌:女人不是妖,性感不是骚,爱美之心没有什么大不了……刚入行时,她假装听不到那些「黄嗑」,现在,已经学会发出一串娇羞的表情,半推半就把金主留在自己的地盘。


对手


最近,当红主播蚊子有些失眠。


烦恼来自于一个叫可可的女孩,十足的新人,因为「特别有感染力」,「表演夸张」,刚开播5天就赚了6000多块。前一阵可可生日,全公司的管理层同时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了给她的18岁礼物—一大袋费列罗巧克力球和一个精致昂贵的巧克力蛋糕。蚊子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当天接近午夜时,她忍不住给艺人主管发微信,说想「谈谈」。她没提可可,只问,为什么我的人气最近一直上不去?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不够骚?」


接受《人物》第一次采访时,这个「高冷」的女孩明显陷入了自我怀疑。「我还不够努力……以前,也没人说我漂亮。」她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声音略有些喑哑。做主播才几个月,她已经失声了3次,游客老是抱怨声音小,她不得不一直扯着嗓子喊。仿佛要对抗什么一般,她越发爱上那些会令喉咙状况更恶劣的食物,烧烤、火锅……常常在下了直播之后克制不住地吃,吃,吃。


华科公司三楼有一个大天台,直播间隙,女孩们会三三两两聚到上面吃饭。这天也是赶巧,蚊子和可可同坐在一张桌子,气氛有点尴尬。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可可。「你一般都跟游客聊什么呢?我感觉好像越来越没话说了。」


「我觉得你做得挺好的,挺能吸引游客。」蚊子埋头吃饭,看起来不想把谈话维系下去。


私下里,蚊子和记者说,有些新人「在镜头上就是特别的『那种』」。


「『那种』是什么意思?」


「就是比较……骚。」


可可是个活泼雀跃的姑娘,染一头紫莹莹的精灵短发,眼睛黑亮。她才17岁,在一家职业中学念高三,偶然间得知一个女同学在华科做秀场主播。女同学相貌普通,而可可天生一张巴掌大的脸,自小是镇上公认最漂亮的姑娘,那时大人就说,这女孩长大得迷死多少男人啊。



可可才17岁,是公司里最年轻的女主播


15岁时,可可跟随父母从江西吉安来到广州。那时她还是小镇姑娘王圆圆,走在高楼林立的大街上,常常弓着背,「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她模仿给记者看,使劲把头低下去,「就这样,看着地上,好像有钱捡一样。」秀场给了她另一个世界,「轻轻松松一唱歌,一坐在那儿,别人(的礼物)就刷刷刷。」


可可自知唱歌有些走调,于是每日早早到岗,频繁尝试新鲜造型。很快,凭借「努力」、「用心」,她获得了和万人主播连麦的机会—这是会社提携新人的方法,去人气旺的大主播直播间,客人可以同时看到大主播和新人的脸。连麦的当红主播小虾米一上来就告诉可可,妹子,别害羞,放开点儿。那天小虾米直播间高居礼物贡献榜榜首的大土豪刚好在线,小虾米哄着可可,新来的妹子赶紧表个白,多「坑」土豪几组礼物。


「然后我就豁出去了,那时候想,豁出去了,管他呢。」可可记得自己放了一首悲伤的音乐,开始编故事:一个女孩为一个男的生了个孩子,后来那男的为了钱跟富婆跑了……可可把她看过所有的小说、电视剧都编了进去,表情配合着哭哭笑笑。大土豪网名「传说」,可可于是号称自己讲的是一个「传说故事」。直播间里的男人开始疯狂刷屏,每刷出一组「1314」,可可就把故事再编下去。


1314代表「一生一世」—秀场提供了礼物购买数量的选择,比如188代表「要抱抱」,520是「我爱你」。售价从0.1元的棒棒糖到19.9元的钻戒。游客根据购买力按「公侯伯子男」的爵位排列,国王是最高级别,首次充值12万,接下来每个月需要续费3万。


「做这个肯定就想成为万人瞩目,谁不想成为千人瞩目,万人瞩目,是吧?」可可说,「我肯定不能像她们(普通的主播)那种。像她们那样,我就憋死在这个公司了,那我做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啊?」


「一开始很多都是抱着玩的心态,但是玩到最后,收入这个东西越来越高,心态就会不一样。」华科公司的老板霸道对记者说。他自认参透了这些年轻女孩的心理,蚊子和可可间的「战争」即是他一手炮制。长期以来,蚊子是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几乎所有资源都向她倾斜。渐渐,霸道觉得这女孩「被宠坏了」,于是盯上了可可,亲自买了礼物,排演了公司上下大张旗鼓为可可庆生的戏码。


生日事件后,蚊子明显变了。每天上午11点起床,去5分钟车程距离的公司吃午饭,直播,吃晚饭,直播,边宵夜边看大主播直播,回家洗澡,再看大主播直播,最后睡觉。


「我原来以为秀场主播很轻松……后来发现不是这样。这也是份工作。」她记得第一天进公司时,运营总监一把将她拽进办公室,严肃地问,想不想成为第二个沈曼?沈曼,她听过这个名字,秀场上最走红的女主播之一,人称「沈百万」,四川小城的护士通过做秀场主播完成人生逆转,土豪粉丝时常在她的直播间刷出价值六位数的礼物。


「我一听,啊,我没有想过这些。」蚊子被吓到了,「我有这么厉害吗?」欲望就这样被公司一点点挑起,随后发酵壮大。最开始,游客送的一朵免费大红花都会让她高兴好一阵,但是公司不断要求她去看当红主播的直播,看着屏幕上不间断滚过能够触发漂亮流光效果的188、1314,她开始无法抑制渴望更多礼物。


和《人物》记者第二次见面时,蚊子在来的路上哭了一场,夸张的眼妆还在,假睫毛已经被扯掉了。从下午4点到晚上10点,她连续直播了6个小时,其中包括秀场官方的一场活动,万人在线,每个主播有3分钟说话时间。为了这180秒她准备了半个下午:「我是华科的新主播蚊子,请大家多多支持,宝贝们记得把屏幕右下角的直播时通知打上钩钩哦。」


好容易下了直播,却看见艺人主管的一条微信批评她:你太偷懒了。「我是真的觉得委屈,当时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了。」




女主播的一天



霸道老板


经手超过500个秀场女主播后,华科公司的老板霸道发现她们具有某种普遍性—学历不高,大多在现实中比较普通,如果做其他工作,能力不强。


他觉得自己是个非常体贴的老板,在合同上,会把自己的公司写成「乙方」。「乙方就是服务方啊,」他这么理解,「哪个公司能把自己放到这么低的位置,做成这样?」


霸道个子不高,黝黑,白色波点衬衫塞在牛仔裤腰带里面,肚子附近的扣子似乎随时都有爆开的危险。他有一张饱满的圆脸,看上去憨厚、朴实。「我92年的。怎么样,不像吧?」



女主播的一天



霸道老板


经手超过500个秀场女主播后,华科公司的老板霸道发现她们具有某种普遍性—学历不高,大多在现实中比较普通,如果做其他工作,能力不强。


他觉得自己是个非常体贴的老板,在合同上,会把自己的公司写成「乙方」。「乙方就是服务方啊,」他这么理解,「哪个公司能把自己放到这么低的位置,做成这样?」


霸道个子不高,黝黑,白色波点衬衫塞在牛仔裤腰带里面,肚子附近的扣子似乎随时都有爆开的危险。他有一张饱满的圆脸,看上去憨厚、朴实。「我92年的。怎么样,不像吧?」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