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直播刷单“成灾” 10元买1万“观众”

微赢销2018-08-12 08:14:31

数据造假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甚至变得有些“理所当然”。近期,一直播的“黄金十秒”答题中,有12万人答对第5题,而当时的在线人数只有3万多,这个乌龙事件再次将直播平台的虚假数据话题带入公众视线。

“所有直播平台里就没有不刷数据的,不刷数据的平台不可能存活到现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直播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任何行业都会造假,但如果一个行业集体造假,而且造假到任何人都能看出来造假,那这个行业已经病得很重。”知名互联网评论人南七道如此表示。

分成模式催生刷单行为

肇启于2015年的移动直播曾是互联网行业的一个重要“风口”,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到2亿人。

不同于传统视频网站以广告收入为主的盈利模式,在线直播从一开始就将盈利模式建立在其社交属性和交互性上。

据了解,目前直播行业的盈利主要依靠用户向平台购买虚拟礼品为主播打赏,再由平台与主播进行分成的模式。

一般来说,平台与主播的分成比例为7∶3。主播得到的打赏越多,主播个人与直播平台的收入也就越多。粉丝数量和观看人数是影响主播收益的最重要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某电竞战队队员在斗鱼直播英雄联盟时,其显示观看人数竟然超过13亿,一时成为房间谈论的热点,直播刷单问题开始为人所关注。

“刷单对平台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打乱平台为正常用户设计的算法逻辑。一直播严禁刷单行为,会用技术手段进行防范,如果发现会对主播进行封号处理。”早在2016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一直播负责人雷涛曾如此表示。

“黑屏直播”:竟有80多位“观众”围观

需要指出的是,刷单行为有时候是主播主动去买数据,直播公司亦有“僵尸粉”自动给平台增添人气。

记者在映客直播上尝试了一次“黑屏直播”,整个直播过程用手挡住摄像头,直播页面漆黑一片。

开播伊始,就有20多个“观众”一直在围观,之后不断有“观众”进入直播间,到三分半钟时,有80多位“观众”坚持收看,偶尔还会有人点亮“小心心”。

据了解,这些无聊的“粉丝”很可能是直播平台给主播涨人气的“机器人”。

在直播平台工作的赵女士向媒体透露,以往数据造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乘倍数”,也就是把在线观看的真实人数乘以一个倍数,少则2倍,多则10倍。

现在直播平台会建立一个数据模型,不仅仅是简单把观看人数“乘倍数”,而是依据直播的各项数据,综合动态调整主播的在线观看人数。

一线直播平台:淘宝上可找到刷数据服务

主动花钱为自己“买吆喝”的主播大有人在。通过在淘宝上搜索“直播人气”,记者发现,包括NOW直播、YY、虎牙、斗鱼等几乎所有国内一线直播平台都能在淘宝上找到刷数据服务。

一位淘宝店的客服告诉记者,购买“粉丝”的正常价格为新用户1元1000热度,可体验10小时,此外还有包周、包月等多种套餐可供选择。客服特意强调,房间不定时会有小弹幕互动,都是通用弹幕。

该客服还透露,150元可以包上首页热门,同时“刷粉”刷人气行为不会被封号。目前该商家一共获得90多条评论,几乎都是一边倒的好评,包括“诚信”“数据可靠”等评语。

上述不愿具名的直播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这些“数据优化”背后都是一些黑客在操盘,有的甚至可以10元买到1万“观众”。

网红经纪公司与直播平台之间也乐于玩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游戏。猎云网创始人靳磊曾揭露了直播平台刷单的内幕: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获得5折优惠,比如花2000万充值4000万,然后把4000万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上。

4000万的收入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自己又获利2000万。这样,经纪公司捧红网红,网红账号收获了大量流水,直播平台也获得了一个体面的数据。

来源:深圳晚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