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如何看待「水滴直播」等平台直播教室、商店等的监控?

百问2019-06-20 22:29:42

1

爱范儿

打开水滴直播平台,你可以看到许多类似商家监控或是教室监控的画面,无需注册登录即可播放。



连内衣店都有。



回想起当年中学时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这种开放式实时直播可比后门玻璃外的那双眼睛恐怖多了。无论你是和同桌聊天,还是偷看前排右侧的那个女孩,还是抠鼻,都会被无法预计的无数双眼睛看到。


而这个注视者的数量,可能是上万。



在水滴直播平台的教育栏目中,有许多班级的直播视频就达到了 3 万、4 万多的观看量。


经爱范儿调查,分享这类监控视频内容的平台,除了水滴,还有爱耳目、萤石等。


在萤石直播的主页,可以看到有「课堂」、「商家」等直播栏目,与水滴类似。


爱耳目主页则要单纯一些,多是些饭店后厨监控或者著名旅游景点,但也存在少数的班级直播内容。


与虎牙、YY、花椒等网络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不同,这些平台的主营业务主要为摄像机的销售,而非直播内容本身。所有视频都由摄像机机主分享发出,可以算是购买其产品的附赠功能服务。其中水滴直播为奇虎 360 旗下产品,对应绑定 360 摄像机。


所以,准确地说,这些直播平台的定位更像是「摄像机用户的个人分享平台」。但要知道,即便如此,水滴等平台依旧是使得这些视频内容得以传播的主要执行方。


只要摄像头机主确认了就可以直播吗?


爱范儿联系了爱耳目官方客服,对方表示:平台对分享直播行为没有限制。


水滴平台官方也针对媒体报道,发布了解释说明 :


在我们的 APP 应用里,机主将私有的摄像机公开时,机主需确认 “水滴直播协议” 里明确的 “请保证您是自愿公开摄像机,摄像机所拍摄的内容无任何您或他人的个人隐私,并确保拍摄内容健康,不触犯法律” 等相关隐私保护内容。


我们观察到一些老师将课堂画面分享给家长观看,所以为了更好的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360 摄像机特别研发了 “幼儿园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通过水滴摄像机拍摄的画面,老师要发送 “分享码” 给特定人群,经双方确认后才可以由用户外的第三方观看。“分享码” 的有效期仅为半小时,而且是一人一码,成功分享后 “分享码” 即失效。


我们希望通过设定这种产品设计,在保护未成年人隐私以及满足老师、家长需求之间达到平衡。既满足了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又能够让老师安心的分享画面给家长。


特别强调一点,如果老师在分享画面时选择了 “幼儿园模式”,那么只有拿到分享码的特定人群(比如家长)才能看到课堂画面。如果老师在分享画面时没有选择 “幼儿园模式”,那么家长以外的普通用户也可以看到。


从说明中可以看到,水滴直播对于被直播者的隐私问题并不是没有考虑。理论上,水滴方面已经告知了发起人需要尊重他人隐私,且针对未成年人也研发了相应的保护模式。


但除了教育领域,对于私人泳池、潜水体验馆、内衣店、成人用品店等私密性较强的场所,当事人对于自身的隐私会更加在意。


而这其中,是否分享直播的选择权,全部都掌握在摄像机机机主手中。倘若机主的直播视频内容触犯了他人隐私,直播平台作为其传播载体,是否也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要知道,在 4 月 17 日上午,花椒和火山直播就因涉黄而遭到了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立案调查。就连上架直播 app 的苹果,都受到了波及被约谈。


侵权了又如何?


