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斗鱼直播造人后,现在直播平台都不让吃香蕉了《锵》2016-1-28

啥都不是事20162018-07-05 13:34:43
↑ 点击上方啥都不是事2016关注我们



文字实录,滚动可查看


核心提示:人们过去的日记是几乎要上锁锁起来的,不能让人看。但是今天大家是发在微博、微信上,怕人家看不到自己的日记。未来的有一天,也许人们隐私的观念会改变。窦文涛、梁文道和林玮婕从斗鱼直播事件出发,谈谈新时代的隐私观念。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又轮到玮婕了。

林玮婕:是。

窦文涛:我们这个老嘉宾一般都是话题来轮到嘉宾,就是因为咱们的话题是跟着新闻走的。所以,有时候通知了你们,也不知道聊什么,出了一个事情就得聊。但是今天我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梁文道:为什么?

窦文涛:因为我们在大概两三个月里轮着玮婕的两三次这个话题凑巧都是网络女主播。

梁文道:因为她也是网络女主播。

林玮婕:不要这样,我们开电视也看得到,我不见得只有网路上面看得到。我们普及率比较大一点。

窦文涛:那有本质的区别。玮婕现在在网上也做一个做菜的节目,但是她跟那个网络女主播有食和色的分别。

梁文道:都是性也啊。

窦文涛:没错,没错。

林玮婕:好吧,你这样说我也OK。

窦文涛:我们这个节目就是人性代言人的节目,所以我们谈的无不是人性。对,今天我们还谈,所以今天该你倒霉。

林玮婕:怎样都轮到我。

窦文涛:冥冥之中你相不相信,看来你就是未来。

林玮婕:好,马上我待会儿就去开个帐号,你们等着我。

窦文涛:对,就碰巧又不得不找她谈这个网络女主播。

梁文道:这真的是命中注定。

林玮婕:真的有网友,我上次来上之后,他们就一直问我说,所以你到底开在哪个平台,为什么我都搜不到。我想说我没有开,你们当然搜不到。

窦文涛:你真是,你还挂相,你是典型的那种锥子脸,你看她下巴尖,就这种锥子脸,再稍微整一下就没问题了。

林玮婕:那你先帮我跟公司请个假,先送韩国整等一下再开。等我从韩国回来。

窦文涛:当然,今天也有新的,不是网络女主播,还有网络男主播的事儿。我过去以为这事儿怎么光让女的干呢,男的难道不可以吗?

梁文道: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是吗?

林玮婕:找到一个人可以做了,是吧?

窦文涛:对,1月10号,文道你听说了吗?1月10号有一个平台叫做斗鱼,然后这个平台其中一个房间,惊叹,1月10号凌晨,你知道吗?那些没睡的色狼们,眼睛都瞪圆了,因为它是叫弹幕分享式的这种视频的这种直播。直播标题就叫“直播造娃娃”,真的就是。

林玮婕:真枪实弹。

窦文涛:这个女主播好像叫个什么名字,狂放不羁123,我忘了。女的就跟男的变换各种姿势,就是这个嘿咻,哗哗哗,我说中国大地上终于出现了,我的天哪。真就完全是,然后呢。

梁文道:后来呢?

窦文涛:后来呢,现在的警察我发现都挺有幽默感,就是你看网上他突破了过去公安管理的地域管理的概念。你说一个房间它是哪儿的,它的注册地是武汉,可是这个房间也不在武汉,但是被江苏网警发现了。于是江苏网警的反应是什么呢,就发了一条,就是说斗鱼TV直播平台不得不说你们真的挺会玩的,警察还挺有意思。说直播平台上,如果做不好内容审核,可以关停服务器,整顿几个月嘛。你看,这是江苏网警,感觉有点打商量的语气。然后呢,说有人举报,有微博举报,但是帖文竟然被删了,这个江苏网警调侃到,公关团队比审核团队棒多了嘛,所以怎么怎么着。然后底下还@和武汉网警巡辖执法,然后几个小时之后武汉赶快调查、整顿,出来道歉等等。但是,要不说咱们对这个新事物不了解,你知道所谓这个平台它有超过一万个房间。

林玮婕:对,找都找不到我们估计。

窦文涛:没错,你可以看看这个照片,文道,你看这种东西吗?你看,这是弹幕,牛,真牛,我真的服,这个就是当然咱们都遮住了,是吧?

