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原来,1998年已经是20年前了!

未名读书2020-03-25 16:30:57


新年钟声一响,预示着2018年走来了。

原来,2008年已经是10年前了,

原来,1998年已经过去20年了,

20年,仿佛眨眼的瞬间,

1998年发生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好像就在昨天。



那一年,里奇马丁的《生命之杯》响彻世界,

一场关于巴西和法国的对战,万众瞩目,

在那场比赛当中,罗纳尔多却如同梦游,

最终巴西0比3饮恨,法国在本土如愿捧得金杯。



那一年,一场特大洪水肆虐大半个中国,

滔滔江水无情地淹没了房屋,

冲走了一个又一个死死拽住树干的生命,

灾情一再告急,

全国人民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场灾难与救援当中。


 


那一年,比尔盖茨发布了Windows 98系统,

中国互联网才刚刚兴起,

百度李彦宏还在国外给别人打工;

马云刚经历创业失败,

马化腾则和好友张志东注册了一个公司,

全名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刘强东刚在北京创办了京东,

那时候主要工作是在中关村卖光碟。


 

那一年,一桩性丑闻轰动国际,

1998年8月17日,美国总统克林顿承认和莱温斯基发生过不正当关系,

并发表讲话向全美国致歉。


4个月后,提上拉链的克林顿宣布空袭伊拉克。


那一年,周杰伦写了两首歌,

一首叫做《眼泪知道》送给刘德华,

一首叫做《双节棍》写给张惠妹,

但都被拒了;



章子怡那年还在中戏上大三,

刚刚接到张艺谋邀请出演《我的父亲母亲》。

 


那一年,房子很便宜,

北京二环的房子才2000一平。

 


人生一梦二十年,物是人非恍然间,

时间悄悄过去,怀念却从未消失。


98年开年大戏《水浒传》


1998年年初,电视剧《水浒传》在央视播出。

不久,便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

一度万人空巷


43集的电视剧,潘金莲出现了5集,

在这5集当中潘金莲洗了4次澡,

除去这个槽点,

这部名著改编的电视剧受到观众一致好评。



由刘欢演唱的主题曲《好汉歌》让人难以忘怀,

气势恢宏的歌词加上刘欢高亢有力的歌声,

这首歌当年雄踞各大排行榜冠军位置多周,

成为一首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歌曲。


无论是编剧、演员表现还是音乐,

98版《水浒传》已是公认的经典。


历史罕见大洪水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

1998年的大洪水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那一年,有人失去了父亲,有人失去了丈夫,

有人失去了孩子,有人失去了家园。



1998年,一入夏,珠江、松花江、长江、嫩江……

中国境内全流域发生大洪水,

荆州告急,武汉告急,九江告急,大庆告急,哈尔滨告急,

全国29个省市受灾。长江流域一共出现八次洪峰。


江西省抚州市黎川县一村支书这样描述,

“从梦中醒来,发现背上有水,穿衣时淹到膝部,穿好衣服淹到胸部。”



湖北咸宁年仅6岁的女孩小江珊在洪水中紧紧抱住一棵摇摇欲坠的小杨树,

挣扎了近9个小时后终于获救。

 

灾情像梦魇一般折磨着每一个国人的心,

人们子弟兵前赴后继的赶往第一线,

用身体和沙袋做最后的抵抗,坚持再坚持!


 

据统计,1998年全国受灾面积3.18亿亩,

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3004人,

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达1660亿元。

 

那个夏天,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互联网大潮


 

 

1998年,很多国人还没有摸过电脑,

中国的网络浪潮一兴起就热浪滚滚。

 

1995年,因受到互联网的震撼,

海归张朝阳放弃美国的安逸生活,

提着个破箱子揣着一千美元,

把互联网带到中国,

1998年2月,第一家全中文的网上搜索引擎——搜狐网,成立。

 

彼时,张朝阳到硅谷搜寻互联网人才,

问一个名叫李彦宏的愿不愿意回国做互联网,

不久后,李彦宏靠着搜狐的案例游说硅谷投资人,

回国创立了百度。


 

那两年,张朝阳被奉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人,

像个明星一样来到深圳演讲,

台下聚集700多人,

其中有个年轻人听完演讲之后激动不已,

决定回去开始做OICQ,

这个年轻人叫做马化腾。


 

