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

惊悚直播:遇鬼全过程

九鼎小说2021-10-22 10:03:37


第1章 女孩的委托

江城,汀棠路,一家名叫快乐巅峰的成人店里,站着一个手足无措脸色苍白的女高中生。


“全套服务九千九,初步调查要先缴纳一千块的押金。”我叼着根烟,打量眼前的女孩。


被我的目光注视,女孩显得很不自在:“一千……我身上只有七十,剩下的能不能等我有钱了再给你?”


“七十就七十,钱放桌上,你可以走了,三天后给你回复。”


“你……不会是骗子吧?”女孩半信半疑,掌心的七十块钱已经被她的汗水浸湿。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真实、高效、诚信、保密是我们这行的宗旨,你刚才那句话是在质疑我的职业素养。”从女孩手里拽过钞票,我挥手打发她离开。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人会对我产生误解,认为我是一个欺负未成年人,诱拐妙龄少女的混蛋。其实不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她。


我叫高健,是这家成人用品店的店主,当然,所谓店主只是一种伪装,我的真实身份是私家侦探。


寻人搜尸,商务间谍,打假维权,婚外调查,各种非诉讼案件援助,本事务所全部受理。


回归正题,刚才来寻求帮助的女孩叫夏晴之,本市一高在读学生。


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哥哥夏驰一周前失踪,我怀疑他已经遇害。”一进门女孩就神色慌张惊魂不定。


“刑事案件你应该报警才对。”高中生能有什么钱,我当时只是瞥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报警没用的,我全都试了,没人记得哥哥的存在,包括户籍调查里都没有哥哥的信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你的意思是说,关于哥哥的记忆只存在于你的脑海?”女孩不像是在说谎,而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是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哥哥,只有我记得……”


点燃一根烟,我深深吸了一口。


如果女孩所说是真的,那么原因只有两种,超自然灵异事件,或者女孩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在她身体里还隐藏着一个哥哥的变态性格。


“你哥哥失踪前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这个时候只有顺着对方的话语才能获得更多线索,我并不着急。


“一周前的晚上,哥哥应邀参加某个直播平台面试,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孩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很普通的卡片,皱皱巴巴,跟路边栏杆上修下水道、卖假药的小广告差不多。


“想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吗?想拥有亿万粉丝的崇拜吗?”


“成为阴间秀场签约主播,开通自己的直播间。”


“只要你有胆量,有才艺,有时间。”


“坐在家中就可以将一切梦想变为现实!”


“阴间秀场,这名字够别致的。”反复研究卡片,我更加怀疑这是一出熊孩子的恶作剧,公司名字先不吐槽,看卡片背面。这家直播平台的面试时间是晚上12点到凌晨三点,面试地点是无灯路44号,地下4层444房间,这一连串的时间地点数字怎么看都不像是给正常人准备的。


“你也觉得我是在编造吗?”女孩当时的反应濒临绝望,我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到失落和惊恐。


“不,在没有调查之前,谁都没资格下结论。”就算是为了她身上的几十块钱,我也必须这么说,因为我的事务所已经两个月没有接单,再加上自助套套机的出现,成人店的收入也越来越不景气,再这么下去,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于是乎,我接受了这个仿佛恶作剧般的委托,也就有了最开头的那一幕。


“阴间秀场……”最近几年直播平台大火,有人直播美食,有人直播游戏,有人直播卖弄风骚,勾引纯洁的吊丝,这些都可以理解,但阴间秀场从名字上来看完全猜不出主打内容是什么。


“难道直播死人的日常吗?”


摇头一笑,我催促夏晴之离开,女高中生在我这成人店里呆的久了,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毕竟她还未满十八岁。


掀开用军大衣改造的厚实门帘,夏晴之刚要出去却和一个浑身散发着雌性诱惑力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对、对不起。”许是意识到成人店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夏晴之用书包遮住脸,飞也似逃走。


“你的东西连高中生都买?”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我隐约觉得有些耳熟。


“买不买是别人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眼前的女人确实称得上是美女,精致白皙的脚踝踩在高跟凉鞋上,小腿紧绷,蕾丝的裙摆飘在半空,明明是宽松长裙,却藏不住她身上傲人的曲线,身段气质俱佳,就是带着口罩和墨镜,看不清楚脸。


不过我早已习惯,来这里的人多少会有自己的秘密,对方不愿意暴露身份,我也不会逼问,和气生财,只要给钱什么都好说。


女人打扮时尚得体,一身名牌,手里的包包应该是巴黎路易威登,就凭这一个包就顶的上我全年的房租了。


“不知美女你有什么需要?小店因经营不善,即将转让,所有产品跳楼大甩卖,一律八折。”


“抱歉,我什么都不要,只是来找人的。”女人说着取下口罩和墨镜:“高健,五年没见,你一点都没变。”


看到那张脸的瞬间,我手里的烟头掉落在地:“叶冰?”