林玮婕:要不就换我们被审查了。

窦文涛:还有那种,你们都在看哪,这是其他一种网络直播的这些现象。你看,有直播的偷窥狂魔来了,跟着妹子飞进去,这是一个人用那个无人机,我都想买一个,他想的办法跟我一样。无人机拍女生宿舍,大学女生宿舍,真的。你看这个,这个是一个小哥们在

,他也在直播,说你看我在酒驾,在直播。你知道我就觉得这无人机这东西挺可怕的,我当时就想,它能飞几百米高,你忽弄一个这个,不就到玮婕窗口开始了吗?

林玮婕:还好在香港比较难,你知道窗口特别高,应该飞不到那么高吧?

梁文道:飞得到,飞得到。没事儿,我们常用,我们拍片常用。

林玮婕:画质还好吧?

梁文道:我们拍片常用航拍,现在航拍效果很好了,但航拍其实很容易出事。

林玮婕:对啊。

梁文道:真的很容易出事,我给你讲个例子。就有一回我们有团队不是在帮我做节目,在帮另一个节目做,那就在北京上空航拍。当时北京管的还没那么严,所以几个小伙子拍,拍了一会儿之后,来了二三十辆的公安车把他们围住,团团包围。

林玮婕:为什么?

梁文道:然后有的还看起来不像公安车,有便衣,看起来是很厉害的强力部门。然后,马上蒙头套,不由分说,什么话都不讲,带走。然后带去哪里也不知道,后来盘问了两天,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原来当时正好有一个很重要的贪官被押送在一个车路过那一段路,然后呢他们在航拍,所以那些武警部门、公安部门就非常紧张,他说你们是干吗的?你们是不是帮着他怎么样怎么样,就盘问,你们跟他什么关系,那个官也挺有名的。然后我们就想我跟他哪有什么关系,然后搞了几天。

窦文涛:真是,以后挂号吧。我国对于防空非常重要,所以还是不能瞎玩这个,不见得哪天被咱们战斗机击落。

林玮婕:好危险的感觉。

窦文涛:就是说你看这个,它就是现在在整顿这个乱象,你知道我看了之后我的感觉是什么。

林玮婕:大家都想成名。

窦文涛:不是,人民群众的智慧,也不叫智慧了,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超过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你知道我看到这些,我才,最近有人跟我聊呢,还从英国来的,就是说好。我现在觉得我们中国的人民早就已经做的比你多一百倍,他们跟我聊什么,就是说真人秀,说这个,这绝对好看,说只要你敢做出这个牺牲。我说做出什么牺牲,没让我干这个。他就说,我们就像那个楚门秀一样,弄一个你的家,你要愿意奉献,你可以拿你真的家,如果你不愿意奉献,我们出钱给你装一个你的家,然后这个家里除了厕所之外,到处都是摄像头。然后,你每天或者说每周吧,你在这儿待两个小时,你可以什么都不干,你愿意想说你就随便走到一个镜头那儿就说两句,要不就那天大家就瞎聊,说第一集咱就直播睡觉,睡,就睡。肯定那不管是骂你的弹幕,那家伙骂翻天,但是你想这家伙肯定火。这就是所谓专业人士现在给我出这招,后来我一看这斗鱼,我就相信毛主席说的,人民群众的创造力哪是你们这些专业人士能想的。

林玮婕:人家想玩都已经玩完了。

窦文涛:造人、酒驾都播出来了,你还玩这个,就现在不得了啊这个。

林玮婕:但我其实也觉得挺可怕的,你想说大家为了一时之间说OK,我升这个关注量,就是andy warhol那句话,就是你有几分钟的时间,你是非常火的,你其实不计后果。就像酒驾,他明明知道是错的,但他就觉得说我酒驾好多人,大家都知道我就是酒驾那个,然后我就红了,但他可能也因此丧命,他并不会享受到后面的过程。

 

