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直播平台上有多少僵尸用户?深度体验后,我得出400:1这个比例

虎嗅网2018-08-03 10:55:10


打开直播软件,屏幕时不时蹦出几条新消息——“XX进入了直播间”。你就这样通过一部手机,与另外一群相似的人一起和某个主播在房间里聊了起来。

 
对许多人来说,直播似乎是抵御真实生活乏味的利器。知道网线另一头,还有人在陪着你,的确能给乏味的生活带来些许安慰,尤其是当直播间还有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人陪你一起时,这份慰藉就变得更加温暖而厚重。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画面,可能是互联网技术制造的假象,它通过网线欺骗着两头——一头,主播以为自己人气高涨,另一头,看直播的你以为有很多志同道合的网友。而实际上,几百人的直播间,不过是数字,真正存在的,只有你和主播。
 
500人的直播间,只有一个真实观众
 
当你用百度搜索“直播”的时候,第一个出来的搜索结果,是来疯。打开来疯直播,热门的主播房间通常会有几千的在线人数。对于一个没有签约大牌,纯素人的直播平台来说,这样的数字已经足够优秀。
百度搜索“直播”关键词,首先出来的就是来疯直播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瞧一会,就会发现一些蹊跷——比如,一位主播在线人数显示是1789人,可半个小时里,除了主播自己在说话,直播间居然一条弹幕都没有。
 
带着对这些“沉默大多数”的好奇,我自己在来疯直播做了一场测试。
 
首先,我给直播间起了“黑屏、勿进”的标题,并在直播全程中遮挡屏幕,也就是说无论是从标题还是从直播内容,我都告诫了用户,这个直播间不会有任何内容。可即使这样,在我开播后的3秒内,就迅速涌进了237人。


为了测试这些“人”的身份,我发了一条弹幕“大家好,你们发弹幕,我给大家发红包”,这时直播间人数已经增长到339人,而这样的引导并没有得到一条回应。
 
于是,利用互联网的戾气,我又在直播间对着这300多人骂了一句脏话,结果依然没有人回应我,同时,观众数还在增长,达到了475人。

 
这时,其实已经基本能确定这四百多人身份是机器人了。可是为了严谨,我还是点开了每个观众的资料,结果发现这些观众不仅全部来自北京,而且ID全部是3200开头的,再点开我自己的ID,却是以1050开头的。

 
于是,我试着用自己的另一部手机进入直播间,结果之前涌进400多人并无任何提示的直播间,突然提示有人进入了直播间。紧接着,直播间人气瞬间变成了527人,可得到系统通知“待遇”的,只有我自己的小号。
 
再点开我刚刚注册的小号,发现该号ID为3225,也不是3200。试着用小号给自己打赏,并没有为我带来更多人气。于是关闭了直播间,得到了直播6分钟黑屏,619人围观的盛况。

 
自此,来疯的逻辑应该已经非常清晰了:大批的机器人在房间里冒充用户增加虚假人气,并且这些机器人全部显示注册地北京、ID全部以3200开头,会随着真实用户的增加而增加,不会随着打赏的增加而增加。
 
为了印证这一观点,我又去别的热门主播房间看了看,结果发现,这两个显示在线人数5467和1290的主播房间,也存在着大量注册地址为北京、ID开头为3200的“用户”。




除了个人主播,主打综艺直播的来疯还有很多正在直播的综艺节目,这些节目动辄就有数万人在线观看,可点击进去后,手机自动切换成横屏,只能看见在线人数,无法查看具体用户。



 
也就是说,在来疯直播,机器人ID均为9位数,3200是统一开头,这样算来,在320000000—320099999之间,存在着10万个机器人,这些机器人跟真实用户(包括主播自己)以大概400:1的比例存在于各个直播间里。
 
按照这个比例来算,这些机器人在300多真实用户进入后就会用完,至于用完之后怎么办,是否还有其他ID的机器人作为补充,我不知道。
 
根据我的统计,除去综艺节目,来疯在12月19日下午13:00,共有80名主播同时在线直播。这些主播的房间在线人数最少为318人,最多为5467人,这80位主播显示的在线人数总和为56602人。而这80位主播并没有消耗完所有的机器人,换言之,在80位主播直播的时候,来疯平台的总在线人数显示大概是56000,可真实人数,没有超过300,准确的说,大概为150人左右。
 
