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齐中祥:中国第二代“人心识别”炒股机器人本周首次实盘,目标是跑赢所有指数

沃德股市气象站2018-11-12 16:46:06


访谈主持|江涛 乐趣投资创始人 对牛人比对牛股更感兴趣

访谈嘉宾|齐中祥 沃民高新科技(北京)公司创始人

文字整理|乐趣投资(ID:lequtouzi)

全文约6800字,阅读时间约13分钟


江涛有话说:这次的“乐趣投资下午茶”访谈嘉宾和以往完全不一样,既不是私募基金经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也不是券商研究部总经理,更不是独立思考、独立决策的独立投资人,而是中国一家炒股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齐中祥先生。本周二,他们公司重磅升级的沃德炒股机器人进行了首次实盘交易,引发了我极强烈的好奇心,于是邀请齐总先生作客“下午茶”节目。


我和齐总相识于2015年股灾1.0发生的那个夏天。当时无意中看到一篇提交给相关部门的舆情报告,里面详细地解析了那次股市大波动中的舆情走向脉络,报告的执笔人就是齐中祥。于是我设法联系到他并加了微信,随后经常会看到他发来的一些重大事件的舆情监测数据。


2016年夏天我从南宁去北京,第一次到他的公司见面,知道他公司的舆情监测覆盖的范围更加广泛,汇报的部门级别更加高层,而且自主开发出来的沃德股市气象台也已经推出应用。他还送了我一本厚厚的书:由他主编的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舆情理论的《舆情学》,这也是国家工信部网络舆情研究中心的推荐教材。


虽然一直在朋友圈关注着齐总和他们公司的动向,但却未曾想过邀请齐中祥作客“下午茶”,因为总感觉距离股票市场关心的话题太远。直到这周二收盘,我看到他发来一个红彤彤的“喜报”图片,标题是《A股进入人工智能的新时代》,沃德机器人稳赢策略“沃牛壹号”在28日开始实盘交易。资料显示,从2015.9.7-2017.11.21的历史回测中(非实盘交易),策略组合净值一直保持稳健上升态势,扣除手续费、佣金、未来市场最大的冲击成本后,净值仍然能高达4.3651元,经风险调整后的绩效指标夏普比率也高达3,1326。


我非常好奇炒股机器人是如何“玩赚”A股市场的,联系齐中祥时,他正在从北京到南京的高铁上出差,但依然欣然接受采访。于是我将原本每个交易日下午4点开始的视频直播节目移到晚上9点,等他在酒店安顿好后,就有了下面这篇访谈内容。


当一周的行情结束后,我又找齐中祥确认炒股机器人的第一周业绩。他回复如下:“11月28日起,截止12月1日收盘,沃牛壹号净值:1.013,同期上证指数净值:0.9986。”


目前看来,第一周战绩是沃牛壹号基金略胜一筹。不过,在未来变幻莫测的股市风雨中,炒股机器人真的能战胜市场吗?

 


一、沃德炒股机器人重磅升级后28日实盘交易


江涛:乐趣投资下午茶,4点一起来喝茶。欢迎各位收看第162期乐趣投资下午茶节目。我是主持人江涛。我们请来的节目嘉宾是一位新朋友,沃民高新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齐中祥先生。我跟齐总认识算是各种机缘巧合,在2015年的时候,我知道他对舆情非常有研究,而且在做一个舆情监测的公司。这周二在微信朋友圈里面,他发了一个图片,说他们公司的炒股机器人今天(11月28日)做了第一笔实盘交易。


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就请齐总到下午茶来做节目,讲讲中国的炒股机器人到底发展到一个什么状态。齐总,请您先介绍一下您自己,包括您现在做的事情。 


齐中祥:正如刚才江老师说的,确实非常巧合跟江老师有机会认识。不过,刚才江老师提到的一个词可能不太准确。今天已经不是我们沃德炒股机器人首次操作,实际上在2016年3月31日已经实盘开始炒股。 


去年我们给第一代炒股机器人定了一个目标:能立于不败,也就是要求无论市场是什么行情,它都保证不亏本。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我们去年差不多就实现了这个目标。今年我们定了第二个阶段的目标,就是要做到绝对收益,甭管市场是好是坏,我们都要做到让这个基金的净值能够达到绝对收益的状态。 


所以,在去年第一代上线以后,到现在差不多一年多时间,我们也迭代了无数个版本。我们这次应该是重磅升级,再次进行实盘操作。 


(第一代炒股机器人实盘截图)


江涛:沃德炒股机器人不是首次交易,而是升级之后的首次交易? 