林玮婕:拍性爱视频变“正常” 道德往后走

窦文涛:是,但是你觉得这个事儿,我有时候觉得就是人民群众创造力是无限的,是因为有的时候个别人民群众也是无底线的,你知道吗?你要说放开,直播房间这个东西一出来,成千上万个直播房间,你知道他在里头都干什么,他能想出什么来,这玩意儿真是让人遐想,你不觉得这是未来的一个新动向吗?所以,我就想起凯文·凯利讲的那个必然,好像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他有其中一个寓言就是说,未来你连观念都会改变。比如说今天你说的隐私,对吧,觉得谁,一狗仔队,狗仔队都out了,说狗仔队侵犯你的隐私。他说未来的有一天,也许你隐私的观念会改变。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你认为你的性生活、你的夫妻生活也许几百年以后的人们他是大大方方吃饭的时候,说呢看我跟我老婆怎么造小人,它可能是进入这么一种社交模式。

林玮婕:其实我觉得也有电影已经开始类似这样子,但没有这么夸张,有一部电影是一个喜剧,就是一对夫妻不小心把自己造小人的过程上传到云端,就是大家都看见了,是一个搞笑的过程。但我觉得可能就会想说,因为你看现在资讯分享得如此快速,而且我觉得底线是慢慢被突破的,到最后真的是没有底线,也许当他觉得这是一个常态。就像以前如果你就是说比如说拍性爱录影带,你第一次听到就会觉得好奇怪,这是非常隐私的事情,为什么要拍。但是你现在看,非常多的年轻人他们就觉得很正常,这不是应该交往的一个部分吗?大家都在做,为什么不能做,我觉得道德是慢慢慢慢在往后走的。

窦文涛:你比如说像那个优衣库吧,优衣库那个事儿,我听到过多种传说,都是未经证实的。比方说有的人就讲,那个就是他自己分享朋友圈,甚至我听到的更惊人的是不是那男的,是那女的分享朋友圈写出去的。那你说这是不是他们是一种什么模式呢?

梁文道:我觉得其实挺合理,这种发展,我的意思是说基本很多年前我们就谈过了,就谈隐私。就是你从最早多年前大家微博都还没有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做很多的分享。那微博来了之后,大家开始分享我今晚跟谁吃饭了,看到谁了,给大家来条片子。其实从那个时候,大家就走上这条路了,因为那时候开始,那个隐私的观念模糊的开始被打穿了。比如你跟朋友吃顿饭,你的朋友都发微博,你本来想跟朋友吃饭,私下聊的,他们全发了。可见他那个时候已经没在意你的隐私,久而久之,你也不在意,因为你也常发。然后到了后来大家就发现就爱看这个,那么然后就开始觉得我有必要要公开,这就是我常常讲,我们过去,比如像我们这种四十来岁的人,我们目睹的过去最大的变化,日记这个东西从前是几乎要上锁锁起来的,不能让人看。但是今天大家是怕人家看不到我的日记,对不对?

窦文涛:我就是为你们写的。

梁文道:对,日记是为大家写的,那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很自然的。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看到这个趋势,玮婕,我本来近两年,我一直担心我的这个养老问题,我说到老了,挣不动钱了,谁管我呀?但是现在我踏实了。

林玮婕:你找到了人生第二春。

窦文涛:我踏实了,我意识到我还有好多底线还没突破呢,对吧?

梁文道:你老了之后,有什么好看呢,给人看你什么呢?