之前,腾讯公司做的是寻呼软件,

马化腾也是风靡一时的股霸卡的作者之一,

他和朋友合作开发的股霸卡在市场一直卖得不错。

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是来自股市,

他最精彩的一单是将10万元炒到70万元。



腾讯做的OICQ,因为抢了很多ICQ的用户被起诉,

最终败诉,不得再使用OICQ这个名称,

马化腾急中生智改成了QQ,

腾讯QQ就此诞生。



1998年年底,34岁的马云北漂创业,

两次梦破的马云带领团队去了趟长城,

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团队中的一个人突然号啕大哭,

对着长城大声喊:为什么!为什么!

离开北京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马云和自己的团队聚在北京的一个小酒馆。

那天下着很大的雪,

众人边喝酒,边抱头痛哭,

最后唱起了《真心英雄》。


之后,马云回到杭州,

在自己家里创办了阿里巴巴。 

 


香港乐坛走向衰落的开端



1998年,是整个香港作为华语乐坛领军地位的最后一次辉煌,

在这之后,华语歌曲的重心逐渐转移,

香港乐坛慢慢走向衰落和不景气直至今日。

 

这一年,乐坛仍旧是四大天王的天下,

但明显可以感觉到后起之力的崛起。

在十大劲歌金曲奖颁奖典礼上,

年度十大金曲中有四席是属于四大天王的,

陈奕迅和古巨基夺得两席,预示着新星力量的崛起,

而在最具分量的年度最受欢迎男歌星奖的角逐赛中,

最终胜出者为郭富城。

 

1998年之后,黎明宣布不再于香港领取任何关于音乐方面的奖项。


1998年十大劲歌金曲奖颁奖典礼

 

90年代无疑是“王菲”时代!

此时,只有一位可以和她分庭抗礼,

那就是郑秀文。 

 

郑秀文是“唯一”可以与王菲竞争的歌手,

她被誉为香港乐坛天后,更被誉为梅艳芳的接班人。 


 

但在这场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的竞争中,

郑秀文最终败下阵来,

王菲拿下当年最受欢迎女歌星奖,

从此,香港传媒开始了对王菲一面倾倒的支持。

 

如果说1998年的香港还是乐坛的中心,

刚出道不久的张惠妹也从台湾跑到香港去颁奖,

那么台湾乐坛则即将从沉睡中醒来,

内地乐坛则刚刚苏醒。


 

这一年,

许多歌手推出了自己的代表作品。


 

王菲推出经典专辑《唱游》;

刘德华也发行了《笨小孩》《冰雨》;

李玟推出《DI DA DI》在这一年横空出世;

任贤齐发行《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伤心太平洋》,走上事业的巅峰;

林志炫推出《蒙娜丽莎的眼泪》;

梁咏琪发行《胆小鬼》;

周华健推出《最近比较烦》;

张惠妹推出《牵手》;

刘若英发行《很爱很爱你》;

陈慧琳发行《记事本》;

那英推出《征服》;

黄磊发行《我想我是海》;

徐怀钰发行《我是女生》;

张宇发行《月亮惹的祸》……


 

粤语歌曲占比迅速减少,

台湾歌手占了一大半,

但国语趋势还不是很明显。

 

直到2000年,周杰伦横空出世,

乐坛正式转向周杰伦时代。 


 


电视剧《还珠格格》

 

 

1998年,一部台湾大陆合作的电视剧首播,

迅速火遍两岸三地,万人空巷,

开创了中国电视剧至今无人超越的收视纪录,

最高点突破65%,

在此后的二十年里,一直被重播,

并且一连出了三部,

这部剧叫做《还珠格格》。

 

《还珠格格》的诞生,

开启了中国内地的造星时代。

当时内地就处于对偶像尤其是本土偶像渴求的年代,

赵薇凭此小燕子一角一飞冲天,

成为全亚洲最耀眼的偶像明星,

还为琼瑶开启内地市场打下坚实的基础。

 

其他主演包括林心如、苏有朋、周杰、范冰冰等也在那一年走红,

二十年过去,他们大多都成长为娱乐圈的中流砥柱。


 

除了造星之外,这部剧的主题曲及插曲也一度传唱大街小巷。

 