她是我的初恋女友,当年在警校时,我和她的综合成绩永远占据第一和第二。


只不过后来,我因为卷入一场连环杀人案被警校开除,而她则顺利完成学业,并且在新男友的帮助下保送出国深造。


“五年没见,你倒是麻雀变凤凰,十足的女神范儿啊。”我又点燃一支烟,看着萦绕的烟雾:“你换了电话,跟我断绝所有联系,我还以为你客机失事,沉在了太平洋里。”


“五年的时间都不足以让你改掉毒舌的毛病吗?我承认我做的不对,但我并不后悔。”美女面带笑意,成熟,自信,一举一动都能让男人产生冲动。


“是吗?那你现在又回来干什么?莫不是想跟我旧情复燃,重温激情岁月?”我双眼肆无忌惮盯着叶冰凹凸有致的身材。


“我今天来本想和你好好谈一谈,但看你目前的情况,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她并没有接话,而是从皮包中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这卡里有十万块钱,算是我当年不辞而别的歉意。高健,我们都不小了,该走出回忆面对现实。”


“三天后,我和江少的婚礼将在世纪新苑举行,如果你有时间可以过来,毕竟我刚回国,在这座城市也没有几个朋友。”


叶冰的语气好像是在叙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她眼神中隐藏极深的嫌弃和失望被我捕捉到,这一刻,我竟然哑口无言。


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歇斯底里,我只是抽了口烟:“卡你拿走,三天后我准时到场。”


叶冰什么时候离开我并不知道,只是抽完了一盒烟,感觉肺里火辣辣的。


没什么可抱怨,人家随随便便一张卡就超过我全部身家,与其惹人白眼无济于事的愤怒,不如做好手头的事情。


我将夏晴之留下的小广告放在电脑旁边,这可是我两个月来唯一的一单生意,虽然委托人只是个未成年人,可能精神还有问题,但我绝对不可以搞砸。因为,我需要钱。


第2章 阴间秀场

当深夜车辆足够稀疏的时候,宽阔的道路方能显示出一些属于它自己的真相,那些在白天各式各样的倾轧之下不为人所见的伤痕。


我虽然是一名三流侦探,但基于对这份职业的尊重,面对每一份委托都会全力以赴。


想要辨别女孩有没有撒谎,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合适的时间亲自去一趟无灯路,寻找广告中的阴间秀场。


打开电脑进行搜索,江城无灯路确实存在。


在老江城人的嘴里,这条路还有另外一个非常特别的名字——“螺丝结顶”。


“螺丝结顶”其实是“垒尸及顶”的意思,抗日战争期间,这里是江城最大屠杀场,死人一层铺着一层往上垒,最后尸体垒到屋顶那么高。附近居民说,这里根本不能装路灯,只要一装,第二天就熄掉,不是被人熄掉,就是莫名其妙地熄掉。


灯炮拿下来好好的,但里面的钨丝已经断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装新灯泡。走在巷子里面打手电筒也会莫名其妙地熄掉。任何电动的东西晚上到了巷子里都用不起来,摩托车、电瓶车都要推着走。


附近的人家晚上一般都不出来。所以晚上如果在“螺丝结顶”遇到一个人——那也未必是人。


“公司开在这种地方,还真对得起自己阴间秀场的名字。”坦白讲我是一个逻辑至上的无神论者,经过一个下午的资料收集,我更加肯定这是一场并不高明的恶作剧。


“是真是假就看今天晚上吧。”换上便装,把广告和电击防狼器塞进裤子口袋,骑车赶往目的地。


无灯路在老城区,等我到达这里时,天色已黑,空中还飘起了毛毛细雨。


“真不走运。”阴雨天电击防狼器很容易伤到自己,这要是遇见歹徒,那就尴尬了。


徘徊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两边是陈旧的建筑,当地人对我这个外来者态度很不友好,上前询问,只要是提到无灯路三个字,他们便会摆着手匆匆离开。