窦文涛:哎哟,老汉推车,这家伙,一个金、白胡子的,自己弄个。

梁文道:给大家看看。

窦文涛:对,不就是个不要脸嘛。

林玮婕:可是你要想,他们这些不只是不要脸,可能有些是正在挑战,有些人家是真才实料,跳钢管、跳舞、吃饭、唱歌这些,这是真才实料要做的。

窦文涛:老汉待会儿给你看看跳钢管的。

窦文涛:我跟你提供一些数据,就是2015年的调研报告,游戏直播平台用户中68%的是19岁到35岁的,男女比例为4:1,相当大一个比例是三线城市的这种男青年。然后2016年预测,每个月看一次直播平台的用户数可能在一个亿左右,我的天,你说。然后还有一个数字就是在战旗TV上,每天有六百万人在十一万两千个直播间里逗留,其中20%到30%的用户会真金白银地为主播刷礼物,也是三线城市的占比接近一半。你知道我最近看了《澎湃新闻》的一位记者叫张婧艳,她采访网络主播的红与黑,在上海采访的。我觉得这是她提供的一些,挺有意思,你知道这里边有两类,一类是女大学生,学法律的,学干什么的,但是最高的收入一个月几十万,甚至有时候一个月收入上百万的。就是干什么呢?你可以看看照片,她采访这个小妹妹,你看,这个是她们在一个宾馆房间里拍宣传照,你再看下边,就是这些粉丝们他们送给对他们好的那些用户,包括这种宝丽来自拍的,你看裸露程度比较大的,这就是送你点福利。然后你再看,就是这个女青年她采访的,就在这个房间里吧就是跳钢管舞,然后你再看下边。她采访的当时她就正在跳,这是拍宣传照,都是网络女主播。你再看下边,你看那天采访,就在采访的当时,啪一下就给黑屏了,黑屏了,就是给他们叫房管,房管就是有那个平台巡查的,但是现在做不到什么电脑智能搜索,只能是人这么一个个这么查。一般来说,比如说你可能在两三分钟被发现了,尤其是现在风声紧,就是你说不能跳。

林玮婕:不能直播,不能跳。

窦文涛:然后你知道它是个什么生态,所以玮婕你也可以学学,要我跟你那个网络真的。

林玮婕:就太土鳖了,做别的,是吧?

梁文道:不是,你可以一边主,一边脱。

林玮婕:什么?

窦文涛:不是,你应该加入一些生活态,什么意思呢?你比如记者采访她,你看这个女孩叫什么,我就不知道,都是化名。然后这女孩就是说,我可以直播,你采访我吗?然后这个记者就同意了,然后高高兴兴拿出个自拍杆,用苹果6Plus,他们专门为拍的,她拍。说大家看,记者采访我,底下那个弹幕哗就出来了,说记者你好白啊,记者还年轻啊,记者还不错。就是她播,然后采访差不多了,就说好了,我现在要跳钢管舞了,弄个杆两分钟黑屏了,不让跳。

林玮婕:其实我觉得真的越来越多,你像脸书,虽然现在内地用不了脸书,但现在脸书也是这样,刚开始它是开,也是开名人才可以直播。就说OK,我现在直播,比如今天要做这个节目,我就可以开说,你好,我现在要做什么什么节目,我们今天要做什么,大家打个招呼。然后就疯狂的一堆人去追,后来就不只是追明星了,现在这个直播就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直播,就是大家都疯狂地在分享说我现在在干吗,我现在在做什么,然后我现在在跟你讲话,那我可以自拍,可以直播吗?就是疯狂地要去分享这些事情。我们多想知道别人的生活在做什么,是我一个人不想知道,还是大家都特别不想知道。

窦文涛:就是说她采访的这姑娘好像还是个大学生,这姑娘说也是想提高层次来着,据说平常常看什么《罗辑思维》,什么《奇葩说》,还有高晓松那个,她说我也想跟网友们有时候说点有深度的话题,但是没办法,他们就是要看身材。

梁文道:看气质。

林玮婕:主要看气质。

窦文涛:就是你看,6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她一件一件地换从韩国买回来的衣服,比如说刚刚到臀部边沿的那个小裙子,就看这个。我觉得挺好看的,当然味道就格调太低,是吧?

梁文道: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我们都做网络的东西,我觉得太有意思的就是,你明显感觉到我们国家还是挺人性的,就是你比如说像刚才讲这些事儿。我发现对他们这些事儿,比如说你说造小人也好、换衣服、脱衣服也好,我们对他们的审查其实不算很严重,你比如说这种直播就是巡管,然后要是真出事了,那武警还能够带着一种有点开玩笑的态度,公安还能半开玩笑,网警还用开玩笑的态度发微信、发微博,对吧,来回应。