齐中祥:对。其实我们比10月18日引起金融圈震动的高盛所发布的炒股机器人还早,2016年就已经开始干了。再往前看,实际上沃民公司是一家我们自己称之为“人心识别”的公司。 


江涛:人性识别? 


齐中祥:人心识别。现在满大街大家都知道人脸识别(注:基于人的脸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用摄像机或摄像头采集含有人脸的图像或视频流,并自动在图像中检测和跟踪人脸,进而对检测到人脸进行脸部的一系列相关技术,通常也叫做人像识别、面部识别),通过人的刷脸,你可以去办公室,主要是在安全、安保以及身份识别领域。人脸识别是通过图像识别作为核心基础的,人心识别是通过情绪分析,把人们的心理的变化刻画出来,监测出来,计算出来。 


江涛:怎么监测、怎么计算(心理的变化)呢? 


齐中祥:沃民公司在这个领域默默耕耘了很多年,我们在2012年就开始进行实验室的工业化测试。最早我们的情绪分析技术(研究),再往前一直可以追溯到2009年。


二、基于“人心识别”找到股市交易的真正逻辑 


江涛:那您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吗?比如您学的什么专业,毕业之后,您又怎么会走向人心测试这个领域,组建沃民公司的? 


齐中祥:我本身是在北师大哲学专业(博士)毕业。学哲学的人们总是(喜欢)推论,其实这个世界本质上来讲,就是因为人心的不可测才造成很多矛盾和冲突,对吧?所以有人也说,人心难测是人类的千古难题。在资本市场,我也算是一个资深的股民。 


江涛:哪一年入市的? 


齐中祥:我都忘了,怎么说也得有将近20年的股龄,曾经也是某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在2015年股灾之前,自己做也还挣得挺好。但是也深刻感受到,任意一只交易的标的(上市公司),它的短期价格波动在一定意义上和基本面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唯一可变的,就是人们交易时的投资者心理变化。所以那时候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对于投资人的心理变化,如果我们能把它计算出来,设计一个交易的逻辑,我觉得应该是能找到股市的真谛。 也是因为这个想法,我们去计算人心,通过人心的变化,反映资本市场的价格变化,通过价格变化的规律,我们找到股市交易的真正逻辑。 


江涛: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课题,而且我相信可能背后也比较复杂。像您说的人心难测,尤其是在资本市场上,对于人们的情绪,你们通过什么方面来做监测,测试它的变化呢? 


齐中祥:讲到计算人心,我发明了一套人类社会活动的四循环模型。我们把整个人类社会活动抽象为四项基本活动。 


每一个人都有心理活动,这个我相信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所有的心理活动,它一定会通过情绪进行表达。所有的情绪活动,它最终都要通过认知的信息去进一步连接,比如我们现在看的手机,包括现在大家正在看的(“乐趣投资下午茶”)节目视频,其实江老师和我的情绪表达,都会隐藏在这里面。最后,认知的信息,最终会促使人们产生相应的行为活动。而所有的行为活动,又和社会有交互,就会在人们的心理当中产生新的投射。 



这样的话,从心理出发到情绪,情绪到形成认知,从认知产生行为,从行为又产生新的心理投射,这样就构成人类社会的四个基本循环。 


在这四个循环当中,原则上讲,根据我这么多年的研究,心理活动真的是不可测的。人心真的难测,深不见底。就像我现在跟江老师聊天,我下一秒的心理怎么变化,实话实说我自己也不清楚,更不用说别人去测了。但是,我们所有的心理活动,一定会通过我们的情绪表达。比如我现在看到江老师的面部表情,实际上就反映了内心的情绪波动。


江涛:那您能看出我现在的情绪怎么在波动吗? 


齐中祥:我能看到江老师面带微笑,很愿意去聆听,对吧?其实,我们没法去抵达人们的内心,但是上帝是公平的,通往人们心灵的大门虽然关闭了,但是他开了一扇窗户,那就是通过情绪,我们可以去管窥内心的黑暗世界的变化。 


江涛:但我觉得还有一种情况,有没有可能情绪(和心理)会出现表里不一?比如我现在可能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微笑,但是我内心里面,很可能是很悲伤或者不开心?有没有不是很真实的情绪表达? 


