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那个为了10万元而坠亡的年轻人,在直播平台眼中,你只是几百万流量

银杏财富2019-06-20 02:40:33



“高空极限第一人”吴永宁坠亡了,为了10万元的奖金他搭上了自己的命,原本打算拿着彩礼去女友家提亲的他,就这样与世长辞了。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 为舒




2017年11月8日,“高空极限第一人”吴永宁和往常一样,做了两个引体向上后,用双脚踩住玻璃墙想往上爬,尝试两次后,因体力不支而坠楼。


吴永宁当时并未立即死亡。勘查现场的民警在知乎上透露,吴永宁从“60层楼楼顶的装饰玻璃墙墙顶掉到顶楼平台,14米左右,当时没死,从掉下来的角落爬到一处门口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由于没人发现,本打算第二天拿着8万彩礼去女友家讨论婚事的他,就这样与世长辞了。

 


据《潇湘晨报》报道,吴永宁的伯父冯胜良证实,“侄儿说,11月8日他要在长沙的一栋高楼上录一个两分钟的视频。他说如果‘火了可以拿10万’。”

 

澎湃新闻统计,“极限-咏宁”为名的吴永宁在各大平台拥有的粉丝数超130万。其中,微博有4万多粉丝,微信公众号单篇阅读数最低也破8000,美拍账户有24万粉丝。目前,快手、火山小视频已无法检索到咏宁的账户,据快手工作人员提供的截图,咏宁在快手有2.5万粉丝;另据微博网友晒出的截图,咏宁在火山小视频有99.1万粉丝。


封面新闻引述吴永宁好友的话称,很多平台与吴永宁有签约,要求他提供视频增加流量。



明知危险却没做保护措施


吴永宁并非没有遇到危险的时刻。今年7月中旬,在海拔1000米的张家界翼装飞行平台表演时,手太滑,就曾差点失手。


这次险些让他付出生命代价的表演,却让他收到了史上最高的打赏:288.5元,而之前他发的其他视频得到的打赏很少超过10块钱。



他的朋友童虎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谈到,在吴永宁做动作摇头时,就表示他体力快耗尽了,因此,童虎还曾救过吴永宁两次。

 

很多时候,他会给视频配上“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的警示文字。他曾戏谑自己是在“作死”、“玩命”,虽然知道风险存在,但他却并没有在实际冒险时做任何保护措施。



是什么让他无视生命的威胁


明知有危险的事情,还要去尝试的人无非出于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爱好,一种是为了利益。像吴永宁这样,关注来自各短视频平台赞赏、为了10万商业合作费而冒险、直到最后搭上生命的年轻人,基本上是出于经济利益。

 

吴永宁之前只是收入微薄的群众演员。为了生计,他不断探索提高收入的途径,终于无意间,找到这条赚钱比较快的路。通过挑战风险在短视频平台上吸引关注度,得到粉丝赞赏,随着平台上积累粉丝的增加,名气增长,一些主动找过来的商业合作也能给他带来收入。



吴永宁从小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是一个乖巧、孝顺的孩子,他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家庭条件也很差,家里的房子今年才简单装修了一下,粗粗地给内墙刷了一层白漆。

 

他原来做群众演员时,收入非常微薄,即便自己没挣到多少钱,还是偶尔会给妈妈寄回来一点。今年中秋节打电话回家,好像一下突然有钱了,说今年准备结婚,给家里添置了热水器、洗衣机,给继父买了苹果手机,给妈妈买了新衣服鞋子。


父亲早逝,母亲多病。就医要钱,娶妻成家也需要钱。无疑,这些是让吴永宁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而赌上一把的主观原因。所以,他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极限运动爱好者,他只是把冒险当成能赚钱的赌注。

 

在他的选择范围中,想更快赚到钱,直播、短视频可能是最好的一个选择,于是他像抓住救命稻草般,不断挑战极限,活跃在直播平台上;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一根看起来要改变艰苦生活的救命稻草,这么快让他失去了年仅26岁的鲜活生命。


什么时候,人会赌命换钱


有人会说,不管是为家人更好的生活,还是仅仅为了自己的物欲,最后因为10万元没到手的商业合作,付出生命,这都是他自己选择的。

 

不经历过这样的处境,大概永远不会明白:对很多像吴永宁这样的人来说,一生能抓住改变贫穷命运的机会近乎渺茫。当终于等到一点看似能改变命运的希望时,我们看来再微弱的一丝曙光也可能耀花他们的眼,让他们瞬间忽视了眼前的危险。

 

而多年贫穷的记忆和经验,让他们习惯了命比纸薄的观念,手上唯一的资源就是这条命,如果能博一次胜算怎舍得错过?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为了些我们冷静分析起来完全不值得的物质,而奋不顾身地以命相搏。

 

就像《思考,快与慢》中说,紧急情况下,我们会无意识地依据情感、记忆和经验快速做出判断。虽然判断很快,但却很容易上当,引导我们做出错误的选择。像吴永宁,面对突然能改变命运的机会,他自然地做出这样的选择。

 