窦文涛:不是,我认为有人分析,他这种开玩笑的态度可能就出于就是我刚才给你管的,这个属地管辖原则在互联网时代被突破了。就是谁该管他,他注册地在哪儿,他人在哪儿。

梁文道:对,我了解。但是你想想看,换过来,像我们做节目,有时候你碰到新闻议题、时事议题,没人跟你开玩笑的,可没人跟你开玩笑,那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够比如说直播的播着播着讲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黑屏。你这一下黑屏是永不翻身,不可能说黑了一次,我下回还来,没有。所以,看来我们国家对于这种东西管得还是比较轻松,是鼓励人性解放。

窦文涛:我觉得很难管,就是这种直播的这个房间,你想它成千上万。

梁文道:不,很好管,要管绝对管的到。那你现在比如说你多少视频网络公司,普通网管或者成千上百审查人员日以继夜,这是我们代替东莞的轻工业的新型服务业,第三产业,就天天审片。你每天比如说我们网上上载的数以十万计的片子,那是真有人在审。

林玮婕:他是直播,就像fly直播,你没办法说他都已经在播了。

梁文道:比如说假如我知道你这个台你总出这种事儿,总有这个,你出过一两次这个记录,我就轮番就盯着你,一定做得到。

窦文涛:而且各地的尺度不一样,你像我去年做的一个网络视频这个节目,就是我现在不做了,那个是归上海那边管。我就发现上海就胆小,不能说人胆小,人非常谨慎。就是大部分北京这边网上能说的话提,上海那边都不让说。

梁文道:上海从来都是这样。

窦文涛:对,于是呢有一次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新闻经验的人,我们认为说这个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上海那边还是说你别播。于是呢,最后我们就说,在一个《说吧文涛》的微博说,我说我也录了,要不就是上微博还不行吗?我自己的微博,我上一下行吗?原来绕了大概大半天的弯,后来他们说,你就是在微博上上一个视频,也都是有个口去审查过的,你以为你随便说吗?都是审查出来的。

梁文道:所以你怎么样都审得到,就是说如果千万不要。

林玮婕:真的要审也审得到。

梁文道:对,不要轻视跟忽略国家的能力跟意志,要做的事儿一定做得到。

窦文涛:我觉得还是要考虑到国家的力量,它如果力量都用在那头了,这头没那么多力量。

梁文道:那倒是。

窦文涛:所以,而且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什么,还有另一类,你不要以为这些网红都是那种过千万的,不一定。还有相当大的一批,就是这个《澎湃新闻》的记者还采访,比如说在一个上海三流宾馆里有这么一堆,可能就是来自农村的,然后长的那个模样,涂脂抹粉、鼻梁有点塌,也不是说特别的那个美艳。但是人家想的也挺知足,我这一个月弄个几千块钱,对吧,而且呢就是说,比我打工挣钱多多了。而且进来是有道的,就是还要培养培养你,唱歌、跳舞,主要是我觉得这个行业叫什么行业啊?我觉得这个行业在于暧昧,你全脱了,那就是也不行,对吧?

林玮婕:脱了就被抓了。

窦文涛:它恰恰就在于你比如说这些网络女主播她得有经验,也不容易,她得记得这些用户。

梁文道:对。

窦文涛:平常跟他们搞关系。

梁文道:假装成一种很私密的交流感。

窦文涛:他们还给你送礼物。

梁文道:是。

窦文涛:而且你还得满足他有些这个土豪斗富的这个需要,有时候俩土豪挤在你一房间里,一天能拍出一百万。还有那个火箭,你看过吗?

林玮婕:对。

窦文涛:五百块钱,像玩具一样的那个火箭,就你那个火箭特别明显,能显出送火箭的那个用户的名字。

林玮婕:他大声念出来。

窦文涛:不光大声念出来,就屏幕那个火箭就过去了,有的时候送的满屏都是火箭,就是女主播受欢迎。它这样的一种行为,文道,你觉得这算色情业吗?

梁文道:不算,如果讲尺度当然不算色情业,但是原理很接近。

窦文涛:这算社交业?

