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马东说免费合作,《饭局狼人杀》却不受直播平台待见,斗鱼都退出了

今日网红2020-03-25 16:40:46

··

在去年的《饭局的诱惑》小获成功后,马东和他的米未传媒在5月继续推出直综《饭局狼人杀》,并上线了同款APP。不仅如此,马东还不计资源,选择向全直播平台免费敞开怀抱,收到了16家平台的接纳。

 

但不知是因为免费,还是全网同步直播的原因,16家直播平台同时接手后,重视节目的平台并不多,更像是节目组自己开了个直播间。去年独家合作的斗鱼也不在名单内。

 

究竟是狼人杀直综热度下降,还是内有隐情呢? 两个月下来,《饭局狼人杀》的水花只能说不算大。


砸资源拼流量,难掩平淡人气


5月18日,马东的《饭局狼人杀》APP正式上线,并推出同名直播综艺。但和此前的《饭局的诱惑》相比,这次直播节目省去了复杂的“饭局”,直接跳到了饭后游戏——狼人杀。



这款承袭至《饭局的诱惑》的直播综艺,在节目上线之初,马东就曾表示将敞开这扇直播的大门,欢迎各大直播平台一起合作,并声明内容免费,算是给平台们抛出了不小的诱惑。


随后战旗直播、BiliBili、腾讯直播、QQ空间、网易BoBo等16家平台纷纷抓住机会,与其合进行了全网同步直播,并推出同是免费的剪辑点播版内容。



不知是因为免费,还是全网同步直播的原因,16家平台同时接手后,重视节目的平台并不多。仅网易BOBO还算用心,其他平台更像是只开了个直播间,连官方微博推荐都没有——


作为首发直播的网易BOBO成了少数几家将其放在心上的栏目,为其设计了专属房间,并邀请到节目原班人马,单独为节目宣传预热。官微也一直和米未的官微有转发等互动。


而其他合作平台就显得漫不经心了,大多数只是为节目开通了一个普通直播间,没有首页广告,没有单独栏目,没有专属设计。除了画面、人物更有趣之外,观众小红感觉不到与隔壁主播的差别。


在《饭局狼人杀》官方微博上,也仅和网易BOBO的互动较多。宣传直播时,仅罗列了一大堆直播间地址。


而去年与《饭局的诱惑》合作的斗鱼,这次连直播间地址都没有。想当初,斗鱼和马东可是力捧《饭局的诱惑》,也算是为狼人杀的普及和火爆做了贡献。



不仅直播平台合作的火花小,这一季的《饭局狼人杀》似乎也没能像第一季一样受到关注。


开始时,凭借《饭局的诱惑》的“余热”,加上马东等人不遗余力的宣传造势,《饭局狼人杀》也算是狠狠收割了一波流量和关注。


可惜,节目新意不足,直综形式也没有多大亮点,没有大牌明星加入,光是靠嘉宾班底苦苦支撑,很快便淹没在了层出不穷的节目和直播中。直到现在,节目已经播至第7集,依然没有砸出太大的水花。


至少从数据来看并不亮眼:节目上线近3个月,微博粉丝仅有1.5万人、B站直播1.5万人、龙珠直播1129人......与之相对应的,是6月回归的熊猫直播狼人杀综艺《Panda Kill》,粉丝已达55.7万人。


可以说,即使有16家直播平台接棒斗鱼直播,《饭局狼人杀》直播的收视依然平淡。但令小红好奇的是,去年斗鱼和《饭局的诱惑》合作的效果尚算不错,无论是直综的形式新颖和狼人杀的普及,都给平台带去了导流效果,也保持了一定的媒体热度。


为何今年,直播平台门槛低了,却没有那么多的平台与之合作?难道免费的东西不珍贵,不是独家就没有价值吗?



尴尬的饭局,成平台鸡肋


被16家直播平台接盘,多达7家平台提供点播,“走心”的却寥寥无几,其中还少了“老伙计”斗鱼的身影。很多人猜测是狼人杀风口风口已过,其实不尽然。


从百度指数来看,狼人杀今年在3月经历了一次峰值下降后,“欢乐狼人杀”、“饭局狼人杀”等在5月纷纷杀入,峰值重归巅峰时期,再加上资本力捧,目前的热度依然不能小觑。



其中更重要的原因是,只是刨去社交属性,狼人杀其实并不适合直播。小红之前写过狼人杀的稿子(复习《资本青睐,直播撑腰,“狼人杀”游戏还能火多久?》),这点就不再赘述。