 “啊~~~~~~啊~~~~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每当音乐一响起,多少人会不自觉的跟着唱起来,

这首由动力火车演唱的《当》成为萦绕在中国人心中最难以忘怀的一首歌。

 

歌曲由琼瑶亲自填词,

并将中国古诗《乐府诗集·鼓吹曲辞一》融入歌词中,

听着首歌感觉就像谈了一场缠绵悱恻、轰轰烈烈的爱情,

那个时候淘妹还小,什么都不懂,

只觉的小燕子比较好笑。

 

而片尾曲《雨蝶》也让台湾歌手李翊君在内地红了一把,

但后续发力不够,这之后就再没有了水花。


 

二十年过去了,《还珠格格》还一直在发挥它的余力,

一波又一波的表情包在网上疯传,

剧中演员之间的爱恨情仇变成娱乐梗,

成为人们的八卦谈资,几度被翻新讨论。

 

也许,这就是经典的力量吧。 


电影《不见不散》


“我叫霍华德,欢迎你到我们美国来,你们中国的菜很好吃。”
“你刘元吧? ”

 

年底,电影《不见不散》上映,

延续上一年《甲方乙方》的风格,

冯氏喜剧带着他的小人物故事再次登上贺岁档,

故事讲述的是两个从北京来到美国奋斗的年轻人刘元和李靖,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相识,

并展开了一段不是冤家不聚头的爱情故事。


许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再见到过她,也没有她的任何音信,我把我的爱人给丢了,我一直以为我们还会见面,可能是在一条经常走过的街上,也可能是偶然走进的咖啡馆里,我相信,只要她在我的附近,我就能够感觉道她的存在。


电影台词充满了冯氏幽默,让你会心一笑。


 

《不见不散》之后,跟着火的还有孙楠的那首《不见不散》。 

 



《泰坦尼克号》中国上映


  

1998年4月,《泰坦尼克号》在中国上映,

轰动一时,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新闻铺天盖地。

 

南方周末曾评价:

当时的《泰坦尼克号》已经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起“事件”了。

 

大到一线城市,小到没有电影院的城镇,

人们都在谈论这部电影带来的震撼,

即使是不懂英文的大叔大妈也能哼上一段电影的经典旋律,

盗版光碟也炒到几十块一张,

一张光碟几个人轮流排队看。


 

《泰塔尼克号》在全球创作18亿美元的票房,

中国区票房3.7亿人民币,

那个年代,贺岁档最受欢迎的电影《不见不散》的票房也只有4000万。

 

《泰坦尼克号》的火爆,

使得小李子成为许多中国影迷心中的偶像,

电影主题曲《我心永恒》也顺势在中国走红,

年底,在1999年央视春晚上,

赵丽蓉在小品《老将出马》中演唱了英文版《我心永恒》的高潮部分。


 

《泰坦尼克号》注定成为一个符号,

深深地烙在一代人的心中。


 拯救大兵瑞恩瑞恩 

 


1998年,战争大片《拯救大兵瑞恩》上映,

风靡全球。

横扫奥斯卡多项大奖,

成为世界战争片的经典之作。


影片传递了强烈的英雄价值观,

当一个人陷入危险时,

要不要不计成本的救援他,

哪怕是牺牲几个人的生命。

一时间,功利价值观和人道主义价值观到底孰优孰劣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

整个影片中充满着对人性的思考。



同时,这部影片也捧红了一批男神。

 

在《拯救大兵瑞恩》演员表里,

我们看到了汤姆·汉克斯、马特·达蒙、范·迪塞尔、杰瑞米·戴维斯、爱德华·伯恩斯等好莱坞男星。


1998年,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演艺圈的“无名之辈”,

在斯皮尔伯格的慧眼识英下,

他们参演了这部战争巨片,迎来事业的高峰。

尤其是马特·达蒙和范·迪塞尔,

他们在出演《拯救大兵瑞恩》之后,

一跃成为好莱坞最抢手的硬汉,为世界影迷所熟悉。

 