爱范儿咨询了我司法律顾问吴律师,对方表示:


1、如果分享的视频内容未经对方同意,即便是公共场合,一样侵犯了其隐私权。


2.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如果监护人同意,一般情况下即认为代表了未成年人的意志来同意视频内容的披露,这时不追责。但前提是需要征求班级内所有家长的同意。


3. 如果视频内容已造成侵权,直播平台与摄像机机主属于共同侵权,均需承担连带责任。任何一个被侵犯的主体都可以要求直播平台和摄像机机主承担责任。


其实大多数购买直播摄像头的人,最开始并没有想过依靠直播来赚眼球或是打赏。


教师们向家长直播教室实况,更多地是为了让时下焦虑不安的家长们更方便地了解自己孩子在学校的表现。但在把视频公开直播给众网友看之前,老师是否征得了全部家长的同意,家长们又是否真心实意地赞同?我们不得而知。毕竟在学校与孩子朝夕相处的是老师和同学,如果只有自己家与班级中其他人唱反调,家长必然会顾虑到对孩子平时在校处境的影响。


因此,由于家长与学校之间地位不对等,以及维权成本高,家长即使有意见,也很大可能不会去投诉。


另一方面,商家直播店内画面,最开始出发点也应该更多的是为了对店面进行展示,增加曝光量,从而达到推广的目的。但正如前文中吴律师所说,即使是公共场所,顾客一样拥有隐私权。


只不过,只要不涉及敏感内容,大多数被侵犯了隐私的顾客,也并不会过多在意。


比起涉黄涉暴,侵犯个人权利之事相对来说可是「安全」得多了。只要不引起大范围关注,大多数人看看说说就过去了。


但如果是你自己,发现自己在泳池、内衣店等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到了网上直播供人评头论足,你会做何感想?


2

匿名用户


1.高中教室都装有监控,然而每个年级惟一一个没有监控的教室是中外合作办学班级,由于外方老师的坚决抗议,认为这是侵犯隐私权,学校才不得不撤销了他们班级的摄像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四等人的权利只能靠一等人的良心和二等人的施舍。


(顺带一提,其他班级发现手机即刻没收,宛如防贼,而该中外合作班级教室内开有公共wifi供同学使用)


2. 建议校长办公室装一个,直播潜规则;教师办公室也装起来,直播老师们占用校园网逛淘宝聊qq刷电视剧;最重要的是办事机关也装起来,群众公开监督,阳光政务,解决官民矛盾,尤其是不少知乎公务员们抱怨的乎民不理解自己工作艰辛这个问题。岂不美哉!


3

串二二


开发这样app的人,不是蠢,绝对是坏。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从网上下载到了360摄像机这个app,看到了内衣店直播。直播上课的不是很好找,但还是在正常播放的。点进去一看我很震惊。


就像这样,上万人盯着一个高中班级看,满足自己的窥视欲和俯视感。他们点评着每一个高中生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上课、做小动作、窃窃私语。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无所遁形。


我想起我上高中的时候,每一个班级都有摄像头。每次下课的时间,级部会把所有的老师叫到办公室,随机打开一个班级的监控,全年级的老师监视着这些孩子们有没有“为非作歹”。


如果说这样的行为是为了保证学生们用功学习、有被监视感,那360旗下的这款直播软件就是赤裸裸地满足看客的窥视欲,将正常上课的学生的个人权利弃置一旁。


这款软件的官方声明说水滴平台上的所有教室画面都是由老师主动分享出来的,也取得了家长的同意。那我们就假设他们说的是真的,老师和家长都同意了,那么为什么直播画面的主体——学生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360这家公司有作恶的基因,从周鸿祎的起家软件、到后来的雷电OS,直到今天的水滴直播,一次一次让人感到反胃。


高中生、未成年人也是人,没经过他们的同意在网络上公开直播他们一整天的生活,让几万人围观,这不是侵权这是什么?这事没得洗。


也就直播直播河南的高中,北京X中你们敢播吗?上X附中你们敢播吗?承认吧,这些被直播的孩子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能做的只有在无数双眼睛下“不犯错误”,不被抓到把柄,祈祷着早点离开这个没有隐私的世界


4

Mad Man


昨天看到了水滴直播的官方回应,说很早就研发了“幼儿园模式”,可以实现只分享给家长、不做全网直播。官网的产品介绍中,也提到定向分享和全网直播这两种模式。



从安全的角度看,这种一对一的分享渠道是完全可控的,因为每一个收到直播地址的人都是老师选的,一人一码,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追溯到具体的人。这么好的功能,老师为什么不用?为什么还要全网公开?真的拿学生隐私不当回事吗?