梁文道:原理,色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全是脏或怎么样。其实色情业卖的并不只是一种肉体上的东西,色情贩卖的主要是想象。

窦文涛:这一看就是道行深的。

窦文涛:你知道为什么说现在我们大陆人管挣钱叫抢钱吗?就因为机会都是一茬一茬的。比如说我现在觉得这儿斗鱼这边出了这一系列的事儿,我预感到,也不是说我预感,真的什么网络自律,这个严管可能这些现象就到来了。但是,它提示给我们一个未来的想象,文道不是爱说想象吗?

梁文道:我反而是在想象色情。

窦文涛:对。

梁文道:我没别的。

窦文涛:我想象的真是,最后会不会到达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是如果这么方便,技术提供了这么大的方便,因为我相信最终是卡不住的,这个技术的这个门槛。然后,未来会不会进入一个我们当年有一个说法叫为人民服务,叫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将来会不会人人看我,我看人人呢?

梁文道:当然有可能,我其实觉得这是一个过渡现象而已。我觉得现在因为私

窦文涛:那我们就真是回到原始社会了。

林玮婕:就大家脱光在路上走,也无所谓的意思吗?

窦文涛:光着就互相聊嘛,但是玮婕我也有一个问题,你比如说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有点沮丧啊?比如说。

林玮婕:你说网路女主播赚那么多钱?

窦文涛:对,是这样,你们受过这么多年新闻训练,学新闻不容易,积累了很多经验教训。最后你发现还不如这个月入百万呢。

林玮婕:你不要这样讲,你去看她们这些女主播,她们都知道这是青春饭来的,人家就是说我现在趁年轻几岁到几岁,我赚这么一笔。当护士,平常当护士还是她的正职,这个是兼职来着,她也知道这个。

梁文道:这个过的很快的,比如说她这个月,所谓月入百万,你不要以为是五年月入百万。她月入百万的日子可能就只有一个月,所以太多了,因为她比如说红,一个人红,她不太可能红过两年,一年都很难,因为你总是有后来者,大家总是贪新厌旧。所以你红就红那一段,你等于你在那一段要赚足了你相当长时间的(钱)。

窦文涛:还有一个,我觉得她们某种程度上有一点像今天中国的某些当代艺术家是同行了,对吧?还有一个出路就是说,谁比谁能想出更惊世骇俗的招,对吧?你知道已经出现,去年年底吧直播车祸的,真的像《老炮儿》那个电影里一样,他们这个飙车后边一辆车拍着前边一辆车,结果前边一辆车出车祸,后边正在直播,就一下直播就撞死伤人的这个车祸,都直播出来了。

林玮婕:对,所以以后的那个,但是我觉得还是会达到一个平衡。我觉得如果当大家都是这样的,我觉得可能会最后还是会形成一个规范。就比如说我们现在的电影,开始有一些比如说分级制或者是有什么,这个来讲我觉得可能会呈现是这个样子。

窦文涛:对。

梁文道:我觉得也是,而且这个东西真的会过,你比如说像其实两三年前。

 



迅雷:我们可以下种子。
快播:我们可以边看边下!
虎牙:我们有把奶放大功能!
斗鱼:我们直播造人!
虎牙、迅雷、快播:是在下输了
草榴:你们这些渣渣乐

视:呵呵,有事干了




这一直播性行为的视频原本只有900多人围观,不过,经过网友举报,江苏网警发微博,隔空向武汉网警喊话后,迅速在网上热传。




一个大男人,真想看黄网却连黄色网站都找不到,以后也别指望能干成啥事了。

——《肖申克的救赎》





斗鱼公司负责人表示,对此次“直播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进行深刻反思,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做好调查处置工作,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认真进行整改,同时,认真吸取此次事件的深刻教训,举一反三,加强管理,确保今后绝不发生类似事件。





有人打赏火箭



假货不怪淘宝,色情不怪斗鱼。斗鱼并没有纵容色情,斗鱼不敢在风口浪尖造势, 这肯定是突发事件。”


现在加强了监管力度

限制网络主播穿吊带装、吃香蕉。

“吃香蕉也不可以,怎么吃都不行”




打赏(您的支持,我的动力)

长按二维码
打赏




视频网站可按嘉宾名字检索

长按二维码
直达网站




锵锵微信群

长按二维码
加好友进群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视频

整理不易,欢迎点击下面广告,多谢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