20年过去了,这部影片仍然是值得刷20遍的经典电影。  


赵本山、高秀敏、范伟小品《拜年》



1998年,赵本山、高秀敏、范伟“铁三角”首次组合亮相春晚,

演绎了一出小品《拜年》,逗的观众捧腹大笑。


之后,他们三人又4次登上春晚的舞台,

演绎了《卖拐》《卖车》《送水工》《心病》4个经典小品,

三人的形象深入人心,

成为国人心中的最为经典的小品组合之一。



遗撼的是2005年8月,

高秀敏因心肌梗塞不幸去世,

而同为辽宁人的范伟自1995年开始和赵本山一起合演小品,

但2005年春晚合作完《功夫》后,两人也分道扬镳。



王菲、那英《相约98》


要说1998年最火的歌曲是哪一首,

必然是《相约98》无疑了。



在1998年除夕夜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

王菲和那英合唱一曲《相约98》,

不足三十岁的王菲乍一出场,

扎着高高的辫子,像一个天真的孩童,

那英一席白裙,干净利落。

两个人,一个如高山般气势沉稳,

一个似流水般温柔清澈,

歌声相得益彰,

成就华语乐坛史上最经典的女声二重唱。

 

春晚以后,这首歌占据各大榜单第一,

长达半年之久。


 

那时候,王菲的署名旁边还标注着“香港”二字,

那是她首次登上春晚,

在那之后,王菲的名字开始在大陆迅速流行起来,

借助《相约98》的名气,

那英也再次稳固了她在内地乐坛的天后地位。

 

很多人说,《相约98》的生命只有一年,

过了1998年,这首歌就失去了意义,

下次在唱起应该是2098年了,

但事实证明,好的歌曲,

不管哪年都能一直流传下去。


 

无论什么时候听,仍旧余味无穷。

 

今天,当《相约98》的歌声再次响起,

世界已经变了天地,

家里的彩色电视机不见了踪影,

天真的孩童也已长大成人,

但当那个年代的记忆再次被唤起时,

还是忍不住感慨,

1998年,很庆幸,我曾拥有它。

 

1998年,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

20年过去了,纵使我们失去了青春,

失去了激情,曾经美好的记忆将永存心底,

但愿我们依旧能怀着希望,继续前行。

 

就像《相约98》歌词所唱: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来吧来吧相约一九九八

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

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

心相约心相约,相约一年又一年,

无论咫尺天涯 

— END —



延伸阅读:


北京房价3000元的那个跨年夜, 马云马化腾在做什么?                                    






文 / 综合自摩登中产、水木然等


18年前,北京的房价均价不到3000,我们都在翘首以盼千禧年。


大家的物质生活没有现在那么丰富,但现在北京的房价翻了10倍还不止,要想赚钱,就不要与趋势为敌!


先看看18年前,北京房价每平3000元的时候的气象:18年前那个跨年夜,所有细节,都如刀痕般清晰!



长风从漆黑的苍穹中扑下,四环外荒草折腰,几个均价不到3000元每平的新楼盘内,灯光稀稀落落。


老旧的公交车喘息粗重,拉着我和兄弟们去天安门跨年,告别1999,以及迎接新世纪第一道曙光。


北京天色已阴郁数月,以至于国庆大阅兵前需发射炮弹,驱散雨云。


这座古老的城市,正板起面孔,送别自己的过去。


天安门广场上人头簇拥,擦肩而过的女孩握着索尼随身听,耳机中流出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那是那年最流行的旋律。


在遥远的香港,跑马地广场的中央草坪上,穿着黑色皮衣的王菲,正唱着《邮差》和《人间》。



场边梅艳芳笑颜如花,身边是眼波温柔的张国荣。


这场庆典由董建华主礼,开场时成龙纵马,带着香港明星们骑行入场。那是属于他们的九十年代。


而那些属于下个时代的人们,仍在寒风中等待垂青。


距天安门9.9公里的北影厂墙根下,刚刚进京的王宝强,因抢不到群演盒饭懊恼。不远处的酒吧内,黄渤正陪笑唱歌,歌声中杂着胶东的海风。


广场南边的大栅栏,郭德纲还没开始他的传奇。


几个月前的中秋节,他拎着月饼和水果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结果礼物被扔出门外,并警告他不许再登门。他咬碎银牙坐车进京,发誓出人头地。