齐中祥:对,有很多人说强作欢颜。但为什么叫强作欢颜呢?它和你从内心深处发出的这种欢笑是有本质区别的。 


江涛:肉眼可能看不出来,但计算机能给它监测出来? 


齐中祥:肉眼有时也能感觉到,就是有时所谓的苦笑,这还是可以辨别的。所以我们虽然不知道人们心理的变化,但是可以通过情绪,可以把人们心理的变化表达出来,可以给它翻译出来。


三、通过三网融合的大数据觉察情绪 


江涛:那情绪在哪里呢?怎么能够找到呢? 


齐中祥:情绪是复杂多变的。我刚才在前面也讲了,人们的认知信息,尤其现在讲的情绪更多是指社会情绪,那么在我们的文字、声音、视频、图片的背后,都隐藏了人们的情绪。所以我们经常讲“文为心声,言为心语”,文章、语言、文字其实表达了人们的思想感情。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通过采集全球互联网的各类信息,把信息背后的人们的情绪觉察出来,这就是我们干的事情。 


江涛:听起来非常复杂,能举个例子吗? 


齐中祥:比如在股市上,所谓的行为就是人们买卖的结果,其实就形成了你现在所看到的所有的行情数据。我们就是用情绪和行为这两个维度进行建模。我们预测任意一个交易标的的买点和卖点和它的变化状态。 


江涛:在您看来,人类的情绪分几种?有分类吗? 


齐中祥:关于人类的情绪,其实在《礼记·礼运》这本书里面,老祖宗的语言就很清楚了: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 


江涛:嗯,就是中国人讲的七情六欲。 



齐中祥:一个正常人就应该有七情六欲。如果一个人总是痴痴傻笑,那这个人是个傻子嘛。无论傻子也好,疯子也罢,他可能真的是缺乏这种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而一个正常人就应该有情绪的表达和宣泄。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通过采集全球互联网的数据。比如,我们目前有明网的数据。 


江涛:明网是什么概念? 


齐中祥:明网就是通常普通人看得到的,比如像谷歌、百度、360、搜狗、雅虎等搜索引擎,还有像微博、微信公众号、YouTube、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凤凰等。 


江涛:那还有暗网的数据吗? 


齐中祥:所谓的暗,就是对于常规互联网看不到的东西,可以把它归结为都是暗网的信息,也是通过互联网的发射器连接的,有的需要特定的浏览器,通过层层代理,然后才能访问的这些互联网网络信息。我们现在也开发了一套暗网的实时监测与智能分析系统,目前也处在世界领先的地位。 


还有一些就是内网的数据。举个例子讲,我们公司也是深交所和上交所的授权单位,它会把每一笔交易的数据授权给我们,这样我们就拿到这些所谓内网的数据。 


通过三网的融合,我们把数据进行关联、分析、计算,解决了数据来源的问题。然后结合情绪分析,形成一个特定的指标,再结合行情数据,进行融合计算,最终形成任意一个交易标的的买点和卖点。


四、炒股机器人升级后的目标是跑赢所有指数 


江涛:你们从2015年开始已经在做这个事情,真正的首次实盘是在2016年的3月31日,到现在也有大概一年半的时间。你们当时的智能炒股机器人叫沃德炒股机器人,这次重磅升级以后的机器人叫沃牛壹号? 


齐中祥:不,这是沃德炒股机器人的沃牛壹号基金,装备的是一种策略,就是一种稳赢的策略。 


江涛:沃牛壹号基金的实盘交易要保证绝对收益,你们对绝对收益有目标吗? 


齐中祥:第一个目标要跑赢所有的指数。 


江涛:所有的指数?比如今年跑的最好的上证50、沪深300之类的指数? 


齐中祥:对,这是第一个目标。第二个目标,至少要跑赢银行贷款利率,大概年化百分之六七的收益率。我们作为一个未来的私募机构(也在申办私募牌照),最终要发自己的私募产品。你要想为投资人创造价值,那你必须要让他跑赢银行贷款利率,否则让它为你理财,我觉得这是一种耻辱,没有存在的意义。 


(第一代净值回测数据)


江涛:那您怎么能保证稳赢呢? 


齐中祥:这就依赖于我们的核心技术和核心的引擎,就是人心识别的AI系统。 


江涛:你们为什么会选择今天来做第一笔单子?是因为11月28日这个日子很特别,很吉利,还是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买点?对时机买入有考虑吗? 