没有任何提示,宛如无头苍蝇的我一直晃悠到晚上十点多还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无灯路。


雨势变大,天地间出现蒙蒙的雾气,我想找个地方避雨,可周围的巷子里连个像样的商店都没有。


仅有的几家门面,店内还都摆着纸屋灵马、花圈寿衣,显然做的是死人生意。


雨越下越大,实在没有办法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躲进寿衣店,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一过11点,店家便关掉所有电灯,点了两根白蜡,送给我一把上坟时的黑伞,催我离开。


“这些人太古怪了。”撑着黑伞,站在雨中,一眼望去,整条巷子竟没有一丝光亮。


“无灯路?”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独自走了二十几分钟,绕来绕去竟然迷失了方向,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求助的时候,正巧看见路对面有一位老阿婆向我招手。


“天黑雨疾,她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她的家人呢?”


雨水打湿了阿婆的衣服,老人家孤苦伶仃,看起来比我要凄惨的多。


她焦急挥手,我赶忙走近给她撑伞,“阿婆,您……”


闪电划过,我一低头正好看见阿婆抬起的脸,毫无血色,从四面八方爬出的皱纹如折起的豆皮,铺满了整张苍老面孔。


“我东西丢了,你快帮我找找。”


老人的声音颤颤巍巍,好似行将就木,这是咽气前最后的请求。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着急,您丢了什么东西?”


阿婆浑浊的眼珠向两边翻起:“我把小孙子弄丢了,就在这巷子里。”


她指着黑洞洞的道路,着了魔般一瘸一拐向里面走去。


“孙子?活人?”不知道为何,我想起网上关于无灯路的种种传闻,瞄着老人的背影,汗毛竖起。


“不可能,所谓鬼怪神佛都是自己吓自己,我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被特定环境引发了人类对不确定事件的本能反应。”人体在面对危险时会产生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也就是恐惧和逃避。


“当地人的反应结合网上的传闻,还有眼前这位阿婆,他们的行为举止都透着古怪,好像是在刻意营造一种恐怖的氛围。”不信邪的我,依旧觉得这是一场恶作剧,现在很多综艺节目为了追求收视率不择手段,各种重口味节目层出不穷,也许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此时正安装着十几台摄像机在全程跟拍。


这么一想,恐惧感顿减,我撑起伞和阿婆同时进入巷子深处。


过了许久,早就迷失方向的我已经破罐破摔,倒是阿婆走着走着忽然停下。


“宝贝孙子,下次可别乱跑了……”


“找到了?”我略感诧异,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去,眼睛慢慢睁大。


冰冷的台阶上躺着一个被雨水打湿破破烂烂的布娃娃!


老人亲昵的抱起娃娃,全然不在意污泥和水渍,小心翼翼,好像是对待刚出生的婴儿。


“她、她是个疯子?!”我居然跟着一个疯老太太在雨夜里跑了一个多小时!


“哦、哦,布娃娃,你别生气,我来给你赔个礼。刚才不该发脾气,使劲把你扔在地。弄脏了你的新花衣,摔得你脸上都是泥。一定还很疼吧?真是对不起!衣服脏了我给你拍,脸儿脏了我给你洗。哪儿疼了我给你揉,从今以后,我们不分离。”


老人抱起娃娃,唱着童谣远去,我除了苦笑也有对老人的一点同情,年过古稀,陪在身边的居然只有一个破烂人偶。


想到这里,我追了过去,将手中黑伞塞给老人:“雨大,伞您拿着,快些回家吧。”


阿婆接过伞,在原地愣了一下。


“您老路上小心,回见。”雨水打湿衣服,我躲在捡到布娃娃的台阶上避雨,这是一栋三层小楼,楼道口修着一个有些年头的雨搭。


“为了七十块钱,我也是蛮拼的。”委托毫无头绪,我蹲在地上,习惯性想点支烟,可就在打火机亮动的瞬间,我看到了小楼外墙上的门牌——“无灯路44号”。


火焰转眼熄灭,我掏出小卡片,把脸凑过去再三确认:“不会这么巧吧?”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正是我要找的地方。


“广告中的地址确实存在,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我手掌按着电击防狼器开关,刚准备进入楼道,衣服突然被扯动。


“谁!”