失意人又何止于他。


在大连,元旦前几日,王健林刚把大连万达球队和基地转卖他人,接手的商人叫徐明。改名那一天,王健林对身边人说“真的不甘心”。


而球队中的头号前锋郝海东,那一年正因吐痰被足协离奇禁赛一年,鞋拔子脸上写满嘲笑。


在云南,73岁的褚时健,在监狱里度过1999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他被判无期。


老人在夜中沉沉睡去,不知梦中有没有满山金黄的橙子。




天安门广场上人潮涌动,周边交通全部中断。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深圳,一家名叫腾讯的小公司员工集体出门吃饭,结果被迎接千禧年的人潮堵在路上,动弹不得。


马化腾并不在列,那夜因“千年虫”,OICQ出了点小问题,公司只有马化腾一人在线,他扮演唯一客服竟然成功安抚了所有用户。


他其实经验丰富,最开始OICQ没人聊天,马化腾要自己换女孩头像上阵陪聊。


1999年,许多故事从这一年开始。




在杭州,湖畔花园风荷苑16幢1单元202室,马云对他的18罗汉说,我们要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然后说,“现在你们每人留一点吃饭的钱,将剩下的钱全部拿出来”。


在上海,陈天桥向人借了50万,开办了盛大公司,公司租了三室一厅,员工只有六个人,其中包含新婚妻子以及小舅子。


在北京,春节前夕,刘强东在北京九头鸟大酒店开年会,台下员工不过十多人。刘强东用特有的方言普通话畅想新年目标:明年咱们聘个库管吧,当然这要搬到一个大写字间才能实现。

 

那一年,他在刚开业的海龙大厦有个不到4平米的柜台,主营业务刻光盘,附赠傻瓜式多媒体系统。


好人张朝阳才是那个时代的主角,1999年7月他被选为《亚洲周刊》封面人物。千禧年新年,他在岳麓书院发表演讲,湖南卫视现场直播。


张朝阳演讲那天,一个叫李彦宏的年轻人在北京大学资源宾馆租了两个房间,一个当卧室一个当办公室,大家在床上盘腿而坐,讨论百度的雏形。


在资源宾馆向北不远处,清华大学校园内,王兴读大三,刚建了人生中第一个网站。他喜欢跳一种叫“黄土黄”的传统舞蹈,跳时赤裸上身,胸前绑鼓。


几年之后,一个叫史恒侠的西北女孩,登录清华bbs,化名芙蓉姐姐,开启了原始的网红时代。



有些伏笔埋了许多年。千禧年的元旦夜,刘震云来到冯小刚家,两人喝光了冰箱里的所有啤酒。


刘震云说,“我把《温故1942》交给兄长了。在这件事情上,我愿意和你共进退。”



千禧年最终来得慌张凌乱。


那一年,手机还不普及,大家手表校对不统一,临近跨年的时刻,广场上有多个版本的倒计时。最后,欢呼声掩盖尴尬,新世纪在混乱中到来。


那些我们熟悉的主角,则开始了我们熟悉的轨迹。


国家篮球队招了高个叫姚明,国家田径队招了个陪练叫刘翔,意大利摩德纳俱乐部招来了个主教练,名叫郎平。铁榔头面沉如水,一年后,带队登顶欧洲之巅。


在台湾,阿尔法唱片公司的小屋内,一个鸭舌帽遮面的新人闭门写了50首曲子,吃光两箱泡面。


2000年11月,他发行了第一张唱片。他叫周杰伦,那张唱片叫《JAY》。



同年在成都,高中生李宇春写了篇作文,文中说“当我真的长大时,我会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


那夜在天安门广场,狂欢的人潮从广场涌向东单西单和王府井,最后又涌回广场等待升旗。


困顿与疲惫间,天光终破晓,嘹亮的国歌响起,人群肃穆,有人落泪。


无人能预知此后十六年将发生什么,无论是神舟还是奥运,无论非典还是地震,大时代面前,我们都是标点。


从天安门回到寝室后,我昏睡了一整天,黄昏醒来时,宿舍空无一人。


隔壁的兄弟拎着光盘喊着看碟,王晶的古惑仔系列。我的2000年就这样开始了。


网上有段子:如果能回到十年前,我一定让家里砸锅卖铁买房。所以,赚钱的逻辑就是不要与趋势为敌。


很多人其实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们是怎么赚钱的,很多人都会把自己都成功归结为能力的结果,事实上这个是最大的可悲……


我自己一直在反思这些年里的很多事情,突然发现所有的成功失败,很大程度上都不是我自己个人能力决定的,而是很大程度上被大趋势给决定了。


我很多年前写了篇中国股市的文章,里面提到我自己为什么离开股市。


突然觉得,我这个人能力不如别人,勤奋不如别人,运气不如别人,我凭什么跟人在一个能力充分竞争市场上赚钱?