请注意,“幼儿园模式”提供了一种模式,但操作性却有待提高。


实际上是怎样操作的呢?


声明太文绉绉,我们来算一道题:


当班主任发起一场课堂直播以后,如果要发给30个家长,就需要在app中生成30个不同的“分享码”,然后挨个给家长发送。因为分享码“有效期仅为半个小时,而且是一人一码,成功分享后分享码即失效”。


老师要执行的动作是:


在app中选择定向分享

App生成分享码

老师在分享列表中找到家长的名字

按下“发送”


假如给一个家长发分享码的时间是1分钟,我们姑且把班上学生算的少一点,就按30个来算,要给全班所有家长都发一轮,就需要30分钟,在学校里,30分钟差不多相当于一节课,或者满满3个课间时间。


开发“幼儿园模式”的产品经理,有没有算过老师的时间成本?


从公告中可以看出来,360是不服的,认为这种一对一向家长发密码的方式,是最简单明了的,直接规避了隐私泄露的风险。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尤其还是从PC互联网时代,就一直强调“用户至上”,老周也多次承诺360的产品会把“用户体验”放到第一位,但从这种低效率的分享方式中,我完全看不出任何“体验”。你能想象如果微信不让拉群了,所有消息都必须一对一发送时,得多让人崩溃吗?


直播的定向分享功能,从YY语音时代就有了,现在的斗鱼、一直播上,主播也可以选择私密直播,这套技术和架构很成熟,完全可以照搬,不过,这种私密直播,也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涉黄……


做个结论,我们可以抓到这次事件的要害了,罪魁祸首就是互联网公司的懒政思维,这也是之前知乎上一直讨论的大公司KPI考核的弊端之一。产品经理很有可能知道,这个“幼儿园模式”功能不好用,但没有动力去推动优化,因为这个功能做好了,也不会有明显的用户增长


媒体的曝光,对他们是件好事,除了产品功能的完整性、也要考虑易用性,“幼儿园模式”可以成为保护学生隐私的一个好工具,但如果因为用户体验差、分享效率低,再好的工具,也只是形同虚设。


5

敏太


是否侵犯隐私权,在法律上或许有争议。当前中国法律的问题是,即便构成隐私权侵权,直播公司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非常有限。


首先,隐私权侵权是民事纠纷,法院的原则是不告不理,如果当事人不起诉,我等路人也没办法。


其次,我国侵权损害赔偿的基本原则是填补损害,换言之,因侵权受到多大损失,就向侵权人要求多大的赔偿。这些学生因为侵权遭受的损失如何举证?直播一秒值多少钱?


虽然法律规定,在难以确定遭受损失的时候,可以按照侵权人所获利益进行赔偿。但在非集体诉讼的情况下,直播公司因为对某一个学生的侵权,能获得多少利益,又该如何举证呢?


还有一条路是精神赔偿,但我国对精神赔偿的门槛要求非常高,实践中这种隐私权侵权得到精神赔偿的非常少。


更何况,直播公司还有一个万能的理由:我的直播都是取得了当事人的同意的。既然都同意了,压根不存在什么侵权,前面那些赔偿什么的,都是空中楼阁了。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办法聚集起来搞个大新闻,热心的朝阳群众只能寄希望于一个地方:网信办。


今天刚出了《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行政执法程序规定》,对网信办的行政执法程序做了明确规定。这种明显不适当的直播,网信办该管管了。虽然我反对对互联网上的内容进行过严的审查,但在威权时代有的事情还是只能依赖威权政府。


网信办不管怎么办?问我我也没办法。


周鸿祎之流虽然担尽骂名,但在商战中仍然如鱼得水,正是这种法律洪荒时代的产物。


所以我一直支持中国引入惩罚性赔偿。就像美联航打伤一个乘客可能就要赔好几亿,不狠狠宰一下这些公司的肉,他们怕是不会知道疼。

ID: ibaiwen

观一隅而窥全豹

读一册而品万端


商务合作:

QQ:2881234712 

微信:xiaoxintech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