齐中祥:第一,是因为我们正好在27日把所有的数据全部跑完了。跑完以后,一看到这个数据,我们知道无需再等,因为超越了我们阶段性的目标。今年像上证指数是百分之十几的收益率,切实考虑所有的成本,我们的净值都做到接近4倍,相当于26个月赚了3.3倍,那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业绩。而且夏普比例也非常高,3.136,安全边际也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无需再等了。 


江涛:方便透露下这个基金大概多少规模吗?第一天做了多少笔吗? 


齐中祥:因为A股的T+1交易制度,就决定了它只能在今天买入,后来我们看了一下,它基本上保持的是一个半仓操作。目前我们给它的是几百万额度,很快我们可能会加大到几千万的额度。它当天买的股票当中就有一只是涨停的。 


江涛:买了些什么股票?它是按照所谓的蓝筹股、热门股、强势股买入吗? 


齐中祥:没有,就是全市场3000多只股票,包括创业板等不限。我们不给它做任何控制,完全是正常的智能选择。 


江涛:今天应该是早盘开盘就买入,然后有一只是涨停? 


齐中祥:对,有一只涨停,今天一天下来也是正收益,而且超越大盘。 


江涛:这个组合大概买了多少只股票,还能有一只涨停? 


齐中祥:买了8只。 


五、中国炒股机器人有独特的优势 


江涛:8只里面有一只涨停,那这比例还是蛮高的。刚才你也说到,人心测试这个技术目前来说在全球可能都算是领先的。像炒股机器人现在也不算是特别新鲜的事,我们也看到像阿尔法狗在围棋上面也战胜了人类,包括您刚刚也说到高盛10月18日推出来一个炒股机器人。以您了解的技术,以及最新的一些进展,现在智能炒股机器人是在一个什么水平上面?中国大概站在一个什么位置上呢? 


齐中祥:我觉得中国的炒股机器人去美国可以干,美国的炒股机器人到中国它就死。 


江涛:(笑)是水土不服吗? 


齐中祥:因为中国T+1的交易制度,限制了很多的好方法。反过来讲,如果我们的这种玩法去到T+0的市场,就好比原来加了一个束缚,现在你给它松绑了,它才会跑得更加自如。我相信美国人到中国来(做股票),肯定死定了。因为不可测性,你今天买进去就休息了,只能第二天再来应对。当然你也有很多的办法,可以做点对冲,但那都是有成本的,积累下来也是惊人的。 


江涛:现在我估计还没有到中外炒股机器人互相比拼的阶段。以现在的您的研究来看,中国的炒股机器人处在一个什么水平呢? 


齐中祥:我觉得中国有它独有的优势,以我们为例,我们有一个完整的理论模型,和对中国人的人性洞察。我们是从人心出发来设计交易逻辑,而不是根据数据出发来设计交易逻辑,这是它的根本区别。 


六、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开展研究合作 


江涛:现在很多人会提到量化交易,程序化交易,它们也是通过机器完成策略的实现。您的炒股机器人和量化交易之间有什么不一样吗? 


齐中祥:我认为首先这是一个道和术的差异。量化交易看的都是数字,而我们的沃德炒股机器人是先有一个人心的逻辑,然后才产生数据。而且我们这种数据是独有的,全世界只有我们有。 


所以前不久,纽约大学著名的教授罗伯特·恩格尔,他在200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注:罗伯特·恩格尔1942年11月出生在美国纽约,1966年和1969年在康奈尔大学获得物理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学位,1999年开始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任金融服务管理教授,现为美国计量经济学学会会员和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200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称他不仅是研究员们学习的光辉典范,而且也是金融分析家的楷模,他不仅为研究员们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工具,还为分析家们在资产定价、资产配置和风险评估方面找到了捷径。作为一名时间序列分析专家,恩格尔以擅长动态经济金融现象的经验模型分析而著称,ARCH模型(自回归条件异方差模型)是恩格尔最杰出的贡献。)这位经济学家在中国的一家机构今年刚刚跟我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江涛:在哪方面的合作? 


齐中祥:在后续的策略研究、以及数据研究方面会开展很多。我们是他在全中国的第二家合作单位,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没有第三个。在股市这个领域,我们是他唯一的合作伙伴。他也是看了全世界(的研究后),没找到跟我们相似的东西。这个也是我们引以为豪的。 


江涛:这么看起来的话,您公司的技术和研究在全球都应该是站在前列的? 