我唯一盈利性的机会其实只有一个,就是猪都会赚钱的时候,我才有赚钱的机会啊。


也就是风口来的时候,例如06年,例如09年,那时候,满大街都会听到谁赚了多少,赚了多少,于是我就能有机会赚钱了。



如果在一个不是普遍性的盈利市场上的时候,我发现赚钱一般都是辛苦钱,也就是跟人比体力才能赚钱,花更多的时间,做更多的调研,那些都是辛苦钱。


而可悲的可能是竞争越充分的市场,你会更可悲的发现你即使很辛苦了,也是不赚钱的。


后来衍生出去看很多问题,发现其实不单是股市,任何行业好像都是差不多。


2002年的时候,我们很多同学离开了中国去美国读书,都是名校啊,牛逼的一塌糊涂的名校啊,我们这些垃圾被留在国内。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垃圾在国内啥事情也没干,结婚生子,然后没事只能买房子,一套两套三四套,然后就发现那些国外读了n年的书的同学们可能就比较悲催了,回国可能一套房子也买不起。


是我们能力强么,不是的,是因为我们赶上了好时候,中国大发展都格局里,能力其实是不需要的。


我们自己也很悲催的发现,回老家去,甚至不如那些没考上大学的同学们,他们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就开始闯荡江湖,更早的接触社会,更早的在外贸领域做业务。


而你,因为可能是大学毕业,选择也比较多,反倒不如他们有更好的积累,尤其在过去十年赚钱最多房地产行业,一般比拼的其实也是胆魄而非能力。


我们东阳是建筑之乡,很多人很小就跟着走南闯北做工程,然后在过去十年里,一个个都赚了很多钱,反观我们自诩名校毕业,其实是不如他们的。


当然现在趋势也在变化,互联网出现的格局里,房地产衰退之下,这个趋势不同了,盈利逻辑也跟着变化了。


我前些日子碰到一个 ut 出来创业的小伙子,当年 ut 可能在全国招聘的为数不多的本科生,他打败了无数的人终于挤进了ut,而那些被他打败的人,黯然的走进了阿里的大门。


彼时的阿里容纳了一帮乌合之众,很多都是职业技术学校毕业的学生,名校几乎没有,十多年过去了,那个进了 ut 的天才,现在要出来创业了。



那些没办法只能去阿里的人,一个个身价过亿要给那些牛逼哄哄当年逼的他们无路可走的牛人们投钱去了,能力决定一切么?好像还真不是。


前些日子,跟黄晓捷师兄(九鼎投资创始人)谈话,他谈到他2001年在五道口读书的时候逃课去卖空调,希望发家致富,结果卖了一年多,晒得黑黑的回学校,然后说了一句话,叫辛苦不赚钱。


跟我所思考的几乎是一致的,这简直就是句真理,这个世界上,赚钱的事情,从来不是辛苦的事情。


你们比辛苦,比的过那些富士康的工人么,比得过农民伯伯么?但是他们比你更赚钱么?


所以世界上,如果一个行业要靠比能力来赚钱的时候,你会发现好像赚的只能是辛苦钱了。


更苦逼的是甚至很多人还赚不了辛苦钱,例如现在一堆苦逼的淘宝电商。





现在创业的人很多,我一直都跟大家说,创业有时候选择大方向很重要。


因为赚大钱和赚小钱说白了,其实都会很辛苦,都很艰难。


你路边开一个小店铺要做成赚钱,其实也不见得比做好一个国有企业要容易到哪里去,都不容易,但是同样辛苦,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这个时候,大格局大趋势就显得非常重要,尽量去做一些趋势性的机会的事情,市场整体向上的机会,只要做的稍微好点,总还是有机会的。