用近乎400倍的数据来造假,这听起来难以置信,可又的确真实发生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这些机器人,把“无直播,不网红”的热闹变成了一出靠造假来吸引资本的杂耍游戏——因为机器人带来的“繁荣”,在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6上半年中国分类APP排行榜》和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2016年中国直播App最新排名》里,来疯直播分别位列第18位和第17位。
 
作为优酷旗下的一款直播软件,起初,来疯只作为一个内嵌频道出现在优酷首页上;今年3月8日,来疯直播正式脱离优酷平台,作为合一集团旗下的全民综娱直播App独立运营。
 
在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手机助手、豌豆荚这4家应用商店里,来疯直播的下载量分别为355万、437万、274万和214万。也就是说,这个应用在安卓端大概有1300万左右的用户量(4家应用商店加起来占了国内移动分发80%以上的市场份额)。
 
如果单单通过这些数据来看,来疯是一个发展不错的直播平台,虽然离第一梯队尚有些差距,但绝对能在第二梯队里站稳脚,并且背后还有优酷、阿里做背书。可实际情况是,这个直播平台第二梯队的产品真实用户数,可能还没自己公司的员工数多。

弯道暂时不能超车,那就把仪表盘包装一下
 
今年被看作是直播元年,虽然观看直播的用户从PC时代的几百万变成了3.25亿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6年6月数据),但300多家直播平台的入局也让行业厮杀异常激烈。
 
目前的直播平台,能吸引流量的只有3类:颜值秀场、明星走穴、游戏主播。其他的,无论是细分垂类直播还是专业表演类直播,都难以得到火爆关注。
 
可无论是靠美女帅哥玩秀场、签知名游戏达人还是请明星来站台,这些都是第一梯队的直播平台已经做过的事,如果后面的直播平台还想再做,不仅需要付出更大的成本(排名第一的平台能100万签约的主播,排行第11的平台就需要花500才有可能引入),而且实现超越的可能微乎其微。
 
即使抛开目前直播平台大多不盈利的现实,要想在直播大战里生存下来,差异化竞争也是必要的一步。
 
来疯想到的差异化是做综艺直播。不同于熊猫TV成立香蕉娱乐计划,通过主播选秀来造星搞娱乐,来疯背后是有着强大综艺基因的优酷。
 
众所周知,这两年,优酷的自媒体做的很好,自制的节目也非常出色。当其他视频网站只顾购买视频节目的时候,优酷已经开始转型。而上线来疯直播之后,优酷把自制综艺节目直接照搬进直播平台,打造出了《泳池派对》、《找抽呢》、《看不看》等综艺节目。
 
来疯总裁张宏涛年初的时候甚至表示,来疯直播将在未来3年累计投入20亿资源,寻求100家左右内容制作公司,采用合制或承制等多种合作方式,陆续推出500档甚至更多的互动综艺。张宏涛甚至因此得到了一个响亮的外号——20亿壕总裁。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是比起观看自制的综艺节目,网民更愿意享受直播带来的那种互动性。折腾了大半年,来疯无论是用户量还是活跃度都没能实现弯道超车。虽然来疯直播的SLOGAN是“别光看,来疯玩”,可现实是连看客都没有,玩又从何谈起呢?“利用差异化的直播产品卡位市场,将以艺人为核心的传统综艺节目,变成全民参与、深度互动的综娱直播”这个战略看起来很正确,但至少目前,来疯还要靠阿里系喂养资金流,靠机器人制造假繁荣。
 
根据公布的财报显示,阿里巴巴今年第一季度投资亏损是7.12亿元。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的3.94亿元多了81%,而导致投资亏损大幅增加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计入了口碑、优酷土豆和菜鸟网络的亏损。这其中,仅优酷土豆2016年第一季度就亏损了1.52亿元。阿里巴巴 CFO武卫也表示未来几年优酷土豆会稀释公司利润率。
 
在这样一个自媒体爆发的年代,通过自家平台来打造小IP,这种差异化竞争的想法不错,但直播还是需要更符合平台特质。直播的火爆其实是源自之前线上秀场的移动化,线上秀场和综艺演绎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其互动性,现在的年轻网民,特别是90后,非常有表达诉求,他们不会只满足于静静地看一个事情,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参与一个事情——通过弹幕吐槽综艺节目,显然不属于“参与”的范畴。
 
在更新迭代几乎一年一次的互联网界,留给来疯实现自己综艺直播宏愿的时间又还剩多少?
 