正因狼人杀的玩家与观众的互动性极低,直播更多的只是增加了一个播放渠道。即使是熊猫直播的王牌节目《Panda Kill》,也基本采取录播的形式。


不可否认,去年由斗鱼引进直播的《饭局的诱惑》,确实带动了狼人杀从线下走向线上,加速了狼人杀的火热。


可惜强势如《饭局的诱惑》,也面临着高开低走的尴尬境地,从首期6000万的播放慢慢降低至1000多万,其成绩不如最新一季的《奇葩说》单集播放量。


如今,吸取教训后的《饭局的诱惑》回归,选择了彻底的投入网综怀抱,只剩狼人杀“苦苦”在直播平台里支撑。



卸下明星光环的加持,没有了饭局的狼人杀,观众更多的冲着米未的几位艺人和游戏本身而来。这就导致《饭局狼人杀》的娱乐性远大于观赏性和学习性,喜欢深度、紧张氛围的游戏粉丝们可能更倾向于更专业、复杂的升级版“狼人杀”,比如战旗的《Lying Man》和熊猫的《pandakill》。


如上所述,看与其合作的16家直播平台,主推《饭局狼人杀》的网易BOBO等直播,相对于其他平台,缺少的是一档具有代表性的游戏直播综艺,《饭局狼人杀》适时的抛出了橄榄枝,两方一拍即合。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样的《饭局狼人杀》,一来要推综艺,二来要推马东的同款app,会和有相似业务需求的直播平台产生冲突。


比如有着类似王牌节目的战旗、熊猫,或者与其他狼人杀APP合作的斗鱼等,《饭局狼人杀》只能算是个鸡肋,平台不会主推,甚至因为与旗下产品利益冲突而放弃这根骨头。


 要知道,狼人杀早就是资本的“热炒之物”,光是今年的“狼人杀”相关APP就多达数百个,直播平台自然也不会错过。欢聚时代推出“欢乐狼人杀”app,登上各大综艺节目,花椒也在“HWT百万狼人杀巡回赛”之时,默默上线了“萌萌狼人杀”app。自家直播平台变成了主战场,哪里还会愿意为“外来客”《饭局狼人杀》打广告呢? 

 

除了被平台“自产自销”的“狼人们”占领,先行一步的“天天狼人杀”app和“狼人杀”app,早就占山为王,与大平台一起合作,承包了官方王牌节目。


“群狼混战”中,没有“靠山”的米未,终究稍晚了一步,没守住大平台的阵地,让这场饭局变得有些尴尬。 



米未的目的,不止为直播


直播综艺出炉至今,几乎没有推出过现象级综艺,想要打造出一个《奇葩说》那样的爆款,不管是网综还是直综都是非常困难的。


《饭局狼人杀》在直综里,倒显得不功不过了,只是难免会与兄弟《饭局的诱惑》作比较,从话题和数据上来看,确实稍稍逊色了。


只是,米未醉翁之意真的在于直播综艺吗? 小红并不这样认为。


对于米未推出《饭局狼人杀》这款产品的初衷,马东称,“内容公司逻辑就是打破内容形式的边界,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只要能给大家带来快乐,不管是网络综艺、直播节目、网剧还是互联网产品,都是米未要去探索的内容形式”。


而在解释米未做《饭局狼人杀》这款产品的初衷时,马东表示,米未传媒是一家内容公司,致力于互联网内容的生产、开发及衍生。



因此,与其说打造《饭局狼人杀》这个节目,更确切的说法是,想要围绕《饭局的诱惑》这一IP,打造出一系列衍生产品,而《饭局狼人杀》的APP和直播节目仅仅是其中一部分。


而从内容表现力方面来说,《饭局狼人杀》这款游戏比直播综艺所传递和承载的内容更多,能体现其游戏属性和社交属性的,还是游戏,而非直播。相对而言,直综更像是狼人杀的延伸和宣传平台。



可以说,《饭局狼人杀》的直综是内容,但它首先是为这个同名游戏服务的,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推广这一游戏社交平台,成为现象级综艺反倒是其次。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能发现《饭局狼人杀》并非我们想象中那般鸡肋。随着《饭局狼人杀》在直播和综艺节目的播出宣传,其热度自今年5月以来,一直在稳步上升。虽然多平台同步直播分散了节目热度,但是也正因为多平台高频的“露脸”中,保持了游戏热度。在IOS应用商店中,《饭局狼人杀》已经排在了前五名,成为了后来居上者。


至于未来,狼人杀这块蛋糕的格局如何,且看米未传媒如何将留住八方而来的流量了。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除注明出处的文章外,均为原创。如需转载、引用请先获得授权。

商务洽谈,合作均请联系 [王小红微信]   : zhhwangxiaohong。


更多精彩内容 


ME直播关停 | NOW砸20亿扶持内容 |

| 专访关妙甜 | 复盘618电商直播大战 |

| 陌陌上线视频聊天 | 腾讯NOW直播年度战略 |

| 映客上线商业平台 | 迅雷短视频流量超2亿 |

| 快手的秘密 | 奇葩说公关危机 |

播的尴尬 | 本山正式进军直播 |

共享风流行直播圈 | YY剧烈变化中 |

| 百家平台被下架 | 花椒政策突变 |

| 在酒店看直播 | 烧钱直播平台 |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