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熊孩子天价打赏女直播,直播平台该如何应对?

潜在价值2018-10-10 13:07:49


当前,有14岁孩子给女主播打赏16万的消息上了热搜,并再次让直播天价打赏事件回归公众视野。之所以说再次,在于这种非理性巨额打赏主播的事件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发生,比如早前有家中父母靠450元低保生活的贫困生扮富二代贷十几万打赏女主播的,有28岁小伙挪用公司890万资金打赏女主播,有贫困年轻父亲手头紧盗邻居1.9万元不养娃却打赏女主播的。


而这种巨额打赏的背后,往往会导致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陷入巨大的财务困境,而诸多直播平台却并没有对打赏金额上限以及打赏的用户年龄与消费金额做出规范性的引导与监管。


在今天,越来越多的孩子拥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玩起了QQ、微信、微博、直播、短视频与K歌或游戏软件等。然而,孩子们缺乏自控能力,对网络消费缺乏概念与正确价值观念,因此小孩非理性消费已经成为游戏、直播、短视频、K歌软件等互联网行业通病。非理性打赏,而直播行业尤为突出。



而针对打赏乱象,当前诸多直播平台似乎一致选择了沉默,毕竟,主播打赏收入,平台可以从中分成,如果将打赏纳入监管,损害的同样也是平台的利益,毕竟,当前直播行业正在陷入颓势,用户留存度与活跃度在下滑,打赏是直播平台盈利的核心模式之一,对打赏纳入监管并对其进行限制并不符合平台的利益诉求。


但笔者认为,直播平台不能心存侥幸,对这种非理性打赏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仅仅在意平台的短暂的打赏收入,而不顾其平台方的影响力与社会责任,可能会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倒逼第三方监管措施的出台,这样反而让直播平台陷入被动的局面。


因此,当前直播的难题其实与当前诸多手游行业的困境是一样的,即一旦让诸多未成年人陷入其中,必然将引发巨大的舆论争议,而直播平台如果想从更长远的角度来博得社会层面的好感与用户层面的口碑,必然需要牺牲部分自身的利益。


我们知道,在手游行业,如何对未成年人设置防沉迷系统一直是行业的病症与业内热议话题,今年腾讯今年响应文化部“网络游戏家长监护工程”号召,推出“成长守护平台”,也相对获得了一定的社会认可度。


对直播行业来说,规定主播不能以任何形式做出诱导性打赏行为,以避免未成年人掉入打赏的陷阱,收获的同样会是品牌美誉度。


而从从技术角度,直播平台同样可以借鉴游戏行业,在国外的游戏行业,会根据其内容暴力程度等分级,区分玩家。在销售环节,细分买家,处于限制级别的买家不能买。再次强制要求在游戏中装载监管软件,以严控游戏时间和游戏时段,对未成年人实施分级管理。


直播行业同样可以从用户分层入手,通过人脸识别与身份证正反面照片的方式来完成身份验证,通过短信验证的方式绑定银行卡与支付宝等账号持卡人,并对未成年人的打赏金额设置下限,设定每日与每次的打赏上限。


去年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主要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制度”等强力措施,且明确提出了“双资质”的要求,要求对用户进行手机号码等实名认证,平台可以通过身份验证入手,从未成年人打赏门槛、额度方面入手,对未成年人做出监管,那么这种非理性巨额打赏现象自然会相对应减少。


对于家长来说,也需要强化自身的监管责任,而平台方可以主动引入家长监护体系。这种做法相当于走在政策前面率先对其他互联网产品带来了自律的先例,并引领行业直面和解决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的社会话题:一方面满足小孩的娱乐需求,另一方面考虑到他们的真实消费能力让家长对他们的消费金额与记录进行监护。与此同时,应该对自身的支付账号进行多重安全鉴定。


打赏属于网络消费,由于当前移动支付技术的成熟以及操作的便利性,未成年人之所以更容易掉入直播打赏的陷阱在于,这部分人群的心智尚未成熟,由于网络消费支付没有现金钞票来的直观,未成年人对于网络交易的金钱数字并没有特别直观的体验,数字交易特别容易产生不理性消费。


当前诸多熊孩子非理性消费,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孩子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开父母手机的支付账号,但在手机支付安全层面,家长并没有对自身的支付账号有着严格的监管。熊孩子非理性打赏,家长需要担负一部分监管缺失的责任。


因此要杜绝熊孩子非理性打赏,家庭教育尤为重要,网络不应该被妖魔化,但家长应该帮助孩子认清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的换算关系,同样要从价值观层面让他们认识到虚荣心太重并不能获得真正的尊重。


因为,巨额打赏倾其所有装阔一回,感受在虚拟世界之中帝王一般的存在,给主播打赏能获得主播的点名感谢,获得了现实生活中难以获得的满足感与归属感,但换不回他们无所归依的情绪状态,也救不了他们现实生活中精神的贫瘠。


家长也需要让他们知道自己轻而易举被荷尔蒙驱动的打赏背后,是谁在背后为这笔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对于当前的直播平台来说,由于过去直播行业从直播露肉到直播涉黄擦边球时有发生,加之当前天价打赏事件频发,损伤是整个直播行业的品牌高度与行业口碑。


况且,一个行业,一个平台,如果需要通过诱惑用户“非理性”消费来完成盈利模式的闭环也很难具备说服力,而一个行业从无到有的崛起,它未来的光荣之路,也需要有社会责任这一环节来为其品牌其溢价背书,如果直播平台在当前通过释放平台的善意来承担对未成年人的一份责任,带来的可能是更高的用户忠诚度与认可度。


因此,笔者建议,将将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纳入监管,通过纳入监管体系与防沉迷模式,换来的将是更高的品牌公信力与社会认可度,行业也将因此走的更远。(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更多精彩推荐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