千亿元市场在明天,或者根本就在机器人的假象里
 
来疯1:400的机器人比例着实夸张,可业界靠机器人刷人气的直播平台又何止来疯一家。
 
实际上,数据掺水是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的通病,从门户网站到电商购物再到O2O,如今又到直播,从没有改变过。机器人在直播平台普遍存在,也早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只是各平台间比重大小不尽相同罢了。

网络上,数据参水盛行,甚至已成产业
 
早在今年6月,一篇关于映客、ME直播存在大量僵尸粉的文章就曾引爆朋友圈,在文章中,作者通过反复的黑屏实验,得出了两个平台僵尸粉的计算公式,映客为:Y=38.9X-25.9,ME为Y = 12.442X - 0.8035,其中Y是平台显示在线人数,X为真实在线人数。


如果按照这个公式来算,号称业界第一、估值高达70亿元的独角兽映客,僵尸粉率为97%,而老牌直播平台YY旗下的ME直播,僵尸粉率为92%。


网友自测的映客机器人观众图表
 
在行业层面,36氪研究院也曾针对映客观众做过一个量化咨询项目,结论是:在映客,机器人观众的映客号头几位数字必为4000、7197、11(这和来疯的机器人机制类似),并且按等级分布降序。当在线观众数小于10000时,机器人观众平均占比为99%,也就是说,真实观众仅占当前在线观众数的1%。
 
除了通过机器人造假,平台们还有其他“障眼法”:在有些直播平台,观众算法是计算人次,而不是当前观看人数,进来一个人算一人次,只增不减,而且同一个人重复进出可叠加。
 
这也是为什么同为互联网大国,拥有2.8亿互联网用户的美国,其直播平台如Twitch、Azubu,在线人数经常寥寥无几,而国内直播平台动辄成千上万。
 
数据造假已经不是平台一家的事,它涉及到直播产业的整个链条:主播、平台、投资方,甚至互联网大佬。据说在一级市场,甚至有VC在投资直播平台后,鼓励数据造假,因为这样公司才能更快拿到下一轮钱,一轮轮传送到上市。
 

如果真是这样,那来疯这样疯狂的造假反而更好解释:众所周知,视频网站一直盈利模式堪忧,包括行业第一的优酷土豆也难难找到合理盈利的模式,即使是最强的youtube,背靠google广告,也只能勉强达到收支平衡。所以不断扩张盈利模式是他们急需的,而直播又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不能让它因为没人气而从行业、从资本的视线里消失。



常年盈利模式模糊的优酷,把来疯看做一个突破口
 
资本市场对于直播行业的狂热已经持续了很久:今年1月,映客得到了昆仑万维6800万元的投资;8月,斗鱼拿到了凤凰资本与腾讯领投的15亿元;9月,熊猫也获得了6.5亿元的融资。
 
面对满屏的机器人,面对一个程序员就能制造出整个平台繁荣的现状,这些动辄过亿的融资和估值数十亿的公司,真的还能撑起一个数千亿元的市场吗?甚至这些过亿的融资、数十亿的市值、千亿级的市场是否真的存在,是不是都要打上个问号?
 
人是群居动物,在任何场合都想要寻找一种陪伴,哪怕这种陪伴只是发现在网线的另一端有许多相似的个体陪着你,都能带来莫大安慰。可如果这些个体全是冷冰冰的代码,那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凄凉。
 
好在如今的直播间,观众还没有从他们全部变成它们,好在如今你打开直播软件的那一刻,还能隔着网线,感受到真实人生般嘈杂的热闹。
 

记得张宏涛曾对媒体表示,阿里将利用自身优质的内容宣发渠道、综合的商业变现体系及衍生品体系,帮助直播内容创业者一起将蛋糕做大。希望张宏涛口中的“蛋糕”,未来能让直播从业者真吃的饱,而不只是看上去很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马又空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