转身掏出防狼器,噼里啪啦的电弧在黑夜中格外清晰。


“阿婆?”抱着布偶的老人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在警校实战素质曾拿到A+的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小伙子,天黑,别乱跑。”老人用身体挡住布娃娃的视线,好似无意般从袖子里滑出一方手帕。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哩咕噜滚下来……”


唱着童谣,哄着怀中的人偶,老人消失在雨夜里。


我捡起老人留下的手帕,纯白色,好像上吊用的白绫,拿到眼前,上面还有一首古香古色的短诗。


“屋维穷甚难抛画,


内事由来在帝乡。


有子受恩须有地,


鬼间无路心茫茫。”


读了两遍,我冷汗已出,这是一首藏头诗,把每行第一个字连起来,那就是——屋内有鬼!


“她究竟是不是疯子?”结合老人之前的话语,她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虽然隐晦,但至少从逻辑上讲是没有问题的。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望向黑洞洞的楼道,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对于一个侦探来说,最吸引他的永远不是结果,而是破解未知的过程。


我的双眼慢慢习惯黑暗,摸着斑驳的墙皮,沿着楼梯向地下室走去。


第3章 惊悚面试

在普通话、粤语、韩语和日语当中,数字4的发音和“死”近似,所以常常被人认为是不吉利的数字,例如有些大楼就没有4层、14层,香港新渡轮中没有名字为4号的船只,台湾没有个位数为4的车牌,挑选手机号时,我们也往往会规避尾号为4的号码。


这些唯心的东西以前我并不相信,但在那天夜里,我看着头顶的门牌号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444房间。”


小广告上的地址完全正确,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江城居然真有这样的地方。


“要进去吗?”


就像是游戏打到了最后一关,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漆黑的走廊看不见尽头,脚下偶尔会踩到干裂的朽木和虫子的尸体,更让我在意的是,这里是地下四层,手机莫名其妙黑屏,唯一的武器德国进口8千伏电压防狼器也停止工作,我失去了所有保障,要赤手空拳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阴森、恐怖的环境加上老阿婆之前的藏头诗,我提心吊胆,越想越怕。


“如果一切仅仅是恶作剧或者另类综艺节目,那对方的手笔未免太大了一点,而且我处处留心,并没有找到摄像机和明显的人为痕迹,这似乎不是一个玩笑。”


手掌搭在门把上,我幻想着开门后,里面会有十几台摄影机对着我录像,还有西装革履的主持人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拿着麦克大喊:“恭喜高先生通过考验,这是给您的一百万奖金……”


YY是愉快的,现实总是伤感的。


“嘎吱”,伴随着难听的开门声和飞舞的尘灰,我进入屋内。


“有人吗?”


昏暗的灯光在头顶摇晃,地毯散发出霉味,腐烂的桌椅堆在屋子中央,最里面的墙壁上歪歪斜斜写着四个大字——阴间秀场。


没有想象中的闪光灯、摄像机,也没有满脸鲜血、提溜着脑袋的冤死鬼魂。


最好的情况没有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也没有遇到,门里面只是一间废弃的仓库。


“不能大意,既然夏晴之提供的地址属实,那这里很可能是她哥哥遇害的第一现场,也就是说,我现在正在一间发生过凶杀的房间里。”


轻轻关上房门,头顶忽明忽暗的灯泡散发着久违的亮光,我稍稍感到心安。


“有人吗?”灯明明开着,可屋内的陈设却给人一种荒废很久的错觉。


我踏上破烂受潮的地毯,感觉十分奇怪,就像是踩在凝固了血水的头发上一样。


脚下发出地板的呻吟,偶尔露出的孔洞中还能看到一两具不知名虫子的尸体。


屋子中央的桌椅上刻着各种惊心动魄的字眼,有些地方还被指甲划出长长的伤痕,似乎曾经坐在那里的人们遭受过极端的折磨和痛苦。


走到最里面,阴间秀场四个大字用血红色的颜料粉刷在墙上,起初也没什么,但看的久了总感觉字里包含着狰狞和诡异。


“普通颜料或油漆放置时间长了会成块状掉落,而颜色变深,红中带褐,这似乎是血液才有的特征……”


内墙边上还有一扇小门,在外面搜索无果,我好奇之下将其推开。


“嘶……”屋内温度骤降,我吸了一口凉气,身体僵在门口。


不算太大的房间里摆着一张两米长的黑色贡桌,桌子另一边并排坐着三个人!