今年8月珠海台风时,一位中年男子在狂风暴雨中,用身体拼命去顶住家里买回来不到两周的新车,然后不幸的是,血肉之躯终究顶不过天,货车在狂风中倒塌,他被压在车下身亡。



这位中年男子面对巨大的经济威胁时,根本顾不上冷静思考。他当时大概只想到这个家承担不了这项经济损失的压力,下意识地想要去保护家庭的财产,所以悲剧紧接着就发生了。

 

前不久,微博上有个让人心酸的故事,杭州一癌症患者,当了20多年出租车司机,刚开始身体不舒服时一直拖着,拖了两年病重住院时确诊是肝癌晚期。呼吸困难的他,却舍不得吸氧,说希望给孩子多省下两块钱用。

 

长期的贫穷生活,让人逐渐忽视个人的感受,误以为自己的生命并没有那么值钱。所以,这位父亲会觉得自己吃点苦,哪怕呼吸困难,能省下些钱就是值得的。

 

所以,很多时候在我们眼里,为了一辆车、几块钱的氧气、或者像吴永宁这样,为了还没到手的那10万块钱,冒着巨大的风险,赌上自己的性命根本就不值。但换位思考,以他们当时当地的处境,那条命可能是他唯一可以做赌注的资源。


不是这些平台,他还能拿命赌10万元吗?

换个角度看,如果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也没有这10万元,吴永宁还会去拍视频吗?是谁允许他、鼓励他、并给他用生命赌10万元的机会?

 

吴永宁出事后,有网友质疑,火山、快手等平台是否存在诱导其进行危险动作表演的嫌疑。


对此,快手回应称,“快手是一个用户分享的平台,没有合作发视频的事情,且几个月前快手已对其账号进行处理。”然而截止发稿前,我们却发现,虽然快手把吴永宁的视频和账号处理了,却冒出了更多的假冒账号,声称马上恢复:



新京报记者则发现,6月18日,“火山小视频”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吴永宁在高空脚手架上做仰卧起坐的视频,配文称“卧槽哥们儿你是真的不要命啊,看得我心惊肉跳”。


没有直接合作发视频,就能说明没有诱导的嫌疑吗?一次次让吴永宁冒着生命风险的视频上热推、上焦点,从而引来更多关注,这不是鼓励、诱导又是什么?如果没有一次次上热推上焦点,没有流量的支持,怎么实现100万粉丝的增长,变成平台的头部大V?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极限挑战节目,虽然同样也有很多惊险的画面,但他们的背后有着充足的保护措施,比如保险绳索、防护工具等。只是为了节目的效果,这些保护措施不让观众看到。比如图片这样惊险的照片背后,其实有一整个安全团队保护,而且石头本身离地的距离并不高,甚至可能还会加入PS等来营造惊人的效果。

 


回头看看火山、快手这类平台,明知道用户的行为是实实在在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却不仅审核通过了内容,还一次次将其推上焦点。关注平台本身的流量、用户的活跃度、时刻盯着KPI的平台们,你们对于生命本身的敬畏到底在哪里?


追求流量的平台们,一条命在你们这值多少?


像吴永宁一样,为自己赚赞赏,为平台带流量,冒着生命危险上短视频平台的人不是少数。有人靠直播吃电灯泡、炸裤裆、吃死猪肉引发大量关注,前不久14岁少女靠炫耀年纪轻轻怀孕来博眼球,还有人直播家暴、侮辱警察来哗众取宠……

 

这些平台大V养成、走红的案例不断向后来者表明,要想在这些短视频直播平台走红,要想赚钱得走什么样的套路。即使平台声明只有技术和算法,没有人工干预。


不作为,真的没有错吗?

  

后退一万步说,即使平台用户行为是自愿的,那么火山、快手们是否有考虑过,鼓励这些用户做的各种行为对社会其他人群会造成什么危害?吴永宁们每一次高空挑战视频都有极大可能坠落,那么,平台是否有考虑过,坠落不仅对吴永宁本人的生命会有危险,同时可能对行人造成极大的危害?

  


这样的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12月10日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件。西安一名保安,不幸被坠落女子砸中,双双坠亡。


如果吴永宁坠楼,或者未来赵永宁、钱永宁、X永宁录制高空挑战视频时,不幸坠落砸中行人,造成人员伤亡,那么平台真的能完全不承担一点社会责任?


我们理解资本逐利的本质,在从风口走向爆发的关键期,火山小视频、快手等各大短视频平台谁都不愿意倒在曙光前。但真的出于资本的压力,就可以只顾吸引看客的眼球,就可以一切以流量为原则、就可以唯利是图藐视生命、就可以彻底丧失社会责任感了吗?


吴永宁们的悲剧,到底是谁之过?

一个个用力过猛的表演、一条条不堪入目的短视频还在继续着,它们依然像病毒一样传播着。虽然有些还不至于马上危及到生命,但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哪天,另一桩吴永宁似的悲剧会发生。


不可否认,悲剧的发生确实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自己本身对生命的敬畏不够,所以,当事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但另一方面,长期物质和资源的匮乏同样是悲剧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贫穷限制了吴永宁们他们改变命运的选择范围,也限制了他们的思维方式。


而火山、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给予他们在绝望的生活中一丝虚假曙光的同时,让他们以为通过自虐、通过冒着生命危险博人眼球可以改变命运,从而铤而走险,又何尝不是将他们推向悬崖的帮凶。




— THE  END —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