而有些行业,你再怎么做,其实都注定了最终的结果都不会好。


我们做投资的要去投资一个赚的是辛苦钱的时候,那就会发现我们赚取的只能是社会平均回报率。


于是我们到最后发现得出的结论其实也还是尽量淡化能力的重要性,更多看中趋势性的投资机会。


在大趋势性的格局里,在进行一定程度的铺量投资,能力无法量化,很难确切的预测,而大趋势的视野还是有一定的逻辑可循。


周鸿祎说:有一个竞争对手永远打不败,那就是趋势。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任由你再牛逼,你也无法对抗历史的潮流,这就是趋势的力量。



趋势到底是什么呢?趋势这个东西,有几个特征挺有意思:


趋势第一个特征,其实是趋势只有在将起未起的时候,才有意义。太早看到趋势其实毫无意义,太晚你会错过太多的东西。


也是为什么很多聪明人都赚不到钱的原因,趋势看到了最后就是虚无主义者,因为觉得这个也就这样那个也就那样,都没啥意思。


看的太远的人,其实挺适合做先知,当然也很容易成为先烈,看的太早的悲催案例太多了,意义更是不大。


哥白尼在中世纪就看到了地球不是宇宙中心,于是就被火烧死了。太多太多聪明人死在了不在当下生活的故事里去,等好不容易撑到风口来的时候,他已经先没了。


而如果趋势都被人看到的时候,其实趋势的意义也就没了,当真理都被大家接受的时候,真理就会沦落为常识,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和优势来成为一个布道者了。


在现实中也有挺多好玩的事情,前些日子听到一个农民说:


政府让我们种葱,我们就种蒜;政府让我们种蒜,我们就种葱。这个就是极为简单的朴素的趋势性发现的案例。


当趋势被所有的人都看到的时候,你其实只能回归到赚辛苦钱的逻辑里去,记住辛苦钱往往不赚钱的真理吧。


趋势的背后其实反应很多问题,现在很多人都在说阿里如何牛逼,如何牛逼,其实这个话题怎么说呢?


在一个趋势起来的时候,乘风而起其实难度并不如想象中大,在新兴领域并不需要太大努力,就能较为轻松地击败固有规则体系里的王者。


苏宁曾经是线下的王者,当年股价也是及其牛逼的,但是阿里打掉苏宁,我并不愿意认为是一个企业对一个企业的胜利,他是一个时代对另外一个时代的胜利。


每个时代里都有自己的王者,苏宁代表了互联网未出现之前的渠道之王,而阿里则是互联网时代的王者,本质反应的其实是人类走入了互联网时代,原先的生活作业方式时候对苏宁的依赖变得不再被需要。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不是苏宁不努力,不牛逼,而是再牛逼也没用,你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也不需要了,这个是挺悲伤的爱情故事。


趋势的第二个特征是什么?


是随机偶然不可测。我自己观察和发现,世界上能跟着趋势赚钱的是两类人:


一类人是马云、黄晓捷这样的人,他们天生具备敏锐的嗅觉,对于市场的理解很通透,而且执行力很强,天生爱折腾,且够狠。


对自己能狠下心来的人,都能成点事情,如果看准来方向,能成大事。



还有一类人压根不存在所谓选择一说,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所谓跟着趋势赚钱,并不是主动意识的结果,而是被动选择的结果。


他们被社会的洪流抛向了不同的领域,然后就是花落谁家是谁家的格局,有人成事,有人败事,无非是祖坟冒青烟的结果罢了。


94年被下岗的人,后来都能赚点小钱,而那些不下岗的员工,现在估计得下岗了。


02年进不了银行的人,去了房地产或者去了阿里,现在赚了大钱。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我们这个逻辑和趋势很明显,决定你是否赚大钱的逻辑,不是选择,不是能力,而是运气,对,就是运气。


我一直跟很多人说这个世界,你赚小钱才是能力,赚大钱其实是靠命的,你努力勤奋,现在的社会,让你能过比较好的生活。


但是,并不是努力勤奋就能让你成为马云马化腾的,命格不再,就别瞎想了。


这半个世纪经历的许多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


有些事隆重地开幕,结果却是一场闹剧;有些事开场时是喜剧,结果却变成了悲剧。


但是我们不能违背时代的趋势,这才是所有事情的关键!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