他们穿着正装,和我之前所想的电台主持人差不多,唯一让我感到别扭的是,这三个人脸上都戴着纸人面具,乍一看还以为是三个纸扎的人偶。


“你是来面试的吗?”中间那人像机械般,一顿一顿的抬起头,声音喑哑低沉,好似掀开生锈的罐头盒子。


“对,是的,我是来面试的。”眼前三人摸不清底细,说不定就是杀害夏晴之哥哥的凶手,在这样的冷血杀人魔面前一定要保持冷静。


“我无意间看到贵公司广告,对你们的阴间秀场非常感兴趣,在互联网时代,我坚信只有创新、求异才能获得成功,所以我想加入你们。”随机应变,借坡下驴,为了增强说服力,我还把皱皱巴巴的小卡片摆在黑色贡桌上。


“感兴趣?”三人互相对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们脸上的纸人面具似乎露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你能找到这里,也算机缘巧合,但阴间秀场的主播,可不是活人能做的。”面具男双手交叉撑住下巴,“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当然。”我面不改色,几年前被警校开除,我拿着伪造的简历几乎跑遍了江城各大公司人事部,对付面试官我已经总结出自己的经验,他们经常询问的问题,我也早在网上找过模板答案。


带着谜一般的自信,我含笑点头:“您问吧。”


“姓名。”


“高健。”


“之前有无相关从业经验?比如你有没有在其他平台直播过?”


“很抱歉,我并没有类似的经验,但是我具有很强的沟通应变能力,就我的性格来说非常适合成为主播。”实事求是,坦诚自己的缺点,强调自己的优点,这是面试技巧之一。


“说的不错,可是阴间秀场的主播和其他平台主播不同,我们不仅需要和观众沟通交流,更需要做到的是保护自己,让自己活下去……”


“活下去……”当面试官说出这句话后,我发现事情开始超出自己的掌控。


“没错,很简单,只是活下去。”中间那人抚摸着脸上的面具,让纸人露出诡异的表情:“在我们的城市里隐藏着无数传说,荒村废校的十三级台阶,搭乘死人的末班车,凌晨监控里飘忽的人脸,一直徘徊在门口的红衣小女孩……类似的传说太多太多,它们难道全都是虚构的吗?”


“大概吧……”如果是来这里之前,我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没错,那些全都是编出来的。


“等等,听你的意思,难道我们阴间秀场的主播每天要去那些地方探灵找素材吗?!”


“反应很快,我有些欣赏你了。”咯咯咯的笑声简直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活跃在午夜的阴影里,直击这座城市最惊悚的恐怖,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直播鬼故事中的场景,这倒是挺猎奇的,或许能满足很大一部分人的心理需要。”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眼前三人,心里其实已经打起退堂鼓。


讲道理,我并不讨厌观看惊悚灵异类的片子,但你要我本人去当惊悚片的主角那就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了。


只是简单设想一下自己要大晚上翻棺材板,撬阴宅门,还可能被一堆灵体鬼怪追赶我就浑身不舒服。


“鬼故事?不不,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面具男双手撑着下巴,隐藏在纸人之下的目光似利剑般将我看穿:“事实永远比故事更可怕,我保证,你所经历过最深的绝望,就是从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开始的。”


“什么意思?”


“答案就在这座城市里,你会成为另一个世界的目击者,去见证真正的惊悚。”面具男话里没有任何玩笑的成分,他语气死板沉闷,十分压抑。


“不像是表演……”我现在已经有九成把握阴间秀场并不是恶作剧或者综艺节目,我似乎给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身体向后倾斜,退意萌生。


可面具男似乎早已知晓我的想法,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身后的房门嘎吱嘎吱,竟然自己慢慢合上:“别紧张啊,你的面试才刚刚开始。”


扫描二维码围观面试全程


猛戳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东莞金融直播间社区@2017