齐中祥:简单的说,大家都在玩脸的时代,我们已经开始玩心了。 


江涛:因为人心太难测了。 


齐中祥:整个对人的认知也是这样的。首先你对行为很容易感知,然后慢慢再看脸,从外部往内,再到人的内心。 


江涛:都说人心隔肚皮,隔了那层肚皮,你其实很难测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既然“人心识别”这个技术方面您公司都走在前列,我们也知道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塞勒也对行为金融做了很多研究。您的研究和行为金融之间有什么联系或者区别吗? 


齐中祥:我刚才讲到人类社会的四循环模型,本质上讲,行为的背后都是认知、情绪和心理。所以,那个哥们获奖以后,很多人就跟我讲:“老齐,你们应该要拿诺贝尔奖。”我说:“我们不想获奖,我们希望真正把公司做好,为我们的投资人,以及未来基金的投资人创造收益,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拿事实说话,拿业绩说话,这个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江涛:估计纽约大学的罗伯特教授跟你们合作,可能也是由于你们在股市上的研究,这也是吸引他的其中一个方面吗? 


齐中祥: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我们跟他之前也不认识,我们有独有的数据。股市的情绪数据在沃德股市气象站里面每天都有,大家如果下载,可以看到每一只股票、每一只交易标的都有一个相应的股市情绪指数,而且全世界范围内只有我们做到。 


七、股市情绪指数显示恐慌心理还未完全消散 


江涛:而且这个股市情绪指数在央视有播出,是吧? 


齐中祥:央视财经频道里每天早上的交易时间、每天晚上的市场分析室,还有第一财经全天也有,还有像东方卫视、东方财经也是每周有一档节目,都在用我们的数据,用这种资讯产品。 



江涛:比如用你们沃德股市气象站的数据,你能够分析下当前的市场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情绪当中吗?或者市场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一个什么状态? 


齐中祥:你比如说,上证指数周二累计的看空指数达到48.7%,意味着恐慌情绪还没有完全消失。再看一下过去的24小时,基本上也以看空的情绪主导,观望的情绪居第二位。那说明包括周二的反弹也是有限的。其实当天大部分股票都没涨起来,就是蓝筹股、指标股率先反弹了。但是大量的投资者还是观望的状态,这种恐慌的心理还没有完全消散过去。 


江涛:通过这样的一个股市情绪气象台,能够看出来到年底市场会怎么波动吗? 


齐中祥:实话实说,我们现在不太做这种长期的预测。因为一定程度上来讲,既有意义也没意义,因为都不是神。你看一下所有的券商在年初发的预测,基本上都打脸了。所以,我们还是希望跟着趋势,真的是趋势为王,真的是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趋势是无法抗拒的。 


附图:过去15天沃德上证指数情绪指数变动图,显示过去15天以来看空情绪居上风 。


八、炒股机器人的目标是解放小股民超越市场 


江涛:对于智能炒股机器人看起来好像离我们挺远,但实际上,我们也会发现,它可能就在身边已经开始了,包括它已经跟我们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在同样的市场里面竞技了。未来有没有可能机器人就会取代所谓的超盘手?一般的散户是不是都没法与它竞争了?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展开。在节目的最后,您有什么想跟大家来分享的吗? 


齐中祥:我们沃民公司开发了沃德股市气象站,其实最初的一个初心,就是希望能解放小股民。所以,我们所有的一切是围绕这样一个目标,比如我们的私募基金即将推出了。又因为很多人打新股或者申购可转债,因为时间的原因就忘了,丧失了这种白白赚钱的机会,所以我们就开发了一个自动打新的系统。你可以下载沃德股市气象站,可以去添加你的账户去开通。我们还会把我们炒股机器人的很多研究成果,通过沃德股市气象站APP发布。有些是收费的,有些是免费的。大家可以去根据自己的需要查看,实现我们解放小股民的目标,最终我们还是要超越市场。这是真正做这个事的意义。 



江涛:我觉得这个意义是很远大的,要超越市场,超越机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目标。我们也在这里祝愿齐总和他的公司能够如愿以偿,能够心想事成。也希望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请齐总再来讲讲机器人和股民之间的竞争。 


齐中祥:机器人和股民没有竞争,而是要跟机构干,要帮助散户来打败机构。 


江涛:那我们一起共同来做到这样一个事情(笑)。


 附:11月27日“乐趣投资下午茶”第162期(字幕版)视频链接(33分钟)




沃德股市气象站,用人工智能重新定义炒股!



